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求魔問道 >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三章 三臨無霜城
    明明是個石頭人,表情卻惟妙惟肖。把修羅珠慌忙的塞進嘴里之后,捂著嘴,轉身就想跑,好像生怕誰把東西搶回去一樣。

    葉凌宇哪肯放過它,搶了修羅珠還想跑,天理難容。

    以雄鷹天降抓兔子之式,一步蹦過去,兩只手似兩只銳利鷹爪,往下一伸,把小石人摁倒在地。

    “還我修羅珠!”葉凌宇拎著它的一條腿,把它倒掛起來,甩了甩。

    修羅珠已經不在小石人嘴里,它哇哇哇的一陣亂叫,雙手亂抓,顯然被提著一條腿很不好受。

    葉凌宇越看這東西越覺得奇怪,這小石人也就一個手掌高矮,怎么就把修羅珠那個大東西吞下去了。它吞下去又裝哪兒去了,他那小肚子也裝不下修羅珠啊。

    把那小石人在手上轉了兩圈,才擺正過來,放在另一只手上。

    小石人暈暈乎乎,像是喝醉酒一樣,左晃右晃,左腳絆右腳,吧唧摔在掌心上。

    葉凌宇眉頭緊蹙,臉色發黑,眼角直抽。

    這到底是哪里來的怪東西,修羅珠此刻應該就在它肚子里吧。

    小石人慢悠悠爬起來,坐在他掌心里。

    以這家伙的石腦袋,多半還沒明白現狀。

    葉凌宇把手往它面前一伸:“修羅珠,還我。”

    他也不確定這小石人能不能聽懂他的話。一般靈獸是不懂語言的,可有些人形靈獸能勉強聽懂一些。

    小石人坐在葉凌宇的掌心里,扣了扣石腦袋。

    咿呀的叫了一聲,往自己腦門上拍了一巴掌。它額頭上突然有石灰窸窸窣窣的落下。在它額頭的正中間,露出黃豆般大小的一塊半圓小突起。

    而那凸起的色澤跟修羅珠一模一樣,簡直就是修羅珠縮小后的樣子。

    葉凌宇沉默了足足十幾息的時間,有一種大起大落的幻滅感。這就表示……修羅珠和這小家伙融為一體了?

    盯著小石人看了好半晌,他還是有些不死心。擺出一副窮兇極惡的嘴臉,指了指小石人額頭的凸起,又往它面前攤了攤手。

    “把你額頭的東西……給我。”他盡可能說得簡潔明了,又用動作示意。到現在他都不知道這小東西到底能不能看懂他的意思。

    小石人又往頭上撓了撓,似有些懵懂。哇依的叫了一聲,有些笨拙的爬起來,來到他攤開的手掌前,抱起他的一根手指,張嘴就咬了下去。

    葉凌宇一個激靈,連忙抽手。

    這小玩意兒根本就聽不懂人話,好像根本就沒有靈智。

    他收手的速度稍微慢了半拍,還是被小石人咬了一口。小石人咬著他指尖,身體掛在半空中。

    葉凌宇實在悔不當初,自己怎么就招惹上這么個東西了。

    正打算把小石人從指尖上拽下來,一股奇妙的感覺突然順著

    指尖涌進體內。

    小石人緊咬著他手指不放,而額頭上的那個小突起莫名的開始泛起一層紅光。一股濃烈的血氣漸漸從指尖上蔓延出來,順著葉凌宇的手臂往上游走。

    葉凌宇嚇了一跳,連忙把那小東西從手指上拽下來,縈繞他手臂上的血氣也隨之消散。

    剛剛那是……

    他一頭霧水,活動活動手臂,好像也沒有異樣。反而覺得有些精神抖擻,渾身說不出的舒坦。

    那難不成是修羅珠的效果?

    小石人坐在他掌心里,咿呀咿呀的叫著。時而抓著他手臂想要爬上去,時而又抓起他的手指還想咬。

    自從遇到這奇怪的石人,葉凌宇覺得自己不停的患得患失,之前燃起的怒氣也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小東西,你打哪兒來的?”葉凌宇嘗試著問。

    問出來他就覺得自己挺傻的,感覺像是在對牛彈琴。

    小石人歪了歪腦袋,看看天,又看看地。

    “你站起來。”葉凌宇嘗試著說。

    小石人扣扣臉頰,在他掌心滾了兩圈,笨拙的爬了起來,就這么立在他掌心里。

    “你再坐下。”葉凌宇又說。

    小石人雙腿一蹬,一下摔坐在他掌心里。

    這小東西居然不傻啊。

    “你從哪兒來,又要到哪兒去?”葉凌宇又問。

    小石人歪著腦袋,和他大眼瞪小眼。

    “你為什么偷我的修羅珠?”葉凌宇繼續問。

    小石人還是跟他大眼瞪小眼。

    這小東西,聽得懂一些話,但大部分的話對它來說還是陌生的。

    葉凌宇指了指它額頭。

    “把你額頭上的……東西……給我……”他盡可能用簡潔的方式去表達。

    小東西抓起他的手指又想啃。

    葉凌宇趕緊收手,重重咂舌,有種拳頭打在棉花上的感覺。

    “我還不信這邪了!”他索性一咬牙,從戒指里又掏出一顆夜明珠,放在小石人面前。

    小石人咿呀一叫,像是看見什么寶貝一樣,抱起那個和它身子差不多高的夜明珠就圖圇吞下去了。

    葉凌宇甚至都沒看清楚它怎么把那么大個東西給吞掉的。

    小石人拍拍肚子,憨厚的看著葉凌宇。那意思,多半就是在問還有沒有。

    “剛剛的珠子,還給我。”葉凌宇把手攤在它面前。

    小石人有些不情愿,躊躇了好一陣,一張口,一顆夜明珠吐了出來,落在葉凌宇手里。

    這分明就是聽得懂話,葉凌宇再一指它額頭,然后又把手攤在它面前:“額頭……珠子……給我……”

    小石人上來抱住他手指,張開嘴就往下咬。

    葉凌宇趕緊抽手,哀嘆一聲,捶足頓胸,簡直被折騰得沒脾氣了。

    來來復復嘗試了好幾次,能想到的方法都

    用了個遍,這小東西除了咬他手指好像就不會別的。

    葉凌宇索性把它扔進混元圖,神色暗淡的返回雷火艦。

    得到修羅珠本來是件好事呀,可怎么好事之后就跟了這么一件倒霉事呢。還有它咬住手指的時候,有股能量在朝自己體內涌來,那又是什么情況。

    他是一點轍都沒有,只能考慮見到應天玉再問個明白。

    雷火艦劃過北域冰雪,一路飛馳又是五天五夜。

    這一來一去就十天了,斷紅城應該是在南域,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到斷紅城。蒼靈大陸也實在不小呀,這么一片遼闊的疆土在十年之后都不知道會變成什么樣子。

    又飛了一陣,他朝下望去,入眼的地形已經有些熟悉了,下面就是白鳳國。

    摸了摸懷里的混元圖,想起什么,索性直接將雷火艦調整方向,認準下面某個方向飛去。

    半柱香之后,一座城池映入眼簾。葉凌宇把雷火艦一收,改為御空飛行,僅僅轉眼間就落到了城池前。

    城池不算太大,還是那副熟悉的樣子。

    “無霜城”三個字刻在城樓之上。

    他記得自己到無霜城已經是第三次了,第一次是在離開北域的時候,第二次是護送御獸門的幸存者回永夜城的時候。

    沒有過多猶豫,大步走向城門。

    今日出入城池的人不多,他也無須排隊。走到城門口,一左一右各上來一個侍衛攔住去路。

    “入城檢查。”兩個侍衛老氣橫秋的道。

    可待再一定睛望去,兩人亡魂皆冒,嚇得倒退:“你……你你你,你是葉凌宇!”

    葉凌宇這名字,如今在整個大陸都是一種禁忌。別的地方且先不說,至少在白鳳國這個名字絕對是家喻戶曉。十幾年前夏淵之亂,葉凌宇力挽狂瀾,曾一度是白鳳國的英雄。生活在白鳳國的人,基本都見過他的面貌。

    “要檢查?來呀。”葉凌宇雙手一攤。

    兩個侍衛哪敢檢查,葉凌宇,這個名字代表的就是魔族。不管曾經有多輝煌,如今身為魔族的他,早已被大多數人所恐懼。

    葉凌宇咧嘴一笑,一點不客氣的大步走進去,在收入城費的地方丟下一堆靈晶,閑庭若步的入了城。

    前兩次他來無霜城都是帶著百面,唯獨這一次他不想再遮掩了。

    一路走去,引來無數的目光。

    很多人看見他如避蛇蝎,那些在路邊做生意的小商小販,更是收了攤位就開跑,能避多遠就避多遠。

    葉凌宇卻悠然自得,選擇了不帶百面,自然就不畏懼旁人的目光。

    來到一家茶鋪前,大馬金刀往椅子上一座,幾乎整間小茶鋪里的人就全都跑光了。

    “小二,來壺茶。”

    過了好半晌才有小二提著一壺顫顫巍巍的上

    來,雙腿打著擺子,放茶壺的時候差點把茶水灑出來。

    小二放下茶壺,玩兒命般的就想逃,葉凌宇在后面一把揪住他:“過來,問你件事。”

    小二上牙齒和下牙齒打架:“您您您您……您請說……”

    “我問你,無霜城的書肆在什么地方?”葉凌宇問。

    小二連忙指向一個方向:“過……過去兩條……街……”

    面對魔族,這些普通人居然害怕到這種地步,葉凌宇心說自己又不吃人,又不是虎獅。

    粗茶喝了兩碗,扔下幾塊靈晶。雙手背在背后,瀟灑自在的大步走開了。

    直到他走遠,那小二才雙腿一軟跌坐在地。

    葉凌宇遵照小二的指示,穿了兩條街,終于找到了書肆所在。

    那是間不小的鋪面,上面掛著牌匾,龍飛鳳舞寫著幾個大字。店鋪里沒有多少人,書肆這種地方通常都是賣些書籍,比不得酒館這種地方。

    一如既往,葉凌宇剛剛走進去,書肆里僅有的幾個人就已經跑得沒影了。

    掌柜是個年過五旬的男人,渾身抖得像是篩糠。

    “我又不吃了你,你怕我作甚?”葉凌宇往那柜臺上依靠,沖那掌柜挑挑眉梢。

    “你……你要干什么?”掌柜的眼眶有些發紅,有點像急紅眼的暴徒。

    “到你這書肆來,不買書我干什么?”葉凌宇反問,也懶得跟他兜圈子了,“我要靈獸的圖冊,越全面越好。”

    掌柜半天沒反應過來,一個滿大陸都鬧得沸沸揚揚的大魔頭,要來他店里買關于靈獸的圖冊?

    就在那掌柜徘徊不定的時候,突然有個清脆開朗的女子聲音在旁邊響起:“掌柜,我要白鳳國全境的地圖,越詳細的越好!”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求魔問道》,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聊人生,尋知己~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