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限制小說 > 嬌女種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 第755章 受罰
    白余被請進白善他們的房間里時,滿寶正在給他們扎針。

    他們趴在床上,屋里燒著炭,不是很冷,他們頭上正扎著針,眼睛正緊閉著,臉上看不出傷來,但躺著的樣子看著似乎挺嚴重的。

    周四郎跟在后面進來,立即道:“白大人,你也看到了,善寶他們是真的受傷,而且還傷得不輕,雖然外表看不出來,但他們傷的是內里。你看,你看,這腦袋里都有淤血了,只能靠扎針祛瘀。”

    白善和白二郎就死死的閉著眼睛。

    周四郎頗有經驗的道:“他們昨天一回來就喊頭疼,眼暈,二郎還說腰疼,仔細一問,原來是府上的二公子一腳踹在他腰上,他差點沒站起來,您要不要看一下他腰上的傷?”

    白余有些懷疑的看著躺在床上看不出深淺的兩個少年,正想順勢看一看,一旁坐著的莊先生輕咳了一聲,起身拱手行禮,“白大人,兩個孩子需要靜養,有話我們不如去前廳說。”

    白余沒見過莊先生,遲疑道:“這位是……”

    周四郎立即道:“這是莊先生,是他們三個的老師,家里都是先生做主的。”

    白余知道白善拜了一個老師,是敬茶后收入門墻的那種。

    師同父,在這里,莊先生的確比他這個遠房堂伯更能做主,當然,意思也很明顯,這就是白善他們的家長了,有事可以和他談。

    白余略想了想,對莊先生微微欠身,跟著他一起去前廳。

    對著白善和白誠,他可以仗著長輩的身份教訓一下他們,但在有家長出面的情況下,他再越過莊先生訓話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順了。

    白余臨出門前又看了床上躺著的兩個少年一眼,眉頭微微蹙起,很是有些懷疑。

    昨天晚上他審過跟著白凝的小廝,他可是說昨天是他們三個打他兒子一個,他兒子可都是被壓著打的,怎么可能就受了內傷?

    白余才出門,滿寶便踮起腳尖往外看了一眼,立即蹦過去把門給關上了。

    白善悄悄睜開眼睛看了一眼,立即叫道:“快快快,快把我腦袋上的針拔了。”

    白二郎也壓低了聲音叫道:“還有我,還有我。”

    滿寶去給他們拔針,道:“放心吧,我沒給你們亂扎。”

    但白善依然不接受腦袋上扎針,就算不疼,心里那關也過不去。

    拔了針,三人便一起悄悄的湊在窗戶邊上,透過縫隙往外看,“你們說,先生會怎么應對?”

    白善鼓動滿寶去旁聽,“你剛才沒裝病,可以去看一看。”

    滿寶自己也想去,于是悄咪咪的去開門溜出去。

    沒人理會的白善和白二郎湊在窗口那里瞄了老半天,什么都沒看出來,只能回床上躺著。

    白二郎很鄙視白凝的行徑,道:“打不過就和大人告狀,大人竟然還找上門來,人品這么差,以后我們絕對不跟他一起玩兒。”

    白善深以為然的點頭。

    他們在七里村時也沒少打架的,當然,多數時候是他們打別人,那會兒村子里的村民們可不會找上門來。

    同樣的,偶爾他們被打了,他們的家長也不會找上人家門的。

    除非被先生叫家長,不然這種孩子打架的事通常都是自己解決的。

    滿寶溜到前廳,趴在門邊上悄悄的聽。

    周立君從廚房里端了茶出來,只當看不見的從她身邊經過,直接進了前廳奉茶。

    周四郎是跟著白余一起進的前廳,他怕莊先生抹不開面子吃虧,況且他也是家長之一,自然要在場的。

    白余面色還算正常,只是一進門便形容了一下他兒子的慘狀,被打得鼻青臉腫不說,身上青青紫紫的傷痕也不少。

    當然,白余很大方的表示他今天來并不是算賬的,畢竟三個孩子是同族兄弟。

    他只是有些好奇他們為何要打架,白余看了一眼對面的周四郎,道:“他們三兄弟都姓白,本該同氣連枝,之前也相處得不差,白某人實在是想不出來他們為何突然就打起來了。聽聞這次打架周家的小娘子也在其中?”

    這是懷疑滿寶挑撥離間了。

    周四郎眉毛一豎,就要把他二兒子不干人事想要設計陷害他妹妹的事說出來,莊先生輕咳一聲,周四郎張開的嘴巴便又合上了。

    莊先生示意白余喝茶,等他喝了茶后才道:“白大人沒有問過令公子嗎?”

    白余道:“問了,但那孩子只知道哭,說是和他們三個起了口角,便動起手來了。可我想著,他們是同族兄弟,再怎么樣,也不能三個打一個,把人打成那樣吧?”

    莊先生就微微笑道:“白大人不知,我也不好說您府上的是非,幾個孩子那里更不好開口,不然您再回去問一問令公子。”

    周四郎這會兒總算是壓不住話了,道:“白大人,我們周家是泥腿子出身,可也家世清白,我幺妹那也是從小捧在手心里長大的,您府上要是看不上我們家,大可以把人拒之門外,迎了客進去又欺負人算怎么回事?”

    白余嚇了一跳,心思電轉,否認道:“不可能,我兒才多大,周小娘子又才多大?他怎么可能欺負她?”

    周四郎還懵懂,莊先生卻突然沉下臉來道:“白大人慎言,周四郎也并不是那個意思,個中情由你不如回去問一下令公子,二公子不肯說,他院里的人總會知道吧?白善和白誠也是赤子之心,見他們師姐受了委屈,又是因他們而起,自然氣惱些。”

    “不過白大人說的也對,再怎么樣,打架總是不對的,所以等他們傷好以后,我一定壓著他們上門賠禮道歉并重罰他們,也給府上的二公子一個交代。”

    白余微微瞇眼,二郎欺負周滿,卻是因白善和白誠而起?

    他心中疑惑,但見莊先生已經端茶送客,也不好再留,只能起身告辭。

    躲在門外的滿寶咻的一下鉆進了廚房里,等人走了才跑出來,“先生——”

    莊先生瞥了她一眼道:“好了,事情解決了,把你兩個師弟叫出來,一塊兒受罰吧。”

    《嬌女種田,掌家娘子俏夫郎》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

    喜歡嬌女種田,掌家娘子俏夫郎請大家收藏:()嬌女種田,掌家娘子俏夫郎更新速度最快。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