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限制小說 > 甜蜜系暖婚 > 正文卷 第307章初戀夢---碎了
    姜若瞳沒有聽出來裴雋這話含括的一語雙關,只叮囑他先好好休息,乖乖吃藥,趕緊好起來。

    裴雋悶悶的應了聲‘知道了’,看站在邊上的艾微微的手上還推著一個行李箱,知道她們倆這是剛回來,連自個兒房間都沒有回去就直接過來探望他了。

    裴雋其實是挺感動的。

    “你剛到吧?”他問道。

    姜若瞳嗯了聲,說:“我下午有戲,回去收拾一下,就得趕去劇組!

    裴雋哦了一聲,淡淡道:“我這里也沒什么大事,你回去準備準備過去劇組吧!

    姜若瞳點點頭,站起來,看了眼裴雋蒼白的臉,扭頭對范霖說:“范霖,跟我回我房間拿幾包姜茶包過來,裴雋那臉色白的,體內還殘留著寒氣,泡一兩杯姜茶喝驅驅寒濕,挺好的!

    范霖的目光落在了裴雋身上,見他哥沒反對,這才噯了一聲應下。

    姜若瞳準備起身離開的時候,裴雋終于還是忍不住了,開口喚住她。

    “怎么了?還有什么話要跟我說么?”姜若瞳問道。

    裴雋的唇角抖了抖,看了眼房間內的艾微微和范霖,啞聲道:“范霖,你先和微微去拿姜茶包吧!

    艾微微和范霖知道裴雋這是有話要單獨跟姜若瞳說,便識趣的應了一聲,開門出去了。

    姜若瞳順勢又在椅子上坐下來,笑著問:“什么話要支開他們倆?神神秘秘的!”

    裴雋失笑,心中自嘲著,面上卻不顯分毫,語氣狀似平靜輕快的問著:“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瞞著我?咱倆還是不是朋友了?”

    秘密?

    姜若瞳黑白分明的眸子微微流轉著,很快就明白了裴雋的意有所指。

    也罷,以裴雋跟自己的關系,告訴他也無妨。

    姜若瞳勾了勾唇,清了清嗓子說:“你是從我那條微博消息上面分析出來的嗎?”

    “你說呢?你那條消息,真心是不要太明顯好嗎?”裴雋故意翻了個白眼,緊接著問了一句,“你不是去魔都拍廣告了嗎?怎么?就那點功夫,還能釣上一個金龜婿?”

    姜若瞳揮動小拳頭佯裝要去揍裴雋。

    她沒好氣的罵道:“去你的,這話聽著怎么顯得我有假公濟私的嫌疑呢?”

    裴雋哈哈笑起來,躲過了姜若瞳的攻擊。

    姜若瞳念著他還在生病,也沒有再跟他鬧下去。

    她重新整理好情緒,跟裴雋說自己交男朋友了,對象是魏淳。

    從她口中得知這個意料之中的名字時,裴雋的心情,比起自己想象中的要平靜一些了。

    或許,是經過一個晚上的緩沖和冷靜后,他慢慢的明白了,有些事情,并不是一廂情愿就可以的。

    感情,是兩個人的事情,雖然他認識她的時間是比魏淳要長,可若是姜若瞳真的對自己有些意思,那也不至于這么些年了,她還看不出來自己對她的與眾不同。

    到了后面,他慢慢也就想明白了。

    愛一個人不一定就得擁有她,放手,看著她找到自己想要的幸福,未嘗就不是一種愛!

    “所以......昨天晚上,你是跟他一起去的迪士尼樂園?”裴雋啞聲問道。

    姜若瞳點點頭,許是想到了他,臉上浮起了一絲嬌羞的笑意,這可是裴雋認識她以來,從未在她臉上看到過的表情。

    她果然是很喜歡魏淳!

    “行啊,這小子好手段,居然從我身邊硬生生的把你給搶走了!”裴雋咬牙切齒,半開玩笑的說道。

    姜若瞳嗤了一聲,罵道:“瞎說什么?不知道的還以為我跟你有點什么呢!”

    “哈?我怎么就瞎說了?別忘了,你可是我淳于澤的人!”裴雋瞪大眼睛說道,一秒入戲。

    淳于澤可是裴雋在戲里扮演的角色,而姜若瞳扮演的白錦年,在戲中是淳于澤的戀人,是而裴雋假借角色這么說,姜若瞳也沒有察覺出什么來,反而跟他笑鬧起來:“你都回齊國去了,還要我傻傻的等著你,想錯你的心!

    誰知道你回齊國會不會背著我撩妹子,我重新找個帥哥談談戀愛不過分吧?”

    “太過分了,我的心靈簡直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裴雋捂著心臟做著夸張的表情。

    姜若瞳跟他嘻嘻哈哈的笑鬧了一會兒,裴雋終于還是忍不住骨氣勇氣,對她說:“瞳瞳,如果我在魏淳之前向你表白,你會不會考慮我?接受我?”

    姜若瞳愣住了。

    她眨了眨眼,問裴雋:“你沒事兒吧?”

    “沒事兒啊,我這不是假設么?假設我在你遇到魏淳之前先跟你表明心意,告訴你我一直喜歡你,瞳瞳你會不會考慮做我裴雋的女朋友?”裴雋繼續問道。

    姜若瞳一臉驚詫的反問:“你喜歡我?”不會吧?

    “你先回答問題!”裴雋一臉認真的說。

    姜若瞳搖頭,說:“首先你問的是假設性問題,這完全沒有意義!其次,我一直把你當成好朋友、好哥們、好閨蜜,我們倆從小就認識,我......對不起啊裴雋,我從未將你當成........”

    沒等姜若瞳把話說完,裴雋立即就哈哈大笑起來。

    他魔性的笑聲讓姜若瞳忍不住又有些懵。

    緊接著,裴雋就捂著自己的肚子,笑得直抽抽,似乎連眼淚都要笑出來了。

    “太好笑了,啊哈哈哈,沒想到你居然這么好騙,還這么認真的向我解釋,哈哈哈......”

    姜若瞳瞪眼,怒道:“不是,什么意思啊,裴雋,你是故意調侃我的?”

    “不然呢?你以為我真的會喜歡上你?

    也不看看你這什么脾氣,任性又固執,還愛較真,也就魏淳能忍得了你的臭脾氣!”裴雋故意揶揄道。

    姜若瞳覺得自己被裴雋這廝給戲弄了,丟臉丟到姥姥家了,拿起裴雋床上的枕頭,朝著他拍了過去。

    “臭裴雋,叫你開我玩笑,叫你欺負我......”

    裴雋躲著攻擊,嘴里還是忍不住哈哈的笑著。

    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當他看到姜若瞳錯愕的表情以及略顯緊張的解釋時,他最后的一點希望,便跟著覆滅了。

    有某種玻璃破碎的聲音在心田炸響,那是他的初戀夢------碎了!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