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小說 > 全球高武 > 第八十八章 四大學院
    接下來的幾天,方平東奔西跑。

    談店面租賃,談辦公室租賃。

    堪堪30平米的小門店,也不是沿街的商業好地段,房東開價就是9000一個月,一次性繳納全年租金,便宜一些,要10萬一年。

    方平計劃籌備5個配送點,這就要50萬的開銷。

    辦公室的租金也貴,方平挑中的是距離魔都武大不遠的一棟老舊商業樓。

    地段也是不太好的那種,方平也不追求地段。

    200平的辦公室,3元/㎡天,一個月租金一萬八,年交也便宜一些,20萬一年。

    租金方面,方平在拿出了“臨時武道證”之后,各家稍微優惠了一點,年交也改成了半年一交,可半年下來也要30萬。

    幾家也都給了一個免租期,用以裝修,到9月1號正式收費。

    裝修方面,方平沒準備怎么裝修,買點貨架,買些電腦,重新弄一下線路,再購買一些物料。

    以加盟的借口,問了一下幾家大公司的情況,加在一起開銷也要20萬的樣子。

    弄下來,光是門店和物料費用就是50萬朝上。

    而想要盡快開業,招人讓人自帶車輛是不行的,還得自己購置車輛。

    50輛車,便宜一些,也有小20萬了。

    其他每個月的水電費、電話費、燃油費、工資加在一起也超過了30萬一個月。

    再加上注冊費、開業費、宣傳費,開銷也是大幾萬。

    還得預備一些流動資金。

    ……

    等到8月15號,方平把前期的東西弄好,以及預留了一些資金備用,算上未來一個月的工資和開銷,總共花費已經高達110萬!

    這還是他頻頻動用自己那張“臨時武道證”的成果。

    同樣,也是沒有加盟費的結果。

    以他的情況,加盟費起碼也得好幾十萬一年。

    沒有加盟費,方平倒是可以節省一些。

    可省了這筆錢,方平就要面臨一個麻煩。

    如果選擇加盟,以承包片區的方式,他可以直接接手現有的品牌體系,進行接送單。

    可沒有加盟,雖然暫時也沒人找他麻煩,可市場全靠自己開拓。

    能不能接到業務,能不能打開知名度,那全得靠他自己才行。

    一旦兩個月內做不到收支平衡,方平手上剩下的那點錢,就會告罄,進入破產階段。

    除去備用的資金,方平還留下了50萬,哪怕他自己不用,也就能維持兩三個月的開銷。

    實際上會更少,因為他還準備搭建網站,也許到了10月份,他就要破產。

    ……

    這天,方平再次疲憊歸來。

    李承澤正在大廳和人說話,一看到方平,連忙滿臉堆笑地小跑過來,問候道:“方先生回來了。”

    “需要現在安排晚餐嗎?”

    方平入住賓館半個月,李承澤也拍了半個月的馬屁,態度從始至終都這么熱情。

    哪怕他在方平這一毛錢沒賺到。

    實際上,魔武賓館也不以賺錢為主,能維持自身的開支就行。

    方平看了他一眼,李承澤是他來魔都之后,認識的第一個具備一些管理才能的人。

    而且李承澤做事八面玲瓏,他一個客房部經理,混的風生水起,連酒店經理都有些比不上,能耐還是有些的。

    這幾天,方平正在為管理的事頭疼。

    現在還沒招人,等招了人,光是培訓、入職這些工作,就能讓他崩潰。

    現在看到李承澤,方平心中微動,想了想才道:“李經理要是不忙的話,待會一起吃頓飯聊幾句如何?”一聽方平要和他一起吃飯,李承澤頓時大喜過望。

    拍了半個月的馬屁,可惜方平早出晚歸,遇到的次數不多。

    現在方平請吃飯,顯然,堅持不懈的努力還是有成果的。

    ……

    半小時后,三樓餐廳。

    李承澤早早就到了,方平一到,李承澤急忙幫著拉開椅子,笑容滿面道:“方先生請坐,剛剛我去餐飲部看了一下,新到了一批新鮮海鮮,方先生待會嘗嘗看合不合胃口……”

    “客氣了。”

    方平道了聲謝,也沒拒絕李承澤的殷勤,在他的服侍下坐了下來。

    “李經理也坐吧,這半個月來是我給你們添麻煩了。”

    “不麻煩不麻煩,這是我們應該做的,魔武賓館本來就是為方先生您這些人服務的……”

    李承澤連忙示意應該的,接著才小心翼翼地坐了下來。

    方平也不急著說正事,任由李承澤打開話題,聊一些無關時政的風聞趣事。

    “魔武這邊,每年開學最熱鬧的,就是新生入校的時候。

    您剛來魔都,可能不是太清楚。

    我們這些人倒是見過不少次,武大的新生入校,和普通大學可不一樣。

    您應該也知道,武大的學生錄取的時候是不分學院,不分班級,也不分導師的……”

    方平點點頭道:“我也是剛知道不久,才知道武大也分學院。”

    之前那位秦鳳青,就是兵器學院的,聽名字就知道意思。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李承澤笑道:“為什么不提前分配?

    因為武大的學生都很年輕,一個暑假過去,可能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有些學生,只是堪堪達到魔武標準,不會樁功,不會《淬煉法》,更不可能修煉戰法。

    而有的學生,已經是武者了。

    這些學生自然不能放在一起學習,因材施教,這才是魔武的風格。

    幾個月的時間,足夠發生很大的變化,提前定了下來,有些原本只有130卡氣血的學生,說不定幾個月下來都有可能成為武者。

    所以只有等開學的時候,才會進行一次集體的水平測試。

    該去哪個學院,哪個班級,跟隨哪位導師修煉,都會在這時候確定。”

    方平聽音知意,輕笑道:“你的意思是說,分配的時候,會有一些不同之處?”

    “那是肯定的,武者學生和普通學生能一樣嗎?”

    李承澤又笑道:“當然,您這樣的二次淬骨準武者,比一般的武者學生更受歡迎。”

    “方先生,這個您可不能忽視。

    分配到哪個學院,哪個班級,以及跟隨哪位導師,差距很大的。”

    李承澤正色道:“魔都武大的學院不多,總共有四個學院。

    兵器學院、戰術指導學院、制造學院以及文科學院。”

    方平微微詫異道:“這樣分的嗎?我還以為……”

    他沒說,李承澤卻是了然道:“您是說不用兵器的武者吧?武者用不用兵器,其實差別不大,看個人意愿。

    這些以實戰為主的學生,一般都會選擇兵器學院,說是兵器學院,其實你學不學冷兵器都一樣。

    兵器學院的學生,都是實戰為主。

    而戰術指導其實也很容易理解,這些學生,有的會從軍從政,都需要具備一定的指導能力。

    制造學院,說的是和武者相關的制造領域,制造丹藥、制造兵器甚至功法的改良也都是制造學院的主要學科。

    而文科學院……”

    李承澤頓了頓道:“畢竟不是每個人都適合于實戰,魔武也不強求,有些學生,只是單純的希望提升品級,獲得一定的特權。

    這些人,可能會選擇文科學院,以后大多數會進入企業或者政界,成為文職從業者。”

    李承澤說這話,讓方平想到了不少人,包括金克明這些人。

    很快,李承澤又解釋道:“文科學院也是魔武最差的一個學院,資源分配很少,導師實力不強。

    而且說是不以實戰為主,可戰法是必修課程,比社會武者還是要強一大截的。

    只是相比于兵器學院這些真正經歷過血腥的武者,要差很多。

    而兵器學院,在魔武,也是資源分配最多,導師實力最強的一個學院。

    哪怕有些人真的懼怕實戰,也會想進兵器學院……

    所以,這就導致了開學的時候,學院班級的分配,會成為一大熱點。”

    “按照實力來分配?”方平問了一句。

    李承澤點頭道:“是的,不看氣血,不看過往成績。

    進入魔武,以實力為主。

    開學的時候,魔武學院內部有一棟建筑叫實訓大樓。

    到時候,實訓大樓會開啟四層,每層容納400人,一層代表一個學院,你想去哪個學院,到那個樓層就行。

    學生們進入之后,大樓封閉,一個小時后開啟,誰留在哪層,那就是哪個學院的學生。”

    “這么粗暴?”

    方平有些目瞪口呆,忍不住問道:“這么說,為了搶樓層,可能會動手?”

    李承澤干笑道:“是有的,當然,也可以爆發氣血震懾別人。

    不過很多人氣血不高,結果都往兵器學院跑,每年大樓開啟,都有不少學生鼻青臉腫的……”

    “這有些不太公平吧?”

    方平再次問了一句,門一關,1000多號人在里面,哪怕像方平這種具備實戰能力的學生,也有可能被圍攻。

    李承澤則是不太贊同,笑著解釋道:“其實還是相對公平的,能進魔武的都是聰明人。

    真要具備實力,也不會有人故意挑釁您,400個名額,沒必要爭的你死我活。

    而且大家來自天南海北,真要有人能在剛入學就組織一個團隊,這也是實力的體現。

    對這種學生,學校也會青睞。

    他們進入戰術指導學院的可能性更高一些,戰術指導學院也不比兵器學院差。”

    作為魔都武大的下屬企業,李承澤經常接待一些學生家長,距離學校又近,出入學校都是允許的。

    所以對魔都武大的了解很多,起碼比方平多。

    原本方平只是準備和他聊聊,打開話題。

    現在方平卻是起了興趣,不急著說挖人的事,而是詢問起了學校內部的事。

    分學院,是開學的最大事件。

    之后就是班級的分配,以及導師的分配。

    武科和文科不同,一位文科教師,可以教導幾百人,一位武科導師,多的能帶十幾二十個。

    少的話,一個導師只能帶五六人。

    而且武大的導師實力不同,四品起步,也有六品的導師。

    基礎教導,導師的實力強大與否影響并不是太大,可實力強大的導師,擁有的資源卻是很多。

    他們可能在外經營企業,可能擁有一些非同一般的人脈。

    可以讓你有額外的,安全的掙錢方法,甚至看你順眼,給你一些贈禮投資,那都是可能性很大的。

    六品的導師,他結交的朋友,也許是各地總督大員,也有可能是跨國集團的總裁……

    而四品的導師,就很難接觸到那個層次。

    跟隨什么樣的導師,大家起步也許一樣,學校配給也一樣,可私底下決不一樣。

    而這一切,也會在開學的時候進行挑選。

    導師選自己要帶的學生,學生也選擇自己想要跟的導師,這和文科大學研究生、博士生報考有些類似。

    你的導師是世界知名的教授博導,和普通的教授,那差別不是一般的大。

    前者學校政府搶著送錢給你做項目,后者申請一點研發資金能愁白了頭。

    武大也一樣,或者說整個社會都這樣。

    導師們體現他們的價值,學生也要體現出自己的能力和價值。

    ……

    和李承澤談了很久,方平總結道:“也就是說,要進兵器學院,選最好的班級,挑最強的導師,是這個意思吧?”

    李承澤連忙笑道:“方先生總結的很正確,不過方先生要是對指揮團隊有興趣,戰術學院也可以選擇。

    制造學院聽起來很不錯,可涉及的都是壟斷產業,這不是個別學生可以打破的。

    他們一般情況下會進入這些企業工作,算是國企的預備役。”

    方平原本對制造學院還是有點興趣的,丹藥暴利,他早就感受到了。

    不過他也知道,沒那么便宜的事,果然,李承澤的話證實了這一點。

    涉及武者制造的產業,幾乎都是壟斷產業,制造學院的學生畢業了,可以進入工作,算是旱澇保收的那種。

    可光是給人打工,方平就沒太大的興趣。

    文科學院不用提,戰術指導學院,方平想了想,這比較適用于政府機構,他興趣不是太大。

    一盤算,兵器學院也就成了唯一的選擇。

    心里有了明確方向,方平也不再問這些,而是醞釀了一下,準備談挖墻腳的事。

    </br>

    </br>

    </br>

    </br>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