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小說 > 一昭升仙 > 登高望遠 第343章 劉式炫富
    “沒什么好解釋的,他不是已經道過歉了?”

    牛掌柜臉一沉,暗道這女修著實不是好歹。

    程昭昭神情戒備,金丹修士杵在面前,她還是很有壓力的。

    牛掌柜怒火攻心,最終還是忍下了,再次道:“我們大小姐于明日在任寶閣恭候程仙子大駕,還望程仙子務必賞光。”

    程昭昭突然道:“好。”

    牛掌柜驚愕,好似沒想到程昭昭之前還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態度,眨眼間又改變了主意。

    不過,他可不管程昭昭為何改變主意,能得到應允就是完成了差事,當下丟下一張帖子,轉身離去。

    程昭昭目送牛掌柜離去,才收起了桌上那張印著任寶閣圖標的請帖。

    之所以答應前去,是因為一個堂堂金丹修士,還是任寶閣的掌柜前來相請,也沒有以勢壓人,足以見得那位劉仙子請人的誠意。

    光這一點,這個劉妱財就與劉進寶不同。

    她也想看看劉妱財明日到底意欲何為?

    ……

    在神鷹城,有許多供修士居住的場所,程昭昭也不知自己能在這里呆多久,是以就近選了這玉函樓住下。

    玉函樓上有廂房無數,每一個廂房都獨立設了護陣,整座玉函樓還有高階大陣,雙重保證了修士在其中的安全。

    小二信誓旦旦的保證就算是元嬰修士來襲,也無法讓玉函樓有分毫閃失。

    只不過玉函樓的廂房的價格也不便宜,最下等的每日都需一百靈石。

    出門在外,安全為重。

    程昭昭選了一處上等廂房,付了三天的房間一千靈石。小二很快就領著她來到一處臨街的廂房。

    “仙子,這塊令牌請收好,這三日憑此刻進廂房,若是丟了,須得重新支付靈石。”

    “這是什么規矩?難道不是重新補一塊?”程昭昭詫異道。

    小二解釋道:“仙子有所不知,這房間內里設了空間折疊大陣,這令牌是每一次設陣獨有的鑰匙。若是丟了,玉函樓就會只得重新布置大陣,那之前的陣法等同于毀去。”

    程昭昭明悟,廢了大陣,這費用自然是需房客承擔。

    “好。”

    “仙子可還有什么吩咐?”小二又道。

    程昭昭還未說話,千里就咯咯叫喚不停。

    “來一些靈果,越多越好。再來一些你們玉函樓的拿手菜,速度要快。”

    “好嘞。”小二快速離去。

    千里這才滿意的飛入廂房。

    程昭昭關上房門,就見一道半透明的屏障隨著房門的關閉覆蓋了正個房間。護陣一起,外面的喧囂聲也頓時減去了大半。

    房間內很是寬敞,布局擺設很是雅致,一側的書架上放滿了玉簡,都是神鷹城的游記和史載,以供修士閑暇之時瀏覽。

    架子上有各色好玩的靈器,都是玉函樓專門擺出來讓修士把玩的。當然修士若是有喜歡的,也可在一側的儲物袋里丟入靈器標記好的相應靈石,屆時靈器上玉函樓獨有的封印就會自動解除。

    千里在架子上玩了片刻,就飛向窗口,立在窗沿上,打量底下來往的修士。

    廂房門外很快就被扣動。

    程昭昭開了房間,就見小二朝她點頭:“仙子,您要的東西都好了。”

    隨著房門的打開,玉函樓底下一陣嘈雜的聲音傳入耳中。

    “你先放在桌上。”

    程昭昭來到走廊上,往底下望去,就見一群修士氣勢洶洶的對著玉函樓的掌柜叫囂。有些修士已經四散開來,不斷查看起底下坐著的修士。

    小二很快就擺好東西出來,程昭昭問道:“底下發生了什么事?”

    小二歉然道:“不好意思讓仙子受擾了。底下那群修士是神鷹城幾個仙門世家的,方才說有賊人盜取了他們送往城主府的賀禮。”

    “那怎么找到你們玉函樓來了。”

    “說是有人親眼看到那賊人進了玉函樓。”

    小二不滿道:“那怎么可能?我們玉函樓內可是有金丹前輩坐鎮,尋常修士哪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悄悄溜進玉函樓。這些人,分明是來鬧事的。”

    “原來如此。”

    “是啊,不過仙子盡管安心住下,玉函樓畢不會讓他們上來擾了仙子。我們玉函樓雖勢不如從前,可也不是這些仙門世家能夠得罪的……”說完這話,小二歉然行了一禮。

    了解事情始末,程昭昭便不感興趣了,道了聲謝,就轉身入了廂房。

    只是房門才一關,程昭昭眉頭就是一蹙,朝著內室的床鋪方向冷喝道:“誰,給我出來!”

    千里從一堆靈果中抬起頭來,往那處瞥了一眼,又埋頭一口一個吃起了靈果。

    廂房里只有千里‘咔嚓咔嚓’吃靈果的聲音。

    見床鋪那邊沒有動靜,程昭昭當即擊出一劍:“再不出來,就別怪我不客氣!”

    劍芒一閃,神識里那道模糊的虛影滾了出來。

    “哎喲喲,我的屁股!”

    一個肥大的身影從床上摔了下來,跌落在地。

    程昭昭看清來人,收了劍,不客氣道:“劉胖,下回你再這么鬼鬼祟祟,小心的就不止是你的屁股了。”

    劉胖護著屁股站起來,使勁揉了揉,撿起掉在一旁的一葉障目,不滿道:“昭昭,我怎么每次都能被你發現?”

    這‘一葉障目’經過他一次次改良,就連這玉函樓的金丹修士都能瞞過,怎么偏偏每次都栽在程昭昭手上?

    程昭昭來到桌邊坐下,打量了劉胖一眼。

    他還是一如以往的白白胖胖,只是這回穿一身赤金色耀眼至極的上品法衣,法衣上下綴滿了無數閃閃發光的極品晶石,每一顆都價值不菲。

    這樣的劉胖子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修仙界暴發戶的感覺。

    程昭昭嘖嘖道:“你現在的品味怎么變成了這樣?”

    劉胖子低頭看了自己一眼,一邊扶著屁股走來,一邊無奈道:“我也不想啊,可實力不允許啊,這些東西我可太多了,儲物袋都快放不下了。

    我覺著吧,與其放著埋灰不如拿出來讓人看看。不然有跟沒有又有什么區別?”

    程昭昭和千里聞言同時翻了一個白眼。

    “你這樣炫富,不怕遭雷劈?”

    尋常修士聽到估計得氣的吐血,偏程昭昭知道,劉胖子說的就是實話,從第一次認識劉胖子起,他就是這么‘腰纏萬貫’又一副不在乎靈石的樣子。

    頂點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