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女主翻身做豪門 > 卷2 第119章 砸了自己的腳
    任玉瑤坐在副駕駛上,對于某人的陰晴不定甚是不滿,

    “呵,男人,你又怎么了?”

    這男人要是作起來,真的比女人還可怕,她現在算是體會到了。

    她拈了個果脯遞到蘇宗和嘴邊,

    “啊……”

    蘇宗和心里明明憋屈的很,可還是條件反射般的張開了嘴,將果脯接了過來。

    隨后想反悔都不能了。

    “誒,我說你是不是想冷戰!

    有事不說,鬼知道他在想什么呀!

    明明剛剛見面的時候還好好的,突然就這樣了。

    果然,男人心海底針,難懂。

    “之前,你看到誰了?”

    什么誰?她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記憶,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

    “你是說,剛剛真的有人在看我們嗎?”

    難怪某人會突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那么激烈的舉動了。

    “你這個人真是瞎吃味!

    看了也就看了,這事她能阻止的了嗎?

    以前真是沒發覺,蘇宗和竟然是個大醋包,也不怕酸著自己,動不動就醋了。

    “他肯定是后悔了!

    不然怎么會偷偷的來看她,他始終不認為自己是在無理取鬧。

    男人對男人最是了解,這種情況唯有這種解釋才合理。

    “后悔不后悔,跟我有關系嗎?”

    任玉瑤連著吃了兩個果脯,才懶懶的說道。

    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邏輯,完全不關她的事好伐!

    她很是嫌棄的看了蘇宗和一眼。

    蘇宗和:“……”

    不可否認,這次她說的又是對的,而自己看起來又像是在胡鬧。

    算了,不說這個話題了,每次說起這個都是自己理虧。

    “玉瑤,你設計的裙子,我已經讓小武送去廠里打大板了!

    聞言,任玉瑤拿著果脯的稍頓,

    “這么快!

    隨后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臉上突然泛起一層淡淡的粉色,

    “洗了嗎?”

    那天……裙子應該沾染了一些東西,而且當時她太累,也沒有精力去洗衣服了。

    等二天她起床后去找裙子,又沒看著。

    后來任母打電話來,她就徹底忘了那事。

    “你猜!

    蘇宗和側過頭,聲線低迷,嘴角的笑意毫無掩飾。

    “好好開你的車,看前面!

    這路上,他竟然還敢側頭這么久,膽子真是忒大了。

    她可不想紅顏未老,身先死呀!

    她還想留著這幾十年好好看看世界,享受一下美食呢!

    “別怕,我怎么可能讓你陷入危險呢!”

    蘇宗和也不敢再挑戰她的神經了,雖然他對自己很有把握,但耐不住某人對車的恐懼呀!

    “相信你,那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了吧!”

    剛剛被他這一打岔,任玉瑤差點就忘了自己最初的問題了,她沒好氣的白了某人一眼,咬牙說道。

    “傻|瓜,當然洗了呀!”

    裙子上有著她獨有的氣息,蘇宗和怎么可能讓別人接觸到呢!

    在他心里,這一切都是獨屬于自己的。

    聽到這話,任玉瑤總算松了口氣。

    良久。

    就在她神游太空的時候。

    身側突然傳來一陣清冽的聲音。

    猶如空谷山間的溪流,絲絲清涼,陣陣悅耳。

    “玉瑤,你想學車嗎?”

    一聽到這話,任玉瑤瞬間坐直了身子,原本還有些精神不濟,此時也回神了。

    “你要教我嗎?”

    她對那些速度快的東西,其實很沒有安全感,所以一直也沒想要嘗試。

    “可以!

    蘇宗和答應的自己都有點心虛,之前他還答應要教她設計來著,結果人家自己已經學會了。

    任玉瑤:“……得了吧!”

    每天忙的跟個陀螺似的,還有時間教她這個,她才不信呢!

    再說,這點小事還用不上他。

    隨便報個駕校就搞定了。

    “其實,我還是能抽|出時間的!

    現在所有的事情基本上已經安排下去了,就差小武那一頭了。

    近段要不是白豐沛出事,他也不會這么忙。

    “蘇,我可以自己成長的!

    任玉瑤突然轉過頭,有些嚴肅的看著他道。

    她不希望自己什么事都要去麻煩他,尤其是看到蘇宗和那么累的時候,她真的很心疼。

    而且她對未來早已有了規劃。

    “如果你那天累出點毛病,淬死了,那我可不是……”

    這話雖然無情,卻也真實。

    尤其是他經常晚睡,生活作息不正常,真的很容易導致身體不健康。

    蘇宗和聽后,整個人都不好了,臉上瞬間浮上了一層暗色,心中拔涼拔涼的。

    他無法想象,如果自己那天真的不在了,任玉瑤是不是會和別的男人組建家庭,然后生兒育女。

    不過,下一刻,他唇角彎起,說出的話冷若冰霜卻又有著深厚的情意,

    “不管何時,都不會留下你一個人!

    話落,車速猛然提升‘咻~’的一下沖了出去。

    任玉瑤捏了捏眉心,很是頭疼,她發現不僅蘇宗和有病,就連自己也有點不正常。

    她竟然對他的占有欲一點也不反感,莫不是她獨立慣了,突然有人這么在乎她,覺得還挺新鮮。

    到家時,已是半夜時分。

    這一次蘇宗和沒有折騰她,而是安安靜靜的讓彼此睡了個好覺。

    或許,之前那番話真的起作用了。

    翌日,早飯時。

    蘇宗和突然宣布了一個重大決定,

    “玉瑤,銷售部那邊以后就歸你管,我決定以后要減少自己的工作量了!

    “什……什么?我不要!

    任玉瑤抬眸,看著對面一本正經的男人,驚呼道。

    突然,覺得自己手中的包子都不香了,讓她去管理銷售部,那她以后還怎么做自己的事,還怎么出去浪。

    不,不對,是出去玩。

    此時的她,真恨不得拍自己幾下,讓你嘴賤,這下慘了吧!

    真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必須要,難道你想自己的老公猝死嗎?”

    蘇宗和眼中劃過一絲狡黠,用她昨晚的話,直接懟了回去。

    其實他是有其他的事要做,根本沒盡力管工廠和銷售這邊,正好她現在有經驗了,丟給她最好。

    反正是自己的老婆,就當讓她鍛煉鍛煉,做不做得出成績,他完全不在乎。

    “可你不是好好的嗎?昨晚是我錯了,不該亂說話!

    認錯的態度很誠懇。

    然,對方卻是緩緩的搖了兩下頭,

    “晚了!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