奇書網 > 限制小說 > 疑云迷蹤 > 最后的較量 第42章 F市案件協查之三
    f市雖說不大,但環境還不錯,古樸中透著現代化的氣息。

    從城樓分局出來,時間已經大半夜了。

    劉行本來是想盡地主之誼帶易天和王同去f市某大排檔擼個串,喝個酒什么的。

    但到了地方,都已經打烊了。

    易天和王同的住處安排在了距城樓公安局不遠的一家快捷酒店,酒店環境出乎人的意料,房間比b市同類酒店要大得多,而且干凈清爽。

    劉行特別善解人意,直接讓前臺開了兩個房間。

    易天有些過意不去,但劉行十分堅持,他說就算是局里不報銷,這個房費他還是出得起的。

    酒店的房價確實便宜,這要在b市,兩間的費用一間還夠不上。

    易天也就沒有再堅持。

    食堂的阿姨也特別熱情,一口地道的方言聽起來特別親切。

    在b市的時候,洛亞時常會冒出一兩句方言來罵他一回的,那個時候他覺得特別受用。

    聽說兩位警官晚飯都沒有吃的時候,她二話不說擼了袖子進了廚房。

    不一會兒,幾樣具有地方特色的小菜就上桌了,特別是那一大濃郁的臘排骨湯。

    那個味道易天覺得和趙二叔家的可以媲美。

    劉行也坐下來陪著喝了兩杯。

    酒足飯飽之后,王同說他這一天奔波,累得夠嗆,先回房間休息了,明天還有一場硬仗要打。

    酒店干凈整潔的房間內,易天卻不能入睡。

    站在窗前,看著窗外沉靜在夜色的城市,高樓并不多,更多的是具有地方特色的古樸建筑。

    在現代化城市高速發展的今天,這座城市還能盡量保留它原有的特色,已經實屬不易。

    只是這么一個樸實的城市,為什么會出現這么一個人物?一個行走在夜色里的夜行者。

    如果這個夜行者真的是那個小丑的話,他到底與這座城市有什么淵源?

    還有洛亞到底跟他有一種什么樣的關聯?

    一切都是迷團,這個迷團在等著自己去一一解開。

    不行,他等不下去了,他要讓這個夜行者盡早露出他的行跡。

    電話打給了劉行,劉行接電話接得很快。

    電話響了一聲后,那頭立馬就接了。

    他在想,這是一個警察長期以來形成的反應。

    就算是詐騙電話也得立馬接起來,因為你不能保證電話那頭是否是一個救命的電話。

    “劉警官,能告訴我棄嬰一案的地點嗎?我想去看一看。”

    劉行的聲音帶著鼻音,他說:“我就在樓下,我帶你去。”

    劉行的車子還在酒店的停車場里,對于他為什么一直沒走的原因。

    劉行的敬業態度讓易天十分感動。

    他說:“現在距離天亮也就兩三個小時的時間了,我就在車里瞇一覺,省得來回跑。”

    他這番話讓易天想起了當年的父親,他雖然只是一個胡同里的片警,但他也經常夜不著家。

    “你……這樣,家里人不會介意嗎?”

    車子的前大燈在朦朧的霧色里打出兩束朦朧的光線。

    劉行的回答并不刻意:“她們已經習慣了,再說我大半夜的回去,反而會吵醒她們,還不如不回去。”

    f市那些古建筑的翹角樓的樓角在車窗外一閃而過。

    易天想,他的家人真的習慣了嗎?

    他記得小的時候,母親總是坐在窗前,一面織著毛衣,一面朝著院子的大門張望。

    只要那扇大門響起來,她都要站起來一回,可那個時候,從那扇大門進來的人大多時候并不是她所期盼的那個人。

    然后,她又坐下慢慢開始織著手里的毛衣。

    案發地并不遠,一處老舊的小區。

    大門口的老大爺坐在小小的崗亭里打瞌睡,車子進入小區的聲音并沒有將他給吵醒。

    院子里偶或有貓叫的聲音,那聲音特別像嬰兒的哭鬧聲。

    56號樓前面,兩個碩大的垃圾桶里堆滿了垃圾,一只老鼠在垃圾桶旁邊旁若無人地來來又去去。

    劉行介紹,當時的情形特別雜亂。

    一地的野貓尸體,可回收垃圾桶里那個被戳得千瘡百孔的男嬰,簡直慘不忍睹。

    兇手是有多變態,才能對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下此毒手。

    垃圾桶正對面的二樓,就是兩條人命的案發現場。

    出乎意料的是,202室的房門卻是虛掩著的。

    兩人立刻警覺起來,劉行說,昨天上午他還來過這個地方,走的時候房間門明明是鎖上的。

    手電的一束光首先打在了房間的那個簡陋的木沙發上,那里躺著一個人。

    沒有任何鋪墊,不得不說劉行的身手還是不錯的。

    下一秒,那個人已經趴在了他的身下。

    客廳的燈打開來,結局總是那么隨意。

    只是一個無家可歸的流浪漢而已,這個流浪漢的智商還不錯。

    他說他也是晚上才來這里的,聽人家說這里發生了兇案,他料定不會有人。

    春寒料峭的,有一個棲身的地方也不錯。

    起初他還以為是兇手又回來了,嚇得跟抖篩糠似的,趴在地上,起都起不來。

    屋子里相較昨天上午的時候,多了一些生活垃圾,顯然都是拜這位老哥所賜。

    流浪漢聽說劉行要將他給帶回警局審問的時候,硬是連連喊冤。

    從內衣兜里掏出一張身份證,不得不說現如今的流浪漢也跟上了時代的步伐,流浪的時候還不忘記帶上身份證。

    張天柱,年方32,身份上的地址f市某鎮某村人,老家距離f市不過百十公里。

    這娃,裹著一件看不出色的軍大衣,胡亂而蓬松的長卷發,一張臉黑得只看得見兩只眼珠子在轉。

    倒讓易天想起前兩年,網絡上瘋傳的,走在時髦最前沿的大衣哥。

    劉行從錢包里掏出兩張毛爺爺遞給流浪漢,讓他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

    卻被易天制止了,這么一個晚上,出現在兇案現場的一個流浪漢,有必要對他身份進行進一步的核實。

    劉行意會,掏出手銬直接將張天柱給銬在了木頭沙發上。

    大衣哥明顯不服,在沙發上坐著一刻也不得安生。

    易天直接找了一條毛巾給塞到他嘴巴里,這娃總算是消停了。

    客廳地板上,王麗雅和張明當時倒在地板上的身形,警方的標記還在。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