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限制小說 > 縱橫諸天小門神 > 立身堂堂男兒漢 第440章 挑撥離間
    此時的李世民正處在最為風華正茂的年歲,相貌英俊,縱橫沙場的李世民絕對稱得上是“雄姿英發,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的絕世英才。

    更為引人注目的是他腰間懸掛的寶劍,雖未出鞘,但是紫金神龍形狀的吞口一目了然,想想程咬金的混天英雄斧,李世民這個時代主角拿到一把紫金龍玄劍也沒什么問題。

    紫金龍玄劍,大禹治水之時鎮壓的神龍經過兩千五百年的功德和龍氣洗練化成了寶劍,不遇明主,形如廢鐵,遇到明主,紫龍玄天,危機感應強烈,會自動提醒主人危機將至。

    李世民身邊跟著一年一女,男的帥氣英武,女的嫵媚多姿,想想李世民身邊的英才,這兩人估計就是大名鼎鼎的風塵三俠里面的李靖和紅拂女了。

    只不過本世界的李靖沒有別的世界的恐怖,至少秦寒沒有從他的身上感受到風無形和云無相,只有一股血戰殺氣,想來刀法不俗,至于紅拂女,秦寒并不在意。

    風塵三俠,李靖是大唐軍神,當代兵法第一人,虬髯客刀法如神,在別的世界的地位堪比本世界的宋缺,兵法韜略也是一流,唯有紅拂女,不是她不強,而是比起李靖和虬髯客,實在是有些許不足。

    此時的李世民遠遠沒有天可汗的赫赫威嚴,正處于低潮期的李世民為了讓自己多幾個籌碼,禮賢下士,幾句話的功夫,便已經開始和秦寒稱兄道弟了。

    “李兄莫非也是為了和氏璧而來?江湖傳聞佛門打算將和氏璧送給李兄,莫不是傳聞有誤?”秦寒揣著明白裝糊涂。

    不提這茬還好,一提這個,李世民對于佛門就是一肚子火氣,按照他的計劃,應該是帶兵打仗,攻城略地,在文武大臣之中建立不朽威望,最終一舉奪得皇位,歷史上的李世民也是如此。

    玄武門之變的時候,李世民已經總管李唐軍隊,朝中大臣多半支持,百姓聲望無可匹敵,若非如此,李建成也不會兵行險著,只不過這險招最終還是被破了,李世民成功稱帝,成為天可汗。

    對于佛門的支持,李世民并不在意,佛門僧兵幾十萬,這不假,可讓這些人上戰場,卻是沒什么希望,而打天下,靠的是千軍萬馬,不是狗屁名望,底蘊不足的時候名望過強,只能算是拖累。

    如今便是如此,佛門把李世民炒的過熱,烈火烹油,繁花似錦,可最終卻導致了李淵的不信任,原本屬于李世民的和氏璧,如今卻要親手獻給李淵,能痛快就有鬼了。

    李世民苦笑道:“到了洛陽的人,幾個不是為了和氏璧而來,只不過能不能得到仙子青睞,還是要看自己的手段,秦兄武功高強,文武雙全,只不過,卻把師仙子得罪慘了,和氏璧怕是沒什么機會了!

    秦寒笑道:“她本來就沒打算給我,我討好她又有什么意義,至于爭天下,實在是太無聊了,每天都要處理那么多的國事,處理得好,那是你應該的,處理不好,便是昏君。

    還要小心佛門,一旦他們不滿意了,再來一出代天選帝,就成了楊廣了,如今我美人在懷,逍遙自在的很,何必自找苦吃?”

    李世民和屬下的關系極好,李靖天縱奇才,李世民拉攏更甚,平日里兄弟相稱,日后也獲封國公爺,聽到秦寒的話,李靖覺得有些不妥,立刻問道:“秦兄對于佛門很是看不上?”

    秦寒也不掩飾,直接說道:“非也,對于少林志操大師,曇宗大師,我是極為推崇的,可對于那些欺世盜名之徒,我又如何看得上他們?”

    李靖問道:“師仙子如何是欺世盜名之徒?秦兄如此講話,怕是會被人圍攻報復啊,師仙子志在為天下蒼生,既是明君,如何會與師仙子不和?”

    秦寒說道:“藥師兄何必如此裝模作樣,我都能看明白的問題,藥師兄如何不懂?昔年楊廣三爭高句麗,是開疆擴土的大事,高句麗大宗師傅采林親自出手抵抗,可那些口口聲聲天下蒼生的佛門高僧可有一人出手?

    其次,佛門身家巨富,這點自不必說,可何曾見到他們施舍半分錢糧周濟窮苦百姓?以凈念禪院的富貴,養活上萬災民沒什么問題吧!

    還有,佛門僧兵數十萬,這些人不事生產,只在廟里念經打坐,讓百姓供養,不僅減少了青壯勞力,還拖累了當地百姓,若是讓這些人還俗,開荒墾田,絕對是大好事,可佛門會允許這么做么?

    佛門有錢有人,天下大亂,百姓流離失所,不管哪一家明君統一天下,都需要錢糧,可他們向著佛門伸手,你覺得,佛門會不會再來一次代天選帝?”

    秦寒說的事情李世民都想過,所以他和佛門若即若離,處于他團體權力核心的人和佛門毫無關聯,甚至是魔門的長孫無忌,李靖考慮過一部分,對于李世民的做法有幾分理解,卻不甚理解,他只是帥,不是皇。

    李靖站起身來,深施一禮,說道:“秦先生大才,李靖萬萬不及,受教了!

    身為兵家的傳人,當代兵法第一人,李靖絕對不是一個會被師妃暄的美色迷惑的人,兵家儒家都是皇權至上,一旦李世民成為皇帝,佛門踩過界,李靖絕對不會有半分手軟。

    李靖的武功比不得四大圣僧級別的高手,可李靖擅長軍陣,給他時間訓練精銳,便是寧道奇都能活活堆死。

    紅拂女問道:“秦先生既然知道佛門之禍,可有解決之法?”

    秦寒毫不在意的說道:“我又不想當皇帝,哪有什么解決之法,這一切都要看那個奪得天下的明君的手段,佛門勢大,需要徐徐圖之,至于什么挑撥離間,分化佛門,踩一捧一,扶持對手,佛學考試,佛門第一人,我都沒想過!

    李靖等人滿臉黑線,這特么是沒想過,你丫就差把詳細計劃說出來了,眾人都是人精,秦寒的話一出口,他們便有想法了。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