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小說 > 全球高武 > 第498章 這是個比浪的時代(萬更求訂閱)
    “大人,小人知道的都說了……”

    鳶尾城外,烏蘇求饒,此刻還是有些發懵。

    這些人的問題,有些不正常。

    可這些人,不像是復生之地的人,他好歹也是五品武者,又和復生之地的武者接觸過很久,自認不會認錯人的。

    方平笑瞇瞇道:“看什么看,我們是禁區妖命一脈的人,妖植一脈想在界域之地拿到好處,也要問問我們答不答應!”

    這話一出,烏蘇瞳孔劇縮!

    妖命一脈的人!

    是的……之前來的那些禁區強者,都是妖植一脈的強者。

    現在妖命一脈也來人了,難怪!

    就在烏蘇震撼的時候,方平又笑道:“薔薇城也是我們毀的,妖植一脈好大的膽子,竟敢私吞界域之地的好處,毀了薔薇城,只是小小的警告罷了……”

    烏蘇瞳孔再縮!

    方平又道:“我們的八位王者,已經前往界域之地,圍殺妖植一脈的混蛋了!”

    烏蘇眼睛都快瞪成死魚眼了,瞳孔也快縮沒了!

    然后沒得縮了,方平一掌擊碎了他的五臟六腑,死了個徹底。

    秦鳳青見狀沒好氣道:“你這惡趣味,能不能改改?”

    這家伙真的有點不良愛好,每次都是讓人在震撼的謊言中死去。

    都死了,還不給人安生,良心簡直黑的沒邊了。

    方平笑瞇瞇道:“得防著人家死而復生啊,這樣一來,就算真的復生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多保險。”

    說著,方平看向王金洋道:“禁區的人,離開這里也才兩個月,按照他的說法,禁區的人,路過一城,還會滯留幾天,真正抵達界域之地也沒多久。

    他也說了,并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還活著,也許張老師沒事呢?”

    王金洋輕嘆一聲,遙看西方,半晌才道:“從這到界域之地,還有接近3000里地界,路過三座王城,附屬城池無數,還要路過一座禁地……”

    太遠了,也太危險了!

    何況,就算去了又如何?

    按照烏蘇的說法,禁區這次來了三位九品強者,七八品的也有五人,那是一支八人的高品隊伍。

    第二批押送人員過去的,是薔薇城一位統領強者帶隊,路過其他幾城,也有其他城池的統領一起護送,起碼也有三四人,而這,只是為了安全抵達界域之地。

    第三批,薔薇城雖然沒有統領過去,可其他幾城也派了統領護送。

    因為去界域之地,很危險,不單單是界域之地的危險,還有路途上的。

    此刻,界域之地,禁區和王城的高品強者,恐怕有十多人。

    這么多強者在,張清南在那又如何,活著又如何?

    難道還能在這些人手中奪人?

    為了找張清南,陷大家于險地,之前在王城就已經萬分危險了,現在去更危險的界域之地,王金洋輕吐一口氣道:“算了,不找了。”

    他放棄了。

    雖然不想放棄,可現在的局勢,逼的他不得不放棄。

    他剛說完,秦鳳青一臉正色道:“那怎么行,我們既然來了,而且還知道了張老師的行蹤,就這么放棄了,豈不是陷我們于不義?老王,哪怕方平不去,我也陪你去!”

    王金洋苦笑道:“算了,另外你別打著幫我找老師的幌子說這些,這個人情我不收。”

    這家伙,一心想要作死,這人情他受不起。

    秦鳳青無語,看向李寒松道:“鐵頭,你怎么說?”

    李寒松悶悶道:“聽方平的吧,我們就算想去,也沒辦法過去。”

    沒有方平幫著收斂氣息,他們恐怕還沒到界域之地,就要被地窟武者追殺的上天無路了。

    在多座王城的包圍下,遇到了人類武者,地窟武者還會放手?

    方平摸著下巴,沉吟道:“這一路上,的確很危險,幾千里地呢。不過……”

    方平咬咬牙道:“王哥,既然這次的目的是為了張老師……要是真死在了界域之地,好歹幫著落葉歸根吧。

    到時候看情況決定,要是沒機會,那就放棄救援。

    有機會的話……可以嘗試一下。

    你們別忘了,我們也有人在那邊!”

    “你是說……”

    “鎮星城的人!”

    方平凝眉道:“鎮星城這次來地窟,就是為了去界域之地,迎回楊家老祖的遺骸。而禁區來人,我猜測,可能也是為了絕巔的遺骸。

    鎮星城有老祖在鎮守御海山,我不信他們一點把握都沒,就去界域之地和對方爭奪。

    顯然,他們還是有些把握的。

    既然如此,那就是我們的機會。

    不能指望鎮星城的家伙救張老師,這些家伙為了絕巔的遺骸,連大戰都有可能不參與,別說幾個被俘的中低品武者了。

    至于禁區的人為何要帶張老師他們去界域之地……”

    方平想了想,忽然道:“你們說,會不會是為了探路之類的?又或者人類的絕巔遺骸,可能必須人類才能去接觸,遇到了禁區的人會反擊什么的?

    當然,猜測這些沒什么用,我的意思是,要是這樣的話,他們就不會故意屠殺人類武者。

    除非人類武者自己遭遇危機死去……”

    王金洋沉聲道:“方平,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我個人的私心,如果你因為之前陽城一事想還我人情,其實在進入天南地窟的那一刻,這個人情已經還完了。”

    方平笑呵呵道:“其實也不全是,我也想去界域之地看看。我想看看,界域之地到底存在什么,讓這些九品甚至絕巔都念念不忘?

    之前說界域之地是真正的仙界,好東西無數,這次進地窟,咱們也沒弄到什么好東西。

    既然來了,那可不能空手而歸。

    當然……”

    方平看向秦鳳青和李寒松道:“你們倆就別去了,太危險了。”

    秦鳳青干咳一聲道:“我不怕危險,我這個人很仗義的。”

    方平無語道:“誰管你危險不危險,我是說,你去了,會拖累我們的。兩個人比四個人目標要小的多,危險也相對小一些。”

    “別啊,方平,帶我一起吧……”

    方平皺眉道:“沒跟你開玩笑,是真的要危險的多!只要離開我1000米,我就沒辦法幫你們遮掩氣息,一旦暴露,你們幾乎必死無疑。

    人少了還好點,人多了,哪能保證時時刻刻都在一起。”

    李寒松聞言道:“那我就不去了,你說的也對,我們去了,用處也不大。我才五品境,界域之地連高品都危機重重,去了也是拖累。”

    秦鳳青沉默片刻,咕噥道:“這么說,你打定主意不帶我去了?”

    “不錯!”

    “嫌我實力太弱,拖累了你?”

    “對。”

    “你倒是干脆,就不能說的好聽點?”

    “我實話實說,再說了,你臉皮厚,我不說的干脆點,你這家伙死纏爛打也麻煩。”

    秦鳳青低罵一聲,想了想道:“那我不跟你一起,你先給我一點高品能源石,不會一點都沒剩下吧?”

    方平也不廢話,掏出幾塊高品能源石丟給了他。

    秦鳳青又道:“再給我一點丹藥,療傷的那種,有生命精華更好。”

    方平懶得理他,想了想,丟個一瓶療傷丹藥給他。

    秦鳳青見狀又道:“那個……要不再給我點……”

    “滾!”

    秦鳳青撇撇嘴,不給就不給,罵人干嘛,再說我還有30億存在你那呢。

    方平也不再說,看向王金洋道:“王哥,那就咱們倆一起去。”

    王金洋沉吟道:“我去的話……”

    他想說自己去,會不會也是拖累。

    可他要是不去,讓方平一個人去,那就更不合適了。

    方平也知道他在想什么,笑呵呵道:“王哥,你去還是有必要的,真到了關鍵時刻,比如我重傷垂死了……你在,我有把握一點。”

    這話一出,王金洋哭笑不得。

    他懂了!

    真受了重傷,他在,也可以讓自己受傷,復蘇一些不滅物質,救命用。

    如此一來,也不至于因為受傷太重,連逃跑之力都沒。

    想到這,王金洋點點頭道:“好,我們一起去,真要遇到了緊急情況,你保命為主。老師和你素不相識,你沒必要為了這事,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方平笑呵呵道:“你不說我也會這么做,我還沒這么偉大,真要遇到了危險,別說張老師……王哥,咱倆也是各謀生路,你可別怪我大難臨頭丟了你。”

    “那不會……”

    兩人說好了這些,王金洋看向秦鳳青二人道:“這次也麻煩你們兩位了,現在我和方平一起去,你們等天黑,回天南那邊吧。

    這次我王金洋活著回來了,下次有需要,隨時找我!”

    “自家兄弟,就別說這些了,一路小心!”

    “會的。”

    “……”

    秦鳳青一直沒開口,直到兩人快要動身了,秦鳳青這才咕噥道:“瑪德,還真不帶我去!真想坑死你們算了!”

    說歸說,秦鳳青還是開口道:“去了界域之地別打洞,界域之地好像有什么封禁之界。就是一個保護殼,將界域之地和地窟隔離開了。

    你要是打洞,地下也有封禁之界,很容易被反擊擊殺。

    想過封禁之界……算了,其實我也不知道怎么過去,你們可以找找鎮星城的人試試,他們好像知道怎么過去。

    過了封禁之界,才算是進入了界域之地。

    方平,你撈了好處,記得分我一點!”

    方平一臉無語,郁悶道:“合著你還想藏著不說,坑死我?”

    “一開始是我說要去,你又沒說要去,我告訴你干嘛。”

    “還有別的秘密嗎?”

    “有啊,不過不告訴你,蔣胖子跟我說了一處絕密之地,好處多的不得了……”

    方平一臉鄙夷,這話鬼才信!

    蔣超知道界域之地的絕密之地?那才有鬼了!

    沒再廢話,方平看向兩人道:“注意安全,秦鳳青,別浪了,早點回天南城,然后會地面,聽到了沒?”

    “知道知道,老子又不是孩子!”

    秦鳳青一臉的不耐煩,擺了擺手,懶得搭理他。

    方平也不多說,和王金洋開始向西走去。

    等他們走了一會,秦鳳青再次低罵一聲,“真他么不帶老子一起!居然被嫌棄了!”

    李寒松笑呵呵道:“我也一樣,再說你本來實力就差勁。”

    “你知道個屁!”

    秦鳳青罵罵咧咧道:“我秦鳳青縱橫地窟這么多年,只有我嫌棄別人的份,這次居然被人當拖累了,開什么玩笑!”

    說罷,秦鳳青看向他道:“你想回去吧,我再轉轉……”

    “嗯?”

    李寒松看著他,詫異道:“你還要去搶東西?現在亂的很,沒有方平……”

    “沒方平怎么了?”

    秦鳳青不以為然道:“他還沒進魔武的時候,老子就在地窟縱橫,沒他還不能活了?鐵頭,你以為我是你這種溫室的花朵?

    老子三品境,地窟就是任我橫行,別說現在都五品了!

    少廢話,我走了……”

    “你去哪!”

    “你管我去哪!”

    李寒松看他邁步就走,臉色微變,開口道:“你別亂來……”

    “別煩我,也別跟著我!”

    “秦鳳青!”

    李寒松急忙跟上,正色道:“你到底想去哪?這里是去禁忌海的方向……難道你想……你想走禁忌海去界域之地?”

    想到這,李寒松臉色大變,低喝道:“禁忌海邊緣,看似平靜,卻是最為危險!哪怕高品強者,也不敢隨意走禁忌海邊緣,就算走,也是走一段而已……”

    “鎮星城的人走的就是禁忌海邊緣,危險都被清除了。”

    “你瘋了,你真要一個人去界域之地!”

    李寒松呆住了,他剛剛試探一說罷了,沒想到秦鳳青居然真的打的這個主意。

    秦鳳青邊走邊道:“富貴險中求!老子這次進來,本就是為了界域之地,只有去了界域之地,才有希望短時間內進入宗師境,要不然,就我這資質,就算能源石當果子吃,也得十來年以上了。

    十來年……就現在這情況,黃花菜都涼了!

    方平不帶我去,我自己又不是沒長腿……”

    “太危險了。”

    “地窟哪里不危險?你就敢保證,現在回天南城,路上不會遇到一個高品,隨手把我給咔擦了?進了地窟,本就是在賭命,那我就賭收獲更大的地方!”

    李寒松無言以對,眼睜睜地看著越走越遠。

    就在秦鳳青走的快要沒影的時候,李寒松忽然追了過去,咬牙道:“我陪你一起!”

    秦鳳青側頭看了他一眼,嗤笑道:“傻叉吧?你是遠古強者復生,注定的前途無限,你跟我不一樣!老子爛命一條,就是個賭徒!

    你也要跟我一起?

    賭命?

    你注定會成為宗師,金骨復蘇,也許很快八品,你想賭什么?

    賭從三年成宗師,變成一年成宗師?

    我賭的起,因為老子還真未必有希望成宗師,你賭,這可不是太劃算。”

    李寒松沉聲道:“你秦鳳青既然敢,我為什么不敢?什么注定宗師,我李寒松自認不比任何人弱,也不比任何人缺乏膽魄!

    你才五品中段,我即將六品,你敢,難道我不敢?

    更何況……以前你跑的比我快,現在你跑的可沒我快,我剛跑贏了七品妖獸!

    還有,方平帶著王金洋當救命丹藥用,你別忘了,老子可是也有不滅物質的!”

    秦鳳青看了他一會,忽然瞇眼笑道:“鐵頭,你確定要跟我一起?”

    “當然!”

    “死了可就一切都沒了!”

    “武者本就在死亡邊緣游走!”

    “好!”

    秦鳳青陡然豪情大發,笑道:“那咱倆這次就干次大的!他方平居然敢嫌棄我們,還當我們是累贅!咱們回頭直接掃蕩了界域之地,讓他猖狂去!

    鐵頭,這次不死,老子回去幫你找儲物戒。

    下次咱倆再一起下地窟,老子去打劫,你當移動倉庫跟著就行,搶到了好東西,五五……不,六四分,我六你四,放心,我比方平公道。

    那家伙太摳門了,他五成,你才兩成,我就一成,太可恨了!”

    李寒松嘀咕道:“你沒我強。”

    “強有什么用?宗師比我們都強,你讓宗師帶你打劫去?我是出了名的尋寶專家,哪里有好東西必然逃不過我的法眼,方平不帶我,是他一輩子最大的損失!”

    李寒松沉默了一會,走著走著,忽然冒出一句:“秦鳳青,你說,你會不會是傳說中二郎神的那條狗復生?”

    秦鳳青腳步一滯,接著臉色漆黑,拔刀就要砍他!

    你才是狗,還是母的!

    老子砍死你!

    李寒松一邊跑著,一邊解釋道:“真的,我說認真的。方平說我們是天庭強者復生,你也許不是強者……咳咳,我的意思是,你尋寶的確挺厲害的,都說狗鼻子最靈,你可能是條神狗……”

    “你他么還說!”

    “別鬧,這里還在鳶尾城附近呢。”李寒松急忙制止,不過還是憋不住道:“就算不是哮天犬,會不會是別的神獸?沒不滅物質,也許你是七品神獸轉世呢?

    精神力強大,也有可能復生的……”

    “你別跑,老子砍死你!”

    秦鳳青大怒,為啥老子就是畜生復生,這話你給我說明白了!

    ……

    與此同時。

    方平回頭看了一眼,眉心微微跳動,半晌才道:“秦鳳青他們回去了吧?”

    “應該是吧。”

    “這家伙對界域之地念念不忘,就他那狗脾氣,不怕死的性子,真能老實回去?”

    王金洋遲疑道:“你的意思是……”

    方平搖搖頭,沒再說什么。

    那家伙,應該不會這么作死吧?

    沒有自己帶著,他一個人想去界域之地,可是危險到了極致。

    沒再管他們,如今只帶著王金洋一人,方平也不再含糊,御空而起,能量氣息展現,笑道:“走,正大光明地飛過去,就說王城被毀,我們去通知青紅統領回歸王城的!”

    王金洋愣了一下,不過也不再猶豫,御空而起。

    方平給他轉變了氣息,是一位薔薇城五品武者的氣息。

    接著,兩人迅速御空朝西方飛去。

    疾馳一個多小時,兩人前方出現一座城池,方平開始繞道而行。

    而兩人如此大張旗鼓地飛來,在城池附近,還是很快被人注意到了,下方的一座附屬城池,很快有強者御空而起,暴喝道:“來者何人?未經允許,御空而行……”

    他話音未落,方平雙眼血紅,怒喝道:“我等乃薔薇城王宮近衛,王城被毀,我們要去界域之地通報統領大人,你敢攔我們!”

    “薔薇城近衛……”

    御空的強者語氣一滯,他倒是知道,昨夜發生了大事。

    不過消息還沒傳到他這,沒想到居然是薔薇城被毀了!

    聽到這消息,這人也是臉色劇變。

    再看方平一副再敢擋路就拼命的架勢,攔路這人輕咳一聲道:“既然如此,二位一路小心,另外,情況再急,王城不可逾越,否則王城的大人可不會坐視不理……”

    “多謝!”

    方平也不廢話,說完就疾馳而去,速度極快。

    看他們急匆匆的樣子,攔路之人輕嘆道:“沒想到……居然是薔薇城被毀了。”

    說著,搖了搖頭,一臉惋惜同情的姿態。

    ……

    而遠去的王金洋兩人,老王一臉佩服地看著方平。

    別的不說,就這張口就是謊話的功夫,說的臉不紅氣不喘,他真有些自愧弗如。

    表情也很到位!

    就剛剛那副悲戚,你再攔我,我跟你拼命的姿態,一般人還真扮不來。

    飛了一截距離,等附近沒有人了,老王輕咳一聲道:“方平,魔武有表演系嗎?”

    “啥?”

    “那個……表演系,或者演員的培訓課程?”

    “王哥,我是一直叫你王哥的,我這人不喜歡得意忘形,不過……以后你就是老王了!老王,我這冒死陪著你萬里救師,你居然還嘲諷我,良心呢?”

    王金洋哭笑不得,無奈道:“沒嘲諷,佩服,真的佩服!”

    “你覺得我相信嗎?你就是在嘲諷我!”

    “真沒有!”

    “老王……”

    “為什么我覺得你是在借題發揮,就是想叫我幾聲老王?”

    “咳咳……有嗎?老王,你這人心眼真多,我沒那么想過。”

    “……”

    王金洋無力,也不想再開口。

    老王就老王好了,隨你怎么叫吧。

    不過話說回來,這種在地窟暢快飛行的感覺,真的很爽啊!

    以前,頂多在自家的地盤上飛飛,出了自家地盤,那都得憋著,藏著,躲著。

    這還是第一次,這么猖狂地地窟城池上空御空而行。

    一些小城鎮,方平直接不帶停留的,遇到一些附屬城鎮,方平忽悠幾句,也沒人阻攔。

    除了沒在王城上空飛行,方平簡直是肆無忌憚。

    不止如此……等飛到第二座王城,這家伙還特意去王城門口飛了一圈,和一位六品戰將借了一些能源石,說是恢復能量,去界域之地通報消息。

    那位六品戰將聽說薔薇城被毀,不但借了一些能源石,還特意護送他們一程,一路上還叮囑兩人多加小心。

    王金洋,是真的服了!

    這浪的,他進地窟之前,完全不敢想象這樣的場景!

    王城戰將護送!

    居然還能讓人主動送點能源石,除了方平,絕巔大概都做不到了!

    與方平這倆冒牌貨相比,真正的薔薇王,反而小心謹慎。

    帶著幾位下屬,一路上是萬分警惕,生怕鬧出了動靜被人發現。

    一旦被人發現,他在前往界域之地,恐怕會出大事。

    相比較起來,前行速度還沒方平他們快。(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dd>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