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eb\qishu9\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qishu9\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章節閱讀:狄青_前塵往事斷腸詩 03 夢華錄_狄青無彈窗免費閱讀_奇書網

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狄青 > 前塵往事斷腸詩 03 夢華錄

前塵往事斷腸詩 03 夢華錄

 熱門推薦:
    自打進了這汴梁城,白蒿就想去街市上逛逛,如今好不容易得了恩準能去外頭逛上一天、自然是大清早地就起來梳洗打扮了一番,將從前公主賞的的銀杏簪子、白玉鐲頭都戴得齊齊整整,這才出門來尋白芷。

    白芷昨兒值的上半夜、如今睡得正香,被白蒿拉起來還睡眼惺忪地問起是什么時辰,待到聽到才過卯正便立刻倒回去蒙起被子接著睡。

    白蒿正欲伸手鬧她,卻聽得門上珊瑚也過來了。

    瞧見白芷還躺在床上不肯起來,珊瑚招了白蒿到門上來、輕聲道:“白芷昨兒替我當值當到后半夜呢,你別鬧她;我現下有些事要出去一趟,你去公主那守著些!

    “這一大清早、又人生地不熟的,珊瑚姐姐有什么事兒呢?”白蒿捂了嘴笑她,“莫不是要去給索大哥煮雞湯面去?”

    珊瑚無心和她胡鬧,只伸手在她頭上輕輕一拍,催促道:“我不和你說了,你快些過去吧!

    “公主從來不都是卯初就起了嗎,怎么到了汴梁還睡起懶覺來了?”白蒿心急得很、嘴里小聲嘟噥著。

    “冬日冷,自然容易犯困些,”珊瑚走了兩步、又回過頭來叮囑道,“你可不許去吵醒公主!”

    白蒿也不答話、努了努嘴便徑直往正屋里去了。

    穿過回廊到了前廳,珊瑚往一旁的耳房里張望了兩眼;里頭當值的小廝認得珊瑚,迎出來恭恭敬敬道:“姑娘要出去?”

    “你叫什么?從前在哪當差的?”

    那小廝一五一十答道:“小的叫杜平,從前在衛國公府上!

    “在衛國公府上當差,怎的被攆出來了?”這汴梁城內公侯伯爵府上有什么規矩珊瑚倒不清楚,但總不會平白無故地攆人出來。

    “不是、不是被攆出來的!小的是摔斷了腿歇了倆月,回去就被頂了差事!倍牌皆莻老實木訥的、聞言慌慌張張解釋了一番,復而想起昨日玉玲兒的叮囑、忙開口表明心跡:“如今進了魏府,小的自然是聽憑魏娘子吩咐,合不合用還請娘子和姑娘看好了!

    珊瑚見他倒挺實在,也不繞彎子閑話、開門見山道:“正有一件事交予你——龍津橋的平家有一位嫡女,家中行四,你去打聽打聽那位平娘子如今在何處!

    杜平得了這表忠心的機會,激動地沖珊瑚再拜了兩拜、憨憨笑道:“小的卯時末下了值就去龍津橋,傍晚準能給姑娘帶回消息來!

    “在外行事,莫要提及我家娘子!

    杜平連聲應了,又聽得門上響了幾聲、小跑著上前下了閂。

    厚重的門一拉開,珊瑚瞧見站著幾名打扮齊整的婆子,幾名婆子后頭又有一少婦、嫻靜輕靈得如同待字閨中的少女一般。

    珊瑚昨日雖沒見著玉玲兒,此時瞧這模樣打扮也能猜出來幾分,因而也客客氣氣福了一禮方才問道:“大清早的,玉大娘子怎么來了?”

    “從前府上空著,也不曾安派后勤采買的,昨日回去才趕忙找齊了這幾個!庇窳醿好嫔系娜崛嵝σ馑坪跻獙⒃鹤永锏姆e雪都融化了,“這位姑娘昨日沒見過,不知如何稱呼?”

    珊瑚自報了姓名,兩人又寒暄了一番、才各自分開忙去了。

    待到珊瑚轉回花池旁來,白芷也已起來了、正替百花梳著發髻。

    “公主醒了?”珊瑚笑著將兩旁的珠簾收攏系穩,復而說起方才的事情,“玉娘子來了,正好在門上碰見!

    一旁翻揀首飾的白蒿聽了氣沖沖道:“她來做什么!”

    珊瑚全然不知白蒿生的哪門子氣,只當她和玉玲兒不對付,輕飄飄道:“玉娘子說挑了幾個踏實能干的仆婦進來管著內勤采買!

    “誰要她這樣多事了?她倒會辦事,巴巴地送了人進來說要管采買,咱們不僅退不了、還得謝謝她——往后啊,不知有多少油水順著就進了她的腰包了!

    白芷實在不明白她對玉玲兒的敵意——即便是惱恨狄青夫婦、這氣也該往狄青身上去,平白無故地污蔑玉玲兒卻是沒有道理——因而一面替百花梳頭、一面替玉玲兒分辯道:“我瞧著玉娘子倒是個好人,這府邸挑選得好、又照看得好,可見她是個心細心善的!

    “是了,”珊瑚也附和道,“連那看門的小廝都是衛國公府上用過的人,我瞧著也實誠樸素,可見玉娘子有心了!

    白蒿手里替百花挑著釵環,心里卻憋著一股子悶氣,半晌也沒選好;一聽得白芷開口催她,白蒿就忍不住要沖她發火。

    “玉娘子走了嗎?”百花側頭看了看鬢發,輕聲問了一句。

    珊瑚道:“方才我回來時她正領了人進后廚去,現下也該走了罷?”

    “你去前廳看看,若是沒走,就替我留一留她!

    珊瑚應了聲去了,百花自行挑了支折枝金花遞給白芷,白蒿悶聲收拾了妝奩盒子、往一旁取了大紅緞子的斗篷給百花系上。

    百花見白蒿悶悶不樂,輕聲道:“你去瞧瞧賀蘭姐姐起了沒有,若是起了咱們就一道出門去!

    白蒿聽得要出門,飛快將方才的事拋到腦后、雀躍著往門外去了。

    花廳里玉玲兒正坐著喝茶,瞧見回廊上一抹紅色入眼、便放了茶盞起身。

    “方才安置了下人,想著要打聲招呼再走的好!庇窳醿呵瓢倩ㄒ灰u紅衣明**人,倒比昨日那杏色的斗篷更襯她些。

    “府上的雜事有勞玉娘子費心了,”百花俯身謝過,“正好我們也要出門,順道送玉娘子回去!

    “我坐了軟轎過來,不必麻煩送了。倒是方才聽珊瑚姑娘說、娘子要出門采辦——這汴梁城的商行店鋪零散,道路又錯綜復雜,還是去車行雇個熟識的車夫才好!

    珊瑚想著再熟識的小廝也不如玉玲兒門兒清,試探著問道:“不知娘子今日得閑么?”

    玉玲兒聞言瞥了一眼百花,聽得百花笑道:“不知能否請玉娘子領著我們逛一逛這汴梁城?”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