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限制小說 > 農家科舉之路 > 卷2 第二百一十四章 順帝是個大忽悠
    年少帝王端坐在金尊龍椅之上。

    金冠墨發。

    身著金繡五爪盤龍錦袍。

    胸前掛著寶珠,腰佩暖玉宮絳。

    她被一群太監宮女簇擁其中,尊貴而莊重。

    “林斐兄,我怎么覺得,皇上有點像琉玉兄!

    鄭從文握著酒盞的手抖了抖,酒滴撒了一手,卻沒敢去擦。

    他們離得遠,靠近的都是文臣。

    是以,坐在后面的他們,只能偷瞄,還小心翼翼的怕被發現直視圣顏。

    林斐向來是膽子大的。

    但此時卻有點心虛。

    “我也看不清,太后面了!

    只能大概看個輪廓,貌似確實很像。

    但這也太過于荒謬了。

    琉玉兄又不是女人。

    他們可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林斐等人的小心思,蘇琉玉自然聽不到。

    她看著齊國使臣落座,隱隱打量起他。

    一身大齊武官官袍,眼神銳利,周身氣勢如虎,很是煞人。

    “早前聽聞戰王爺鎮守大齊邊關,戰功赫赫,連素來勇猛的大金都被打退了回去,此時一見,果然不凡!

    戰王爺擺擺手,顯然把蘇琉玉的恭維不當回事。

    “順帝謬贊了,金人不過是一群莽夫,行軍打仗,靠的可是謀略!

    蘇琉玉贊同的點點頭,隨后緩緩開口:

    “上兵伐謀,其次伐交,朕受教了!

    她向來守禮,即使尊上位,待人接物,禮遇外使,自由她獨有的一套。

    戰王爺看著蘇琉玉真摯而欽佩的眼神,心里對少年帝王的不屑,要淡化了些。

    畢竟兩人輩分差的比較大,而蘇琉玉態度也好,他說話也軟了下去。

    “聽說大魏冬日攻占我大齊,拿了三座城池,讓我朝皇上,很是頭疼幾日,這事,順帝可知!

    “我大魏北荒三十萬軍馬,無糧草過冬,是以出此下策!

    這就奇怪了。

    戰王爺隱隱疑惑。

    他鎮守大金來犯,不在北荒,是以并不知道具體事宜,所以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

    “怎么打贏的?我大齊軍馬鎮守北荒百萬余人,是因為唐老?”

    他從別人口中,貌似是聽聞唐老發明了機甲攻城之物。

    蘇琉玉搖搖頭。

    “大齊富庶,和我大魏打仗,不過練兵而已,但我大魏不同,我們是為了活命!

    戰王爺了然的點點頭。

    大魏是真的窮。

    也就皇宮能看一眼。

    和他們大齊,那是比都沒發比,構不成一點威脅。

    “大齊和大魏,本是一國,按理來說,咱們兩國可是至親兄弟,不到萬不得已,我等怎會伸手,平白傷了和氣!

    蘇琉玉眼里露出悔意:“實在是逼不得已,還望戰王爺不要因為此事放在心上!

    蘇琉玉長的本來就好,此時示弱也恰當好處,說了難處,說了逼不得已,讓戰王爺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他們大齊是大國,如果和個附屬國計較,平白丟了面子。

    “順帝過慮了,不過三座小城而已,我大齊國土遼闊,不在乎!

    “戰王爺如此想,朕就放心了!彼眠^酒盞,親自倒了一杯酒,又道:“這一杯,敬朕的至親兄弟,還望大哥賞個面子!

    被平白無故喊了一句大哥,戰王爺有點懵,不過他還是豪爽的把酒干了。

    “大哥果然痛快!

    蘇琉玉湊近御桌旁,兩人離的又近了一點,說話聲忍不住都小了許多。

    “竟然大哥認了朕這個小弟,那小弟有一言,不知當不當說!

    誰認你做小弟了。

    我有嗎?

    是你自己上趕著喊大哥!

    戰王爺覺得自己被套路了,但又找不出哪里不對勁。

    他肅正臉色,微微皺眉。

    “小弟請講,大哥聽著!

    呸!

    什么小弟!

    他這嘴,到底在說什么!

    剛要反口,卻發現蘇琉玉直接截住他的話。

    “大哥,我剛才說了,大齊與我大魏本是一國,至親兄弟,這感情,是別國都不能比的!彼曇糨p柔,又帶著誘惑:

    “與其在這窩里斗,不如聯手,吞并他國,小弟,愿為大哥鞠躬盡瘁!

    戰王爺嗆了一口酒。

    你個小國,怎么有勇氣說聯手的!

    你能提供糧草還是兵馬!

    “大哥,看你的表情,是不是質疑小弟的實力!碧K琉玉一臉受傷。

    對!沒錯。

    戰王爺心里開口。

    但表面功夫還是要做做的。

    “大齊近來不準備打仗,蓄養國力,而此事,本王也做不了主的!

    “在小弟心中,大哥是能做主的,大哥要做不了主,難道你們那文墨不通的太子能做主?”

    這話,說到他心坎里了。

    他雖未有封地,但文韜武略可比太子要強許多,而他布局多年,肯定要一爭那個位子的。

    他豁然抬頭,只覺得蘇琉玉那眼神,看穿了他一般。

    “大哥,我說了,小弟愿為大哥鞠躬盡瘁,當然,我可以先證明我等實力!

    拿出點真本事,還是要的。

    “此箭名為袖中弩,送與大哥把玩!彼研渲芯傻腻蠹旁诎概_之上。

    這是什么?

    戰王爺拿在手里。

    仔細看了看。

    卻不想按動上面的開關,內里的袖箭一下子彈了出來。

    一下子射在百里外的樹上。

    喝——

    這東西!

    他心里震驚,但是表面不顯。

    “大哥,仔細弄傷了手,這小小東西,可能射百米遠,要是大的,那就......”

    “大的,可射多少!”他急急問道。

    “一千五百余!

    “......”

    蘇琉玉看到他震驚的樣子,忍不住又小聲道:“這是小弟送給大哥的誠意,我大魏小國,相信大哥自然看不上,我愿當大哥后盾,咱們一起......”

    “吞并別人!睉鹜鯛斎滩蛔〗拥。

    蘇琉玉看著他,忍不住笑了笑,舉杯:“以后小弟就靠大哥罩著了!

    戰王爺哈哈大笑,第一次覺得這順帝真的越看越舒服。

    “行!大哥罩著你,小弟若有難處盡管開口!

    蘇琉玉眼睛一亮,隨后又嘆了一口氣,一臉愁容。

    她長的本來就好,小小一張臉,全無剛才的神氣,讓戰王爺忍不住主動開口:

    “小弟可有難言之隱?”

    蘇琉玉獨自痛飲了一杯酒。

    “不瞞大哥,我大魏國庫空余已久......”她扯了一抹苦笑,強作鎮定:“不過大哥放心,我愿以傾國之力相助大哥!

    “小弟,你是不是缺錢?”

    “是!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