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小說 > 全球高武 > 第五十三章 武者必爭!
    晚上。

    因為是4人間,方平沒再修煉《淬煉法》,趁著空閑站了一會樁。

    休息的時候,幾人將兩張床挪到了一起,當成通鋪來睡。

    難得有這樣的體驗,除了方平有過這樣的體驗之外,其他人都是高中生,還未經歷過大學的宿舍待遇。

    這個夜晚,方平沒說多少話,其他幾人倒是聊了很長時間。

    ……

    5月1號。

    一早上起來,氣氛就格外的緊張。

    房間外,學生們來來回回走動,有老師挨個房間開始敲門。

    “都快點起床,樓下集合!”

    “拿好身份證、準考證!”

    “準備丹藥的,現在開始服用!”

    “……”

    伴隨著一聲聲呼喝,學生們紛紛開始下樓。

    方平幾人也早就起床了,不等老師來敲門,幾人就出了房間。

    幾人剛出門,就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哭泣,“我生病了,氣血下滑的厲害……”

    “爸,媽,我對不起你們……”

    哭泣聲隔著老遠傳來,已經有老師開始過去安撫。

    體檢之前生病,對于武科考生而言,這是最大的打擊。

    人一生病,氣血下滑,原本就在踩線的標準上掙扎。

    這時候,一次生病,幾乎徹底斷絕了考生的希望。

    這比高考缺考還要殘酷,武科考生,靡費太大!

    耽誤一年,有的家庭本就艱難,根本無法支撐復讀,只能選擇放棄。

    幾人聽的心有戚戚,吳志豪輕嘆道:“這時候生病……還真是……”

    他也不知道如何去說,除了同情,也沒別的辦法。

    集合的命令還在不斷傳達,幾人回頭看了一眼,哭泣聲依舊沒有停息。

    這時候,他們也顧不上去看看情況,隨著其他人一起下樓。

    ……

    樓下。

    隨著學生們下樓,各個高中的老師紛紛拿著喇叭呼喝。

    “一中的,來這邊列隊!”

    “二中的來這邊!”

    “五中的集合!”

    “……”

    方平幾人走到一中集合點,片刻后,帶隊老師開始點名。

    點名的時候,差了一人。

    老師沒說什么,人群中卻是有人憐憫道:“(8)班的肖亮沒來,聽說發燒的厲害……”

    “剛剛哭的是肖亮?真可惜,他氣血剛好110卡,希望很大的。”

    “誰說不是,這下好了,今年是沒戲了。”

    “以后都沒戲了,現在一年錄取線比一年高,肖亮家條件又不是太好……”

    學生們低聲議論著,帶隊老師大聲喊道:“都安靜!”

    “同學們,武科考正式開始了!”

    “是否上武大,是我們人生第一道分水嶺!

    但是你們要記住,這不是最后一道!”

    “待會體檢,我們竭盡全力,過關了,值得欣喜!

    沒過關,也不要放棄!

    你們還年輕,還有希望,還有未來!

    上不了武大,我們上培訓班,上不了培訓班,我們可以從軍……

    哪怕都不行,我們還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武道之路,不止武大一條。

    畢業了,我們可以加入大集團,工作努力,業績優秀,集團也可以培養你成為武者!

    未來的路很長……”

    老師們開始給學生灌心靈雞湯,對成年人未必有效果,對這些稚嫩的學生來說,效果還是有的。

    幾分鐘后,帶隊老師停下了講話。

    酒店外,譚振平不知何時出現在眾人后方。

    “同學們,這次體檢地點就在300米外的瑞陽第一體檢點,現在,大家列隊,跟我一起走!”

    譚振平并未用喇叭,也未聲嘶力竭,可喊話聲依舊在一千多學生耳中傳開。

    這就是武者的實力!

    強大的氣血之力,從譚振平身上勃發,哪怕其他人感覺沒方平敏銳,這時候也能感受到喊話人的強大。

    ……

    眾人正朝著第一體檢點走去。

    譚家兄弟忽然出現在方平面前,接著就二話不說,拉著方平就往前走。

    方平無語,郁悶道:“你們干嘛呢?”

    “有事找你!”

    譚昊說話的工夫,已經拉著方平走到了前列。

    此刻,人群前方,譚振平停了下來,正在一旁站著。

    在譚振平身邊,還有幾位學生。

    一中的周斌、陳杰,這兩人方平雖然不熟悉,可見過人,面熟。

    另外還有兩人,一男一女,應該是別的學校的,方平不太熟悉。

    等方平過來了,譚振平也和幾人交代結束。

    周斌幾人看了一眼被譚家兄弟拉來的方平,也沒交流,點點頭就進入了學生隊伍中。

    他們一走,譚振平身邊就剩下了譚家兄弟和方平。

    看了方平一眼,譚振平笑道:“方平同學,你氣血應該在130卡以上吧?”

    “我去!”

    說這話的是譚昊,他雖然知道方平氣血不低,可昨天他老子也沒說方平氣血130卡以上啊!

    方平也不否認,點了點頭。

    譚振平見狀再次笑道:“那就好,有件事,我想和方平同學你談談。”

    “譚叔叔您說。”

    “瑞陽市總共有5縣3區1市,陽城市作為縣級市,在瑞陽下轄的行政機構當中,也是名列前茅的。

    不過陽城也就比5縣稍微強點,比瑞陽的幾個區要差點。

    每年的武科考,達標學生多少,考上武大學生多少……

    教育考核,是重中之重,也是硬性指標!”

    譚振平簡單介紹了幾句,總結過來就是,瑞陽內部,也有很大的競爭。

    各地的教育考核指標,是重點。

    yc縣級市這個牌子,有不少人惦記著。

    一旦連續幾年被人壓下去,尤其是5縣壓下去,接下來會不會被人取代,也是難說的事。

    當然,這些斗爭,和方平關系不大。

    譚振平來找方平的目的就一個。

    “這次體檢,我們和興溪縣、安平區分在了一個體檢點。

    興溪縣在5縣當中,經濟、教育實力都是最強的。

    安平區更是如此,因為瑞陽一中就在安平區境內,由安平區負責。

    這次考點抽取,抽的不是太好。”

    見方平有些疑惑,譚振平搖頭道:“你可能知道,情緒對學生們氣血的發揮有很大影響。

    你身邊都是比你差的,那你信心滿滿,檢測結果可能會出乎你的預料。

    可你身邊的人都比你強,你信心遭受打擊,緊張不安,這樣的情況,是無法發揮出應該有的水平的。”

    這和王金洋說的情緒爆發是一個道理,方平了然,點了點頭。

    “瑞陽一中,興溪一中都有好苗子,而且這兩邊,對我們陽城態度都不是太好。

    陽城高半格的行政級別,他們可是惦記不少年了。

    一個地級市,不可能有兩個縣級市,起碼對瑞陽來說是如此。

    所以,待會我希望你能在考核之前,全力爆發氣血,壓過這一縣一區的學生。

    周斌他們我剛剛也囑咐了,可他們氣血畢竟不太高,就算爆發,效果也有限。

    可你不同,你爆發的話,是可以被人感知到的……”

    譚振平的話,方平理解了。

    可方平卻是有些皺眉,爆發氣血,壓制別的學生,讓他們緊張失落。

    說實話,干這事有些不地道。

    仿佛看出了方平的心思,譚振平淡笑道:“武者,在于敢爭!必爭!

    同情你的對手,同情弱者,這不是武者的風格!

    何況,強者恒強!

    如果受到你氣血爆發影響,發揮不出最大的實力,這樣的人,武科本來就沒希望。

    你覺得,吳志豪、譚昊這些人,會因為你的影響,而無法發揮實力嗎?

    真要如此,隨便找個武者爆發一下氣血,那學生們都別考核了。

    這么做,只是為了讓陽城這邊的學生增強一下自信心而已。

    畢竟對很多人而言,瑞陽一中的學生很強,一旦形成這種想法,待會都會受到影響的。”

    方平微微有些糾結,譚振平卻是有些失望道:“畏畏縮縮,能爭而不爭,方平同學,非是我激將你。

    一旦你形成這樣的風格,謹小慎微,瞻前顧后,未來的武道路會很難走!

    年輕的你,需要展示自己的能力和實力,而不是藏著掩著!

    你在擔心什么?

    擔心暴露了你的實力,還是擔心有人會不滿?”

    譚振平搖頭道:“那你就錯了,越是有用的人,越是會被人重視!

    你和南江武大的王金洋有關聯,并不是秘密。

    所以你完全沒必要有任何顧慮……”

    方平干笑一聲,他其實還真沒什么顧慮,老王都已經說背鍋了。

    他猶豫,一方面是覺得有些不地道,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別的。

    想了想,方平微微有些尷尬道:“譚叔叔,我不是顧慮這些。

    我是……我是想著,考核之前爆發,氣血消耗。

    等到考核的時候,那我……”

    譚振平愣了一下,接著就失笑道:“對,我倒是忘了這事。

    放心,市里面會補償你的。

    待會你氣血爆發之后,我會補償你一顆氣血丹,這不是我個人給你的,而是陽城補償你的。”

    “氣血丹!”

    譚昊一聽這話,頓時委屈道:“爸,你不是說血氣丸嗎?”

    譚振平瞥了他一眼,傻兒子!

    周斌他們拿的補償是補氣丸,你們倆個兔崽子,我帶著私心給了血氣丸。

    方平能一樣嗎?

    不說他氣血強大,武者在即,就說王金洋的關系,讓他爆發氣血,補償一顆氣血丹是必須的。

    真要能壓過了安平區和興溪縣,讓他們今年過考核的人少一些。

    陽城這邊稍微多幾個,那就是陽城最大的成功!

    不需要我太強,別人比我更弱就行。

    比強很難,比爛大家都會。

    有方平這樣的資源,干嘛不用。

    到時候陽城這邊表現的好,回去申請一下,那就不是4顆補氣丸、2顆血氣丸、1顆氣血丹了。

    稍微改改,變成7顆氣血丹也不是不可能。

    當然,前提是的確比兩邊成績要好。

    譚振平的小九九,方平雖然不清楚,可這些和他無關,他也不是太關心。

    一聽到補償一顆氣血丹,再想到最近財富值消耗許多,現金也越來越少。

    方平頓時沒了顧慮,點頭道:“好,譚叔叔,我待會盡力!”

    譚振平臉上露出笑意,開口道:“這才是武者的作風!

    方平,譚叔老了,你還年輕,大家不一樣。

    年輕人,就該斗志昂揚,舍我其誰!

    等你進了武大,你就會發現,一味的低調,那只會讓你步步落后。

    唯有爭!

    必爭,敢爭,能爭!

    爭輸了沒關系,爭贏了你才可以走的更遠,就怕你不敢!”

    最后幾句話,倒是讓方平有所感觸。

    這話,不是譚振平一個人在說,書上在說,王金洋在說。

    現實也告訴方平,要爭!

    連小馬哥都在爭,為此不惜和泰姆交戰,這種爭,體現的淋漓盡致。

    </br>

    </br>

    </br>

    </br>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