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小說 > 心有明月光 > 大道始通途 第一百六十九章 生財有道
    “賢侄!你說這事鬧的,有點傷和氣!”金長老給杜蘭真遞了杯茶,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哎,到底還是年輕人,意氣太重!你說說,你這事辦的,是不是傷了人家臉面太過?雖說你揚了本宗的威風,但你是方雅瀾,是咱們諒事宗的門面,代表著咱們諒事宗的態度!”

    杜蘭真一副乖乖認錯的模樣,握著茶杯,垂著首不語。

    “哎,年輕人!”金長老故作嘆息,“你這事一出,叫人怎么收場?你這生意是管不成了!”

    杜蘭真可憐巴巴的抬起頭。

    “否則,咱們諒事宗豈不是成了欺男霸女、囂張霸道的宗門了?”金長老說著,又安慰她,“不過,其實賢侄這件事辦的漂亮,那三島一直暗暗排擠咱們諒事宗,不就是自詡底蘊深厚、弟子得力嗎?賢侄這么一出手,就讓他們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雖然為了名聲要讓賢侄委屈一下,但宗門知道你的功勞!”

    “這不是,大祭快到了,當年夏華容在宗門地位這么高,就去幫著準備大祭了,賢侄你現在地位不輸給她,就暫避鋒芒,擔當起這個重任可好?”金長老一副和藹可親、為她著想的樣子。

    杜蘭真幾乎要仰天長笑,金長老和費天翰想讓她給周陽旭讓位,居然主動把大祭的事情推到她手邊!

    在他們看來,自從夏華容搞砸了事情之后,大祭里這種分派給弟子的事務遠不比當年重要,只是點邊角料,但說起來好聽,給方雅瀾無所謂。

    但是對于杜蘭真來說,就算把諒事宗給她,在她心里也就和參與大祭一個地位罷了。

    “長老這么說,雅瀾也只能從命!倍盘m真低著頭低聲說道,似乎很是消沉,“只是不知道大祭需要弟子干什么!

    “方便的方便的!苯痖L老殷勤的遞給她一張紙,“賢侄先去把這些東西采辦了,等到東西都備全了,咱們再上女郎峰去做準備!

    杜蘭真接過那張紙,眼睛在上面一掃,心下了然,怪不得金長老這么殷勤,這是一張采買各類物品的清單,從購買的數量、種類來說,是一張代表著無數金錢的清單。

    “長老坐鎮惠安閣,難道不能備齊嗎?”杜蘭真故作不解。

    “咳,這個嘛,咱們惠安閣日常也是要開銷的……這個資源也不是什么都有,只有些常見的……”金長老尷尬的搓搓手,“總之,還是賢侄你去收比較快!

    杜蘭真似笑非笑的望著金長老。這老貪說的根本不是實話。這么多年了,杜蘭真還能對惠安閣不了解?雖說這張單子上的東西可能不能全都備齊,但多半都可以在惠安閣找到,甚至于因為惠安閣自家產業的原因,價錢會比在外面收便宜的多。

    金長老會拿出這么一張清單給她,是想讓她去外面買,虛報價格,從諒事宗里支領靈石,趁機中飽私囊一部分;莅查w自家的東西值多少錢都是有賬本的,金長老沒法從中撈多少。但是杜蘭真出去采購就不一樣了,價錢可以虛報,這是一個肥差。

    杜蘭真虛報金額領的靈石,肯定是要分一部分給金長老的,畢竟這個肥差是金長老給她的,金長老不說惠安閣沒貨,杜蘭真也沒法去支領靈石。

    不過,這也確實是個肥差了。

    挖諒事宗的墻角,杜蘭真一直是不遺余力的,這些年也沒少做這種事,“承蒙長老厚愛,弟子不勝榮幸!

    金長老一副欣慰的模樣,望著她,笑呵呵的道,“無妨,無妨!

    杜蘭真暗中翻著白眼,從惠安閣出去,卻沒忙著去買東西,反而是拐了幾拐,在某個茶樓里,早有沈淮煙等在里面。

    “你家師兄給你的信!倍盘m真坐下后,沈淮煙一拍桌子,把一封信直接拍在了桌上,隨意的道,“怎么?我聽說你大顯身手,把牟鷹和杜嘉悅揍翻了,很是氣派?”

    “氣派什么?這不,剛剛就被人把職位給擼下來了!倍盘m真淡淡的笑了笑,不疾不徐的給自己倒了杯茶。

    “大祭在即,你拿到什么差事了?”沈淮煙一挑眉,聞弦歌而知雅意。

    “也沒什么,就是幫助金長老生財有道而已!倍盘m真掏出那張單子遞給沈淮煙,后者接過去,隨意的掃了一眼,笑道,“嚯,這位金長老也太大手筆了吧?這么多東西,起碼得幾十萬靈石吧?”

    “在惠安閣拿成本價,二十萬靈石最多了!倍盘m真這么多年來,對物價和行價可以算得上是個行家了,“依照市價來買,那浮動就大了,便宜點三十萬,貴一點,翻兩番也不是不可能!

    “那你準備拿個什么價?”沈淮煙湊過來,笑嘻嘻的問道。

    “二十萬靈石,從惠安閣收能收的所有東西!倍盘m真漫不經心的低頭品茶。

    “你就裝吧!”沈淮煙毫不留情的直接拆穿,“這種送上門來的靈石,你還會放過?就算你真的是金錢如糞土,那位生財有道的金長老能答應?”

    杜蘭真微微一笑,“從惠安閣收是一回事,報價又是另一回事!苯o金長老送一筆生意沖沖業績,再對諒事宗謊報價格,“對諒事宗報個五十萬吧!

    沈淮煙瞪大了眼睛,“我的姐姐!你這豈不是凈賺三十萬靈石?”

    “怎么可能?”杜蘭真笑了笑,“起碼得給金長老二十萬——所以我才不往高里報,我干嘛要給金長老賺那么多靈石?”

    “可是十萬靈石……”沈淮煙裝出艷羨的模樣,“大小姐,能不能分點靈石給小的花花?小的長得好會耍劍還能暖床,只要一點點靈石就可以了!”

    杜蘭真伸出手,在她腦門上輕輕敲了一下,“技術不達標,好好干你自己擅長的事情去吧!”

    沈淮煙翻了個白眼,指著桌上的信說道,“你家師兄在我走之前,讓我跟你說,一個叫祁玉宇的人閉關了!

    杜蘭真握著茶杯的手一頓,抬起頭,望著沈淮煙,眼里露出光彩來。

    “怎么?”沈淮煙問道。

    “你不認得祁玉宇嗎?”杜蘭真反問道。

    沈淮煙莫名其妙,“你們極塵宗的人,我怎么會認得?”

    杜蘭真笑道,“我搞錯了,總以為他們一定是戡梧界人人認得的!彼瓜卵鄄,很快又抬眸望著沈淮煙,唇角微勾,“祁玉宇是一位金丹真人,是我們極塵宗的真傳弟子之一!

    沈淮煙一聽,恍然大悟。

    妙書屋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