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薪火蒼穹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 遇故人
    可齊陽子的期待還是落空了,他想象之中那幅跪地求饒,大家爭先恐后變成天魔的場面并沒有出現,大家反而都是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看著他,這個表情在齊陽子眼中顯得格外刺眼,明明自己這個凡仙都成為了天魔,而這些小嘍啰到了現在居然還冥頑不靈。

    齊陽子的怒火更甚了。

    看著齊陽子一口氣殺了好幾位戰友的云霄目眥盡裂,他很想立馬動手殺了齊陽子,但他不能動手,因為那些隊員都被齊陽子當做了擋箭牌,擋在了身前,可若是讓他繼續這樣殺下去,遲早會被他殺的一干二凈。

    就在云霄準備搏一搏的時候,一道薄如蟬翼的骨刃從齊陽子脖子上輕輕劃過,直到齊陽子的頭顱掉落在地上之后,眾人才反應過來,齊陽子死了。

    當云霄看清齊陽子身后那個意想不到的熟悉身影后,云霄驚訝之余不由得感嘆道,有時候緣分就是這么奇妙的東西,自從安廣城一別之后,云霄壓根就沒有想過有再見之時,可他們現在偏偏就在戰場上相遇了。

    潛伏到齊陽子身后,并在對方毫無察覺之下,將對方一擊斃命的人,正是云霄當年在安廣城遇見的渡罪崖安廣駐地守門人郝空虛。

    別說云霄了,能在這種地方遇見云霄,郝空虛也感到十分的驚訝,畢竟赤霞天現在可是梁州對抗天魔的主力軍,西部的正面戰場基本上都是赤霞天沖鋒在前,而且現在東北部的飛雪山等門派也叛變成了天魔,依舊還是要靠赤霞天去抵御。

    所以赤霞天現在可以說是缺人的厲害,這小子不去西部和東北部,跑來南部的梵天族干什么?

    更讓郝空虛震驚的是云霄修為的提升和劍意的精進,郝空虛懷疑按照這種速度下去,估計不出兩年云霄的實力就要超過自己,如果說修為可以靠丹藥提升有捷徑可走,那么劍意這種東西,是實打實地靠自己的悟性和機緣了,要不是現在時機不對,他都想再來跟云霄比上一場了。

    云霄一邊指揮隊員們處理戰場,一邊跟郝空虛解釋,自己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并且當上了這群地靈族的大隊長。

    聽完云霄的經歷之后,郝空虛眼睛之中靈魂之火燒的旺盛了起來。

    自從一年前從安廣城回到渡罪崖之后,郝空虛就像是受到了某種刺激一般,沒日沒夜的陷入了瘋狂修煉之中,不僅僅是他,凡事從安廣城回來的人,不論身份高低,都和郝空虛一樣,每天除了修煉就是修煉,因為大家都深刻的認識到了一個道理,沒有實力,以后遇見這種事情依舊還是只能像個喪家之犬一樣,炸了自己的家,灰溜溜的逃跑。

    天道酬勤,經過一年不懈的努力,郝空虛的修為也是直線上升,現在他距離有著天仙之稱的三花境第一層境界煉精化氣,只有一步之遙,只要跨過這一步,那么他就能成為名副其實的天仙強者了。

    可是想要練三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這看似近在咫尺的一步,郝空虛不管使用什么辦法都沒能踏過去,于是為了給自己更大的壓力,郝空虛自愿申請前往戰場,為門派盡一份屬于自己的綿薄之力。

    對于郝空虛的請命,渡罪崖想都沒有多想,直接任命他為蕩魔左衛軍第九千五百二十七營校尉,將他派往了梵天族的四燈城。

    原本郝空虛只是打算去殺殺天魔而已,可他萬萬沒想到師門居然會直接任命自己為蕩魔左衛軍第九千五百二十七營校尉,而且還分配了足足八千人給他,這讓郝空虛大感頭疼,他一窮二白的骨族那里帶過兵,這不是瞎胡鬧嗎。

    然而對于他的抗議,負責安排的長老直接無視了,無奈之下郝空虛只好硬著頭皮前來梵天族了,可他沒想到在這里居然遇上了云霄,而且看在云霄的指揮下,剛才還混亂不的場面頓時就變得有條不紊了起來,這一看就知道是個有經驗的指揮官,當即郝空虛就決定要讓云霄跟著自己一起去上任。

    聽完郝空虛的建議之后,云霄直接就答應帶著剩余的三十五位地靈族,跟郝空虛一同前往四燈城上任去,畢竟現在大隊之中沒了凡仙境高手,他們一群凡仙境以下的小嘍啰,要是繼續在外晃悠的話,遲早是死路一條,還不如跟著郝空虛一同前往四燈城去掃蕩天魔,看似更加接近戰爭前線,實際上反而更加安全一些。

    去到四燈城之后,郝空虛第一件事便是任命云霄為副尉,并直接放權給云霄,不管大小事務都讓云霄一人做主,甚至不需要經過他的同意,只需要告訴他一聲就行了,這一舉措讓那準備大顯身手的八千位渡罪崖弟子極為不滿,眾人紛紛猜測,是不是因為云霄赤霞天弟子的身份,為了巴結云霄所以郝校尉才這樣做。

    赤霞天和渡罪崖的關系的確很不錯,但對于渡罪崖的普通弟子來說,赤霞天不僅是一座靠山,更是他們心頭的陰影,每次去其他門派交流,或者被普通百姓說起的時候,第一反應便是赤霞天和渡罪崖之間的關系,甚至有不少人會當著他們的面,大言不慚的說他們之所以沒有被青陽山給滅掉,全是因為赤霞天的關系,他們很想反駁這句話,但無奈的是這句話基本屬實。

    但也不代表他們渡罪崖的一切都是仰仗著赤霞天而得來的,所以久而久之渡罪崖的弟子自然會對赤霞天產生復雜的感官。

    可郝空虛才不會管他們滿不滿意,他心中只有如何完成師門交給自己的任務,以及讓這群小子活下去,畢竟這些滿臉不爽的小子丫頭都是自己的后輩門生,這不管少了那一個他都會心疼,感覺自己辜負的師門對自己的期望,這也是他為什么直接放權給云霄。

    云霄本想推辭,畢竟這種事情稍微不好就容易落個滿身臭名的下場,而且自己身為赤霞天的弟子,也不太好插手渡罪崖的軍中事務,然而就在云霄準備開口推脫的時候,渡罪崖的弟子們卻先鬧了起來,甚至有的人氣急敗壞之下開口胡編道,云霄之所以會來這里是赤霞天為了盜取他們的功勞,才會派他過來的,這樣一來赤霞天就能對外宣稱,攻打梵天族的時候自家也出過一份力。

    雖然云霄對于赤霞天雖然沒有太深的感情,但赤霞天畢竟是他的師門,就從給他發了不少修煉物資,為他提供了一個良好的修煉環境,以及天魔現世之后,赤霞天上下同門眉頭都不皺一下的就往前沖,這三點來說,云霄就不能容忍別人誣蔑它。

    于是云霄選擇接下這份重任,他要用自己的實力告訴這些渡罪崖弟子,自己就是來搶功勞的,但并不是用那些下作的手段去搶,而是靠自己的實力去獲取屬于自己的功勞。

    云霄當上副尉之后,那些對他不滿的渡罪崖弟子,自然不會將他的命令放在心上,甚至有不少人故意找他茬,想要讓他在眾人面前難堪下不了臺,然而云霄再怎么說也是帶領過那些老兵油子的人,他們這些手段對比起那些老兵痞來說太小意思了。

    不夠短短一天時間,云霄就讓他們明白了什么叫軍令如山,縱使他們心底對云霄有所不滿,但也不敢像之前那樣,明目張膽的違抗軍令,看著一天之內就把自家弟子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云霄,郝空虛越來越覺得自己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

    接下來的一個多月的時間里,云霄讓所有人都心服口服了,而且他還將自己所屬的蕩魔左衛軍第九千五百二十七營從八千人發展為了一萬五千人的大營,渡罪崖的合營可不像梵天族地靈族那般輕易,只要遇見其他落單的幸存者就可以將他吸收為自己的隊員。

    即便是在戰場上遇見了其他營的幸存者,也不能擅自做主將其吸收為自己營的士兵,必須要經過監軍長老或軍中將軍的許可才行,一般出于對門下弟子的負責,他們都不會將弟子分配到戰績太差或者死亡率太高的營去。

    而九千五百二十七營的人數之所以能在兩個月之內翻了將近一倍,完全是因為云霄把傷亡人數控制在一個較低的數值之下,而且九千五百二十七營擊殺的天魔數量相較于其他營來說,也是只高不低,這說明九千五百二十七營并不是一味的在逃避戰斗。

    對于這種營,各位監軍長老和將軍們自然舍得往里面塞人了,而且他們還承諾,若是九千五百二十七營的人數突破五萬人,到時候九千五百二十七營的營號將會變成, 蕩魔左衛軍獨立營。

    聽到這個承諾之后,第九千五百二十七營的人基本上都陷入了激動和狂熱之中,就連身為地靈族的曹軒命也是如此,畢竟在戰場之上獨立軍號那可是至高無上的榮耀,唯有云霄對此表現得相當淡定。

    因為他們老云家的云家軍本身就是揚國獨立軍號的存在,用一句大逆不道的話來說,云家軍就是他們忠武侯云府的私軍。

    擁有了那么大規模的獨立軍號軍隊之后,自然不會對獨立營這種事情感到激動。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