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修真小說 > 不聊齋 > 正文卷 第四百三十三章:文成
    “判官筆?”

    詹陽春是識貨之人,很快就認出了陳唐手中把持的毛筆,失聲叫道。叫出聲后,頓覺不妥。人家可正在秉筆寫文章,貿然一叫,會造成干擾,亂了思路。

    陳唐這篇《祭鬼文》不長,就十來行,他文思泉涌,寫得很快。書就擱筆,這才抬起頭來。

    詹陽春去看那文章,未看內容,第一時間便感受到一股奇特的氣息。

    “是文氣?不對,又像是陰氣……”

    道士心中琢磨不定,瞧著那桿筆,雙眸有炙熱之意。

    陳唐呵呵一笑:“這筆,昨晚陰司送的。”

    詹陽春干咳一聲:“如此你便是陽間城隍了。這一篇文章張貼出去,可比我們這些修士作法超度還要見效。”

    陳唐抹了一把汗:“但這樣的文章也不好寫,很是費神。”

    詹陽春道:“那是當然,天地之間,有得有失。”

    頓一頓,接著說道:“此筆陰氣纏繞,莫說把握于手上,便是擺放在近處,也會受到陰氣侵蝕,使得身體虧空。在使用方面,可要慎重。”

    等人之輩,根本用不了。

    對于這個,陳唐早已知曉:“陰司方面,已經向我陳述厲害了。”

    詹陽春疑問:“現在的陰司?”

    “此一時,彼一時,換了司命,換了態度。我想,不用太久,或許便能確立起一套井然的秩序來。”

    陳唐直言相告。

    “原來如此,那樣的話就好了,陰司穩定,陽間也就免去許多鬼怪禍端。”

    詹陽春沒有多問,這樣的事也容易理解。一如陽間,這潘州以前由閻之峰把持,那時候是個什么樣子,如今又是個什么樣子,相差得多了。

    又說了幾句話,道人便拿著祭文離開,要尋個適宜的地方張貼上去,祭奠全城鬼魂,算是蓋棺論定了。

    過得一陣,陳唐準備回內宅吃午飯,燕還丹來到。

    燕還丹瞧著精神還不錯,但臉頰明顯瘦削了一圈,眼睛都有點凹了下去。

    那天晚上,兩人闖入陰司與宋司命惡斗。燕還丹是當仁不讓的主力,出了莫大力氣,幾經兇險。

    陳唐看他的模樣,心里猜測到幾分,問道:“燕伯伯,你要走了?”

    燕還丹點頭道:“潘州事了,我得押送夏侯青上京,交給總部審訊。”

    這是公事。

    陳唐便道:“這樣的話,今天就在我這兒吃飯,喝酒,當是為你餞行。”

    “好。”

    燕還丹答應得干脆。

    陳唐進入內宅,告訴了蘇菱。蘇菱開始張羅,讓人殺雞宰鴨,又去買了幾斤牛羊肉回來,一個時辰后,滿滿一大桌酒菜就擺了上來。

    燕還丹見著,呵呵一笑:“多了。”

    陳唐道:“難得幾何?”

    于是兩人便坐下來,開始吃喝,蘇菱陪在邊上,問道:“干爹此去京城,莫不是要升官了?”

    陳唐道:“應該如此,平定潘州邪祟,乃是一大功勞。”

    依照程序,他作為潘州主官,要出一份文書,記錄整個過程,以及請功。這些東西,稍后他自會寫出來,交給燕還丹。

    燕還丹喝一口酒,搖搖頭:“我在九扇門中,官職已經升得很快了。”

    言下之意,為了平衡,上面或許有說法。

    陳唐呵呵一笑:“此等時世,當不拘一格,能者居之。對了,你從京城來,應知京城事,前些時日,一直想問你來著。”

    燕還丹放下酒杯:“我隸屬九扇門,主要負責各類邪祟事件,對于朝野之事,并無太多涉及,只有所耳聞。新皇大刀闊斧,要勵精圖治,著實受到不少阻力和壓力。”

    這些,陳唐都是知道的,也是各地戰亂的根源所在。上面要削兵權,各州府的大統領不甘心,是以擁兵自重,鬧出事來。

    燕還丹又道:“這潘州,在皇帝眼里頗為看重,要當做是一個突破口。”

    陳唐問:“所以,就讓我來?朝野上下,不乏能人,為何偏偏選我呢?”

    燕還丹一笑:“你應該也清楚,你只是一個選項,如果你不愿意來,自會選別人。當然,在其中,有人力薦你。”

    “胡家?”

    陳唐脫口而出。

    燕還丹點頭:“正是,你呀,估計被看上了。”

    蘇菱問:“看上是什么意思?”

    燕還丹哈哈笑道:“阿菱,那就是有人要跟你搶夫君了。”

    蘇菱面皮一紅,微微低頭下去,心里卻也不覺的有什么惱怒。這世界,士林階層,尤其是當官的,多兩個妻妾很是普遍,在觀念上早已習慣,不以為然。尤其她出身低微,與陳唐結合,稱得上是真正的糟糠之妻了,只要陳唐的恩愛在,地位便在,其他都是次要。只是腦海不禁勾勒出胡不喜的面容來,暗道:此女性子好生刁蠻精怪,不矜哥娶了她,難免吃苦頭……

    她倒是不知還有一個胡不悔。

    陳唐嘴一撇:“沒有的事。”

    燕還丹目光閃動:“其實這是好事,這胡家來歷神秘,乃是一大世家,勢力深厚。而且,你既然當了這潘州巡撫,也就等于站隊了。”

    陳唐一聳肩:“燕伯伯,你都說人家是世家,傳承千百年,不知多少規矩,哪里那么好接觸相處的。我回潘州,承了人情,卻也不是賣身,各取所需,有利于社稷罷了。”

    燕還丹道:“有此清醒認識,倒是不錯。以前咱家闖蕩,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不在江湖,也是如此。主要是能做出無愧于心的選擇,就足夠了。其他的,管得了那么多?不過話說回來,你平定了潘州,真正當上了巡撫,我估計不錯的話,是過了第一道考驗,往后可能有著更棘手的事。”

    陳唐淡然道:“不外乎水來土掩兵來將擋而已。”

    燕還丹打量著他:“嘖嘖,你現在的修為,已經進入了境界,假以時日,便能走到我前面去了。所以說這修煉一途,實在沒有多少道理可講。”

    陳唐笑道:“只是走了捷徑。”

    燕還丹把眼一瞪:“誰不想走捷徑?別得了便宜賣乖,這是你的際遇造化,不受反會遭禍。”

    陳唐忙道:“好好,我們不說這個了,喝酒罷。你我各有職務,此番一別,下一次一起喝酒不知要多久了。”

    “好,干了!”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