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武俠微信群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病虎亦虎
    當然了,所謂的一命換一命,在葉休想來,他們簽訂了元靈血契,這一撞,算是他攻擊的楊君,必然會被涅槃黑炎所滅殺。

    反正都要死了,臨死前,一命換一命,他也不虧!

    而且能以氣境修為,坑死一個意境高手,不但不虧,還略有小賺,不是嗎?

    不過,沒想到,他竟然沒死。

    不過,轉念一想,他似乎便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他雖然是導致楊君重傷垂死的直接因素,但根本原因,卻在于陳小雷那一擊。

    而且,這一撞,也不算他主動出手攻擊楊君,誰讓玄天大鐘金鐘,是防護性的符篆,而非攻擊型符篆呢。

    怪只怪,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大自然的規律,果然不可改變!

    所以,群主并未將楊君重傷的原因,算在他頭上。

    不得不說,群主有時候很坑,就像這元靈血契,到處都是漏洞和坑,坑死人不償命;但這坑,貌似很人性化。

    給群主點個贊先!

    至于他身上的玄天大金鐘符篆,自然是他賣掉了從吳鷹身上搜刮的《天鷹爪》后,從群主那兒兌換來的。

    原本,他兌換“玄天大金鐘”,是用來保命用的。

    可誰成想,又坑死了一個人?

    算上吳鷹,他用“玄天大金鐘”已經弄死了兩人,一個防御性符篆,硬生生被他用成了攻擊型符篆的感覺。

    可這,真的不怨他!

    都是這些人,自作孽,不可活!

    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葉休看著地上的楊君,揚眉一笑:“嘖嘖,咱倆還真是有緣,又見面了!”

    “你……你……”楊君睚眥欲裂,但甫一張口,便有無數鮮血從嘴里涌出,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我怎么了?”葉休聳聳肩,嘿嘿笑道道:“這可不怨我啊,是你自己倒霉而已!”

    “我本來是想讓你走的,可你偏不走,只能說,自作孽,不可活!”

    “大兄弟,你說對不對?”

    “你……噗……”楊君猛然吐出一口鮮血,雙眼一翻,暈了過去。

    “還好,還好,沒死,沒死!”感受到楊君還有一點微弱的呼吸,沒有死,葉休拍了拍胸口,一副后怕的模樣,這要是被群主將楊君的死算在他頭上,豈不虧大了?

    “啊……卑鄙……”

    正在這時,一聲凄慘的聲音傳來,葉休循聲望去,只見陳小雷的左臂,竟然不翼而飛。

    顯然,是景兮一劍斬斷的。

    估計是先前陳小雷攻擊他后,景兮趁機出手,再度重創了陳小雷。

    “生死之間,只有成王敗寇,而無卑鄙與否!”景兮單手持劍,手中長劍,仍未出鞘。

    陳小雷沒有答話,捂著斷掉的左臂,一會兒看向葉休,一會兒又盯著景兮,神情不斷變幻,殷紅的鮮血不斷從指縫間滲出,染紅了地面。

    “這次,算你們贏了!”良久,陳小雷開口道:“我可以不殺葉休,也可以讓你們離開,不再追究,只要你答應,將他們兩人交給我,便行了!”

    這話是對景兮說的,景兮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楊君和孫淵,了然道:“你要他們,是想知道神跡之人的秘密吧?”

    陳小雷冷冷道:“不錯!”

    景兮聳聳肩:“那我勸你別白費力氣了,你什么也得不到的!

    陳小雷不置可否道:“這是我的事兒,是成,是敗,是苦,是甜,結果都由我承擔,不關你的事兒!

    “你只需說好,或是不好,便可!”

    在陳小雷想來,景兮應該會答應的,他雖然受了重傷,但景兮的消耗也不輕,真正拼到最后,誰生誰死,尤未可知。

    而且他讓了一大步,不追究葉休和景兮的事情,只要楊君和孫淵,景兮和楊君、孫淵有仇,不可能救他們,送給他,做個順水人情,何樂而不為呢?

    想法是好的,但事實,永遠是殘酷的。

    只見景兮撫著長劍,淡漠笑道:“我想,你可能弄錯了一件事兒?”

    陳小雷眉頭微蹙,心中略有不安:“什么事兒?”

    景兮回答道:“現在,不是你放不放我們走的問題,而是,我,讓不讓你離開的問題!”

    陳小雷眉心糾結在一塊,如似一座大山,整個人更顯威嚴、可怖:“你真的打算,跟我魚死網破?”

    “不要以為,我真的怕你?”

    聞言,景兮淺淺一笑:“怕不怕,不是你說了算,而是我手中的劍,說了算!”

    “好,好,那就讓我看看,你手中的劍,究竟有多厲害?”陳小雷氣極反笑,笑得張狂肆意。

    他幾乎已經記不清,有多長時間,沒有人敢這么威脅他了。

    他明明已經退了一步,對面的人還不依不饒,趕盡殺絕,真當受了點傷,就成了一只沒牙的老虎,誰都可以欺辱于他?

    虎落平陽,依舊是虎,萬獸之王的老虎?

    縱然是死,他也要拉著那些看不起他的貓貓狗狗,一起陪葬!

    “雷來……”

    陳小雷抬頭,嘶吼一聲,言出法隨,天地如雷池,池塘倒傾,便是滾滾天雷下天庭。

    “嗷……”

    雷霆傾瀉,繼而,又有一龍一虎,疾馳而下。

    一龍一虎,龍口吞珠,虎口銜劍,威風凜凜,神魔辟易。

    龍吞珠,稟天為公;虎銜劍,代天執法!

    一龍一虎之下,景兮亦不敢怠慢,手按長劍,長劍出鞘半尺有余,沛然劍氣,充塞天空,撞上空中的龍虎。

    “轟……”

    巨大的轟鳴聲中,天地翻覆,虛空中的雷霆被景兮一劍震碎了半數,方圓數里的地面皸裂開無數猙獰的裂痕,唯獨景兮、葉休所在的那方地界,安然無恙,仿若世外桃源。

    然而,景兮向來無往而不利的一劍殺長生,第一次無功而返。

    這一劍,雖然震碎了虛空中的半數雷霆,但那一龍一虎卻半分無損,反而有愈發凝練的趨勢,栩栩如生。

    “吾之龍虎,稟天為公,代天執法,豈是你小小一凡人所能斬碎,可笑,可笑!”

    見景兮一劍無功而返,陳小雷冷笑一聲,覆手一按。

    “倉啷”聲中,虛空的雷池之中,突然攢射出兩條雷霆化成的鎖鏈,纏繞在一龍一虎身上,龍虎同時咆哮一聲,雷霆鎖鏈擺動,發出如浪濤般的聲音,其周圍的云氣頓時被湮沒為虛無。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