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科幻小說 > 尋陵計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龍冢所在
    搬山道人趙老爹

    龍冢所在盡深淵

    趙老爹沒有讓小劉在一直歇斯底里的瘋下去,他背起仍舊昏迷不醒的黃朵朵,拉起小劉大步的走出了那間有祭壇的石室。

    出了石室,趙老爹讓小劉背著黃朵朵,自己則打開手電帶他們一路沿著漆黑昏暗甬道向前走去。

    這一路沒有人說話,整片區域安靜的幾乎讓人窒息。

    走了大概十幾分鐘之后,前面隱隱的傳來了一絲光亮,還有陣陣的轟鳴聲,那是水聲,水流從高處落下時發出的聲響。

    看到這絲光亮之后,趙老爹淡淡的說了一句,“我們到了。”

    “到了?到哪兒了?”小劉勁走兩步問道。

    “九嬰龍冢。”趙老爹邊說邊停住腳步,小劉被著猝不及防的停頓搞的一愣,一個剎車不及險些撞在趙老爹的身上。

    趙老爹回頭瞪了小劉一眼,小劉有點不好意思的往后退了一步,尷尬的說道:“這里就是那個龍冢?”

    “不是這里,是……”趙老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打斷了。

    “是下面!”而打斷趙老爹話的正是之前一直昏迷的黃朵朵。

    “哦?丫頭,你知道?”趙老爹詫異的問道。

    “我只是……”黃朵朵拍了拍小劉的肩膀示意他將自己放下來,小劉會意將黃朵朵放了下來,黃朵朵緩了口氣這才接著說道:“我只是聽我哥哥說過。”

    “原來是這個樣子。”趙老爹點了點頭說道:“姓黃的雜毛小道還是很有天分的,只是可惜了啊!”

    趙老爹的話讓黃朵朵一下子又陷入到了痛苦的回憶中,不由得又開始抽泣起來。

    小劉見狀趕緊上前拍了拍黃朵朵的背,輕聲的說道:“別傷心了,等我們出去了,再好好的吊念黃道長。”

    趙老爹也跟著長嘆了一聲,然后拿起白碗用手將里面的水潑在小劉和黃朵朵的身上,搞得兩個人一愣。

    “這是……這是干什么?”小劉詫異的問道。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想活命的話就別廢話。”趙老爹邊說邊將里面剩余的水潑在自己和二郎的身上。

    隨后,又從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捆浸泡過桐油的紅線,他拿出一頭遞給了小劉,說道:“將這紅線系在身上,紅繩不要斷,把我們幾個人拴在一起,懂嗎?”

    “哦哦哦!”小劉點頭照搬,接過紅繩將自己和黃朵朵拴在了一起后,將繩頭遞回給了趙老爹,趙老爹接過繩子將自己和二郎也都拴在了一起。

    他的手法很快,也很怪,他在將四個人拴上了之后,又將剩余的紅繩每十厘米打了一個怪異的結,一共打了一百零八了繩結之后,他才緩緩的停下了手里的動作。

    趙老爹的動作幅度雖然不大,可此時的他依然是滿頭大汗,很顯然,剛才的一番準備工作讓他整個人都消耗了極大的精力。

    “這……這是搬山道人的捆仙結?”黃朵朵看到趙老爹怪異繩結后驚訝的說道。

    “你知道?”趙老爹難得露出一絲驚詫的神色。

    “我也是聽我哥哥說的。”黃朵朵說著低下了頭,“我哥哥很久以前告訴過我,搬山道人一共有三樣不傳之秘,一是搬山橛子甲,二是陰陽子母劍,三就是這萬里捆仙結。只可惜這三樣搬山道人的秘籍已經幾乎失傳,當世的盜墓好手中,仍會搬山橛子甲的只有不到三個人,而那陰陽子母劍和萬里捆仙結,更是早已無人知曉。”

    “這都是那個雜毛小道告訴你的?”趙老爹說道。

    “嗯!”黃朵朵點了點頭。

    “不賴!”趙老爹贊許的說道:“能一眼就認出這是搬山道人的萬里捆仙結,說明丫頭你也算有這方面的悟性。”

    “趙老爹,你既然會萬里捆仙結,那么你也是搬山道人?”黃朵朵問道。

    “沒錯!老夫在當年就是搬山道人,因為打的一手好繩結,所以江湖上的朋友都叫我困靈仙。只不過,這個綽號已經二十幾年沒有人叫過了。”趙老爹嘆道:“丫頭,咱們兩個也算是一脈之人,既然有緣,如果今天我們能活著出去,你愿不愿意跟我學學本事?”

    “當然愿意!”黃朵朵立刻答道:“等我學好了本事,再進來這里將我哥哥的尸骨帶出去。”

    小劉在一邊聽著,心中不免暗想:傻丫頭,你哥哥早就被那龍鼎石砸成泥了,就算你再進來一百次帶出去的也只不過是一些碎渣而已。

    可是,他又不忍心打破黃朵朵那天真的夢想,小女孩就是小女孩,就算她有時候在強悍,姑娘終歸還是姑娘,有些想法是永遠無法改變的。

    趙老爹拍了拍黃朵朵的頭笑道:“好孩子!咱們的這份師徒緣分有沒有還要看老天爺給不給面子了。”

    說完,他拿過手電筒當先帶路朝那發光的地方走去。

    光,是在平常不過的東西,它幾乎可以說是隨處可見。

    可是,當你身處在幾千幾百米的地下世界時,光往往就成為了極度奢侈的東西,它不僅僅代表著希望,更是一種力量,一種足以讓一個垂死之人活下去的力量。

    可是,希望往往與絕望一線之隔。

    人們在等待希望的時候,往往等來的都是絕望,那是一種由天堂跌入地獄的落差感。

    而此時擺在在小劉他們三人面前的不是什么失望的落差感,而是足以致命的巨大落差。

    因為,當他們三個人小心翼翼的走到那片光域盡頭的時候,他們突然發現,此時的他們正處在一個筆直的峭壁之上。

    原來,那巨大的寺廟群背面居然是一個巨大的深淵。

    深淵深不見底,凜冽的寒風夾雜著一股子難聞的腥臭味撲面吹來,而隨著風一起鉆入人心的,不止那血腥的味道,還有那好似百鬼夜啼一般的風聲回響。

    深淵四周的山崖峭壁將其圍繞成一種不規則的圓形,山壁上到處是一些大大小小的山洞,有的大如殿堂,有的小如針孔,有的里面時不時飛出一些蝙蝠、鳥獸,有的里面則奔騰流淌著黑色的河水,擊打在附近的石壁之上,發出劇烈的轟鳴聲,而更多的山洞中露出的則是一條條手臂粗細黑色的鐵鏈。

    這些鐵鏈一直想深淵中心延伸,一直延伸到深淵中心那顆巨大無比的古樹之上。

    可這些鐵鏈鎖的卻并不是這顆古樹,而是盤在這顆古樹上的一條巨龍。

    巨龍頭朝下,尾朝上,被鐵鏈牢牢固定在那株早已經石化的巨樹之上。

    龍,是中國傳統神話當中的神獸,象征著吉祥,象征著權利,人們一直認為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有龍的存在,可是,他們認為的事情就真的是對的嗎?

    既然是力量與權利的象征,既然是吉祥的瑞獸,為什么要被人所在這里哪?

    那些黑色鐵鏈每一根的末端都有一個巨大的鐵鉤,鐵鉤洞穿龍骨,鐵鏈隨風而動,帶的整塊巨龍骨架也跟著左右搖擺,那架勢看起來好像是要活過來,遇水升天一般。

    “那……那是龍嗎?”小劉驚訝的有些結巴道。

    “這里被叫做龍冢,那自然就是龍。”趙老爹皺著眉頭說道。

    “可是……”小劉結結巴巴的說道。

    “沒什么可是的,時間不多了,我們得趕緊下去。”趙老爹一字一句的說道。

    可下到深淵里,這事兒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沒那么簡單了。

    古樹,是栽在一個巨大的米字型石臺之上。

    那石臺不知道是何人建造而成,更不知道它是什么時候被建成的,只是知道它橫跨了整個深淵,每一處石臺的顏色也不盡相同,八個石臺分別涂油八種不同的顏色,除了我們熟知的赤橙黃綠青藍紫之外,離著小劉他們最近的那個石臺是黑色。

    石臺很寬,大概可以同時跑三輛馬車,上面不規則的擺放著幾尊頭大身小,手持長槍的石雕,有的三個,有的五個,最多的擺了八個,最少的連一個都沒有。

    另外,每個石臺盡頭都對應著一個高大漆黑的鐵門,鐵門緊閉,不知道鐵門的另一頭通向什么地方。

    此外,在深淵石壁上爬滿暗紅色的藤蔓,這些藤蔓如成年男子小臂粗細,它們相互纏繞,盤根錯節,幾乎將整片深淵峭壁布滿。不僅在深淵的墻壁上,甚至在那些黑色的鐵鏈上也都纏滿了藤蔓。

    而這些藤蔓并非是憑空生長出來的,它們的源頭是那株似乎早已經石化了的古樹。

    古樹的樹干呈現漆黑的顏色,有的地方被人用大塊的青銅板給蓋上了,有的地方則早已開裂,此時正有一股股暗紅色的液體流出,就好像是一個受傷垂暮老者一般。

    可它的樹干雖然是黑色,但越往上顏色越淺,更奇怪的是,就在趙老爹說完時間不夠的時候,那株古樹竟然開始開起了一種淡藍色的花,而這深淵中耀眼的光芒也正是這些花所致。

    古樹藤蔓上的花朵起初很小,它只有巴掌大小,可只是幾個彈指的工夫,它們竟然長到了半米多長,而且更要命的是,那些詭異的花朵不止只開在那古樹頂端,它們越開越多,慢慢的整片深淵峭壁上都開出了那些詭異藍色的花朵。

    此外,那些花朵越開越大,花瓣的顏色也從淡藍色逐漸變成了白色,慢慢的花瓣經脈由純白變成了血一樣的鮮紅色。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