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漢興 > 堯之都,舜之壤,禹之封 第596章 從一而終
    徐世松早已下定決心——他要做一個直臣。

    當然,作為江北徐家嫡系子孫,他在大周也只能做一個剛正不阿的直臣。這樣至少有文官愿意利用這種正直,讓徐世松的工作更容易一些。

    若是徐世松有一點阿諛的意思,那些自詡正人君子的文官一定會跳出來指責他圖謀不軌。

    所以現在徐世松無論遇到什么事,都是直來直去,明確堅持自己的看法——好在他本來就是這個性格,當初敢在徐家長房的內部會議上違逆自己的父親,現在在大周的朝堂上違逆隆道皇帝的意思也符合他本人的性格。

    那種一條路走到黑,說難聽一點就是愚忠,儒家極力贊揚的傳統武將性格。

    如果給他個機會,徐世松絲毫不介意做岳武穆,雖然他不知道岳武穆是誰。

    何況徐世松妻子是公主,隆道皇帝的親妹妹,做了岳飛他的孩子也不用做岳云,這對他這種人來說已經足夠了。

    “徐卿,朕想問你,如果你沒有北伐戰勝你那個叛逆弟弟的能力,朕為何要把全大周的精兵都給你指揮?”

    隆道皇帝的話有些誅心:

    “朕曾經那么信任你那個三弟,朕主東宮的時候就對文相公說過他是天下武人楷模,可他叛變自立了!”

    “朕也曾那么信任你的五弟,那一天他殺戮雖然過甚,但朕還是信任他,認為他是個敢任事的儒將,為此還讓他開拓荊湖,可他也是個叛逆!”

    “朕現在信任你,把大周全部精兵都交給你,你能配得上這份信任嗎?”

    徐世松苦笑著搖了搖頭:

    “陛下,有些話,只有臣合適跟您說,也只有臣這樣的人會跟您說。”

    “江北本來就是自立的,他們的一兵一卒都是自己招募自己養活,當初大周放棄他們撤到江南,江北受到韃子侵攻的時候大周也沒有幫他們,是他們自己道:“不過官家還是很心急,這次為夫能勸住,下次就不一定了。”

    “夫君為何一定要做這種事呢?”仁福公主很不解的問:“連文大人都不會像夫君這樣。”

    趙香云所謂的文大人,指的是宰相文仲,文相公之后朝堂上最有權威的人,甚至可以說是那次讓隆道皇帝登基的政變的最大幕后主使之一。

    “因為我姓徐。”

    “夫君姓徐,江北江南誰贏都是一樣,為何非得……”

    趙香云從不在徐世松面前隱藏她對大周的失望,原因很簡單,當初是大周要把她送給韃子糟蹋,是江北把她搶回來的。

    在她心中,這甚至可以算是救命之恩,而她對自己家庭的失望當時就已經壓抑不住了。

    然后嗎,就像她說的那樣,徐世松姓徐,現在返回江北就是親王,趙香云就是親王夫人,這比在江南做一個嫁出去的公主地位上也沒有太大差別。

    “夫人,為夫已經做出選擇,必須從一而終。”

    徐世松嘆息道:

    “若是真到了那個時候,為夫會先把你和孩子送到江北去,徐世楊對外人狠厲,但對內其實很心軟,到時候,就算我對大周盡忠,他也不會為難你們。”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