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小說 > 全球高武 > 第656章 刮地三尺
    “好爽!”

    一聲呻吟,驚醒了眾人。

    三人齊齊看向李寒松,李寒松一臉尷尬,訕訕道:“沒忍住!”

    真的太爽了!

    幾人沒理他,這家伙現在有朝秦鳳青那個方向發展的趨勢。

    方平幾人其實也很爽,此刻,幾人如同掉入了海水中,能量的海水中。

    李寒松在叫囂著好爽的時候,方平已經取出了一個超級大瓶子。

    “咕嚕……”

    玄德洞天中,能量真的液化了!

    此刻,能量潮汐還沒爆發,可洞天中的能量已經趨于飽和,稍有波動,就化為液體,滴入地面。

    方平都來不及看別的地方,一進入,就開始拿出大瓶子裝能量液。

    他其實早有準備!

    上次在天南,他就知道這里面的能量液化了,這次來之前,也有一些準備工作的。

    能量液雖然不如生命精華,可能量化成的液體,價值也極高,起碼比能源石值錢的多。

    方平舞動著大瓶子,四處打撈,片刻后,巨大的瓶子里面積存了大量的能量液。

    方平一邊舞動著瓶子,一邊丟出一個更大的能源晶箱子,喊道:“鐵頭,挖!別挖太深,小心點,別觸碰到了地下的封禁,這里肯定有封禁!”

    “挖?”

    方平罵道:“廢話,秦鳳青吃口土,經脈和血肉直接重鑄,那家伙就是順便撈了一把,咱們進來了啊!”

    “對!”

    幾人眼神都是雪亮,這一刻,哪怕王金洋也不例外,開始蹲下來挖土。

    地下的泥土,顯得有些結晶化,實際上方平幾人踩的也不是泥土,而是能源晶鋪設的地面。

    一條晶瑩剔透的水晶大道,從門樓往內部延伸開。

    不過道路兩側,還是有泥土的。

    幾人挖的是兩側的泥土,至于道路上的能源晶……不,這是能源石!

    王金洋之前沒在意,這時候忽然驚訝道:“這是原本就是能源石鋪設的,還是后來能量積累,讓這些能源晶重新蓄滿能量,成為了能源石?”

    “都是極品!”

    李寒松也是一臉震撼,這條巨大的大道,都是極品能源石,換言之,幾乎全部是九品,比核心礦脈都要更高級。

    李寒松震撼之后,連忙道:“這條路挖了嗎?一條大道,還不知道多長,光是地面,一米長都有一方的極品能源石了!”

    一米長的大道,哪怕沒看到底下,光是路面,恐怕就有一噸左右的能源石了!

    都是極品!

    1克60萬……一噸那可是6000億!

    光是挖了這條路,哪怕不是全部,眾人都發了!

    比挖了王城都要發的更大!

    幾人沒算賬還好,一算賬……個個眼神發出了綠光!

    這豈不是說,咱們也可以學方平,弄一個自己的私人能源礦出來?

    方平先是眼睛冒幽光,接著忽然罵道:“別做夢了,玄德洞天的主人比較黑心,地下有禁制,這里的建筑……好像都和石碑一樣,算是一個整體!”

    這話一出,幾人都是一臉遺憾。

    王金洋之前還勸方平,別打歪主意,這時候卻是一邊挖著泥土,一邊盯著那水晶大道,不舍之意溢于言表!

    石碑只是精神力禁斷配飾打造材料,他其實不是太看重。

    中低品武者,遇到了高品,哪怕有這個,真的可以存活嗎?

    可能源石不一樣啊!

    尤其還是這種全部極品的,這要是帶回南武,不出3個月,南武師生所有人實力都會提升一大截。

    中低品境不在乎精神力,六品之前也不用去定位三焦之門。

    一品到五品,淬體、淬骨、淬內腑、淬血肉經脈……

    一個“淬”字,貫穿了一品到五品境。

    而這一切,都需要大量的能量去支持武者消耗。

    能量又不是無限的,消耗一些,那就減少一些,習武的人多了,能量就消耗的大。

    南武可沒魔武財大氣粗,支撐不起這樣的修煉。

    現在,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一條真正的能源大道任由自己取奪,可只能看不能拿……王金洋覺得自己心都碎了。

    一邊惡狠狠地挖著土,一邊眼冒幽光盯著大道,仿佛要把大道生吞活剝了。

    其他兩人,也都是如此。

    方平一點也不意外,武者其實都是見“錢”眼開的貨色。

    老王當初為了混點資源,不惜南下北上,一品境就開始惹禍,還教唆方平,其實也不是好東西。

    只是到了高品境后,有些東西不是太看得上眼了,這才淡定的如同老大哥。

    可當日在王戰之地,看到那些神兵,還不是眼紅的跟見到了不穿衣服的美女似的。

    姚成軍、李寒松也不例外,此刻都是這副表情。

    方平還好點,一邊裝著能量液,一邊四處觀察,隨口道:“眼皮子都別這么淺!跟沒見過能源石似的,界域之地來一趟多不容易,咱們是為了這些東西來的嗎?”

    “是!”

    三人異口同聲,方平臉黑道:“扯淡!我們是為了功法來的,為了全人類更強大來的,誰說為了這些來的?”

    三人再次同時露出鄙夷之色!

    既然不是,你他么一來二話不說就開始裝能量液?

    你到底準備了多少大瓶子?

    不,還有大箱子!

    這家伙居然還打造了不少巨大的能源晶箱子,幾人都服了他了,誰都沒你準備的充足。

    換成其他人,哪怕進來了,哪怕看到了這些,恐怕也沒機會帶走。

    方平沒理他們,四處看了一眼,很快感覺有些異常,接著抬頭一看……

    這一看,方平一臉震撼道:“我去!我以為咱們已經到地方了,感情還是在地下,幾位,天宮還在天上!”

    他們進入的地方,已經是數千米高的山秦鳳青吃的土不是土……”

    王金洋低聲說了一句,幾人迅速反應了過來。

    界域之地的土,其實不是單純的泥土,包括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強者的血肉,精神力被磨滅的存在,不滅物質……甚至包括一些本源的溢散。

    之前還真沒細想,現在想想,這不就說明了,界域之地,其實也曾發生過大戰嗎?

    難道說,當年的大戰波及極廣,甚至一直戰斗到了他們的老巢?

    一直打到了界域之地,而并非只是局限于王戰之地?

    方平輕聲道:“也是,界域之地不可能不讓人留守,傾巢而出。也許大戰后期,有人退回來了,最后還是發生了大戰……”

    方平隨口說了一句,一個大瓶子已經裝滿了。

    方平收起瓶子,又將老王他們挖的一箱子土收了起來,看向大道前方,開口道:“走,這些小錢暫時先放著,去建筑物中看看……”

    說著,方平抬頭看了看天宮,那片巨大的天宮建筑如同亙古存在,懸浮空中,紋絲不動。

    “這天宮,到底怎么飄上去的?”

    眾人搖頭,這還真不知道。

    這可不是一棟小房子,這可是一片蔓延上千里的巨大無比的建筑!

    方平他們現在也能做到,將一棟小房子用精神力控制,懸浮半空。

    可他們人死了,那就沒用了。

    絕巔可以固化精神力,倒是能做到長存,如同御海山。

    可御海山,那也是有基礎存在的,用無數巨大的巨石堆積而成的,不是憑空來的。

    可天宮,真的是凌空懸浮的。

    這么巨大無比的建筑……一處界域之地,恐怕未必就比御海山耗費的精力小。

    簡直不可思議!

    李寒松盯著天宮看了一會,問道:“能上去嗎?方平,過去武道等級森嚴,天宮建筑,應該是主人所在,你拿的令牌,以及你模擬的氣息,未必是什么核心人員。”

    “我知道!”

    方平沉聲道:“先不上去,一旦驚動了什么東西,那就麻煩了,可能一無所獲。

    先在下方搜尋一下,這塊令牌是九品強者的令牌,我們雖然只能模擬那位七品武者的氣息,可七品也不是大白菜。

    未必沒辦法進入天宮!

    下方,應該不會有太多的限制,天宮……那就難說了,最后再去查看。

    哪怕被丟出去了,也不會沒有任何收獲。”

    “我倒不是怕被丟出去了,我是怕……”

    李寒松輕聲道:“我是怕和楊家老祖一樣,在外面就被……就被鎮壓死了!”

    當日秦鳳青說他看到了楊家老祖,就在天宮御道的大門口,被鎮壓而死。

    誰鎮壓的?

    不出意外,就是那股強大的本源力量鎮壓的。

    連絕巔都可以鎮壓死,真的太可怕了。

    如果界域之地對他們有惡意,就他們幾個,那是百分百完蛋,方平核心屋子再怎么黃金屋,那也沒用,一壓你,你必死無疑。

    方平舔了舔有些發干的嘴唇,笑道:“來都來了,就別考慮那么多了。哪次下地窟不是這樣,真要沒危險,還能輪到我們?”

    說著,方平邁步道:“走吧!”

    他剛準備動身,李寒松有些不舍道:“還是再挖一點吧,要不然待會被丟出去了,咱們可就白來了。”

    方平無語,開口道:“這些土,和秦鳳青抓的有些不同。能量是很濃郁,堪比七八品的能源石了,可好像沒摻雜別的東西。

    為了一點七八品的能源石……別耽誤太多時間。”

    幾人齊刷刷地看著他,方平,你膨脹了啊!

    昔日你為了低品能源石都能眼紅,現在居然看不上這些了?

    方平一臉無奈,這幾個家伙,進來的時候,那是一個勁地勸說自己,別看到好東西就眼紅。

    我這還沒眼紅呢,你們幾個倒是先眼紅了。

    說實話,方平現在對能源石這些東西,需求量不大。

    他真要是有需求,自己那個礦脈,夠他用的了。

    如今,限制他在境界上進展飛速的,只有精神力。

    精血合一境之后,他可以蘊養精神力,速度其實不慢,這才幾個月,他精神力都超過2200赫了。

    如今也才9月下旬而已,年初的時候他才五品境呢。

    可對方平而言,還是慢了,隨著見識的增長,見過的絕巔都不止一手之數了,現在的方平,那是連九品都覺得弱了,起碼也得九品絕巔才行。

    “好,再挖一箱,挖完了馬上去探索!你們幾個家伙,也就這點追求了。”

    幾人充耳不聞,是的,我們就這點追求。

    沒辦法,人窮。

    又不是人人都是你這狗大戶。

    還有,你有種別要啊,他們在挖的時候,方平又開始用大瓶子撈能量液了。

    ……

    十多分鐘后。

    姚成軍沉聲道:“再挖一箱吧!”

    “好!”

    方平答應的痛快,我再撈一瓶試試。

    ……

    半小時后。

    老王開口道:“4個人,挖4箱吧,一人一箱好分配。”

    “好!”

    ……

    40分鐘后,方平一臉嚴肅道:“不挖了!都過去這么久了,咱們啥事都沒干呢!”

    眾人點頭。

    無他,水晶大道邊上的泥土,都快被他們挖空了。

    他們不敢挖太深,底下有禁制。

    而且這里的泥土,也就表層能量結晶化了,到了深處,和外界就沒太大差別了。

    不止他們,方平也把附近的能量液撈的差不多了,足足撈了四大瓶。

    周邊的能量,明顯稀薄了不少。

    幾人沒再打這些泥土和能量液的主意,紛紛踏上了水晶大道。

    很快,幾人沿著水晶大道,朝深處走去。

    ……

    就在他們剛離開,界壁外。

    陳耀祖幾人此刻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些界壁內的情況了。

    盯著界壁看了一會,陳耀祖緩緩道:“你們發現了嗎?”

    “二祖,怎么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你們……你們沒發現界壁邊緣這邊……地面好像矮了一點?”

    幾人探頭朝界壁看去,界壁有些模糊,不是太清晰。

    看了一會,有人喃喃道:“好像是矮了一點,好像……比我們這邊低了不少!”

    “刮地三尺啊!”

    有人呢喃一聲,沒忍住,低聲道:“二祖,這幾位……這幾位真的那么純良?”

    不是說不能刮地三尺,關鍵是,這幾個家伙進去沒多久,沒干正事,居然挖地面去了……這也太奇葩了吧!

    陳耀祖沒接話,又道:“滲透的能量好像也薄弱了許多,這次的能量潮汐……不會沒了吧?”

    界壁附近的能量,被方平撈走了四大瓶,現在明顯可以感覺到滲透的能量微弱了許多。

    之前因為強行打開界壁,溢散的那些能量也都消失了。

    這么下去,這次的能量潮汐也許不會爆發。

    當然,不管會不會,之前能量泄露,爆發了不少,恐怕也引起了一些妖獸的注意。

    妖獸一動,楓王的人大概也快來了。

    何況,本就快到正常能量潮汐爆發的時候了。

    幾人面面相覷,這幾個小家伙真行!

    土匪過境啊!

    能量,泥土……這些換成外人進去,大概都沒考慮過的。

    有人嘀咕道:“門樓后的大道還在……”

    “界域之地建筑一體化,大道在,那是搬不走。”

    “……”

    ……

    界域之地內。

    4人踩著水晶大道往前走,走了一會,一座巨大的宮殿映入眼簾。

    王金洋盯著宮殿的牌匾看了一會,開口道:“迎賓宮。”

    方平瞥了他一眼,開口道:“你確定?”

    “確定。”

    “這里是迎接賓客的地方?”

    “差不多吧,就在門樓不遠的地方,大概就是賓客暫時歇腳的地方。”

    王金洋說著,又朝大道右側看去,那邊,同樣有一座大殿,不過看起來粗獷許多,開口道:“萬獸宮!”

    “萬獸宮?”

    方平摸著下巴道:“萬獸宮……不會是賓客存放坐騎的地方吧?”

    “大概是。”

    王金洋點頭道:“左邊迎客,右邊安置坐騎,倒也正常。”

    兩座大殿,此刻都是殿門封閉。

    左邊的迎賓宮,巨大的青銅色古門上,雕刻著一些花紋,右邊的萬獸宮大門,則是雕刻著不少妖族。

    李寒松左看看,右看看,問道:“進哪邊?”

    方平沒急著說話,手中再次出現一塊石頭,朝迎賓宮大門口丟了過去。

    石子撞擊在大門上,傳出清脆的金屬響聲。

    “先進迎賓宮看看,不過這里只是迎接賓客所在的地方,未必有什么好東西。”

    方平沒報什么希望,很正常的事。

    誰家給賓客暫時歇腳的地方,會存放什么好東西的。

    眾人也沒意見,不過等走到高達10多米高的青銅大門前,李寒松還是小心翼翼道:“里面不會有活人吧?”姚成軍則是沒太管這個,而是看向殿門道:“正常情況下,迎賓的地方,大門不是一直洞開嗎?怎么會關門?”

    “也許是當年大戰前夕,知道不會來人了,所以關上了大門,挺正常的事。”

    方平隨口解釋了一句,王金洋倒是笑道:“難說,也許是后來的大戰,有些人為了避難,逃進了這里,關上了大門。

    這里建筑一體,我感覺和封禁也是相連接的,也許具備一定的防御體系。”

    幾人并非閑著沒事猜測,而是擔心開門會不會引起一些麻煩,或者是攻擊。

    李寒松身上神鎧浮現,開口道:“那我去開門試試,你們幾個離遠點。界域之地最少存在2000年了!王戰之地那一戰,距今起碼也有2000年……這要是真有人活著,這里能量如此濃郁……”

    眾人都是深吸一口氣!

    2000年!

    就是一頭豬,在這么濃郁的能量下,境界也不會太低了。

    當然,沒能破境,死掉了也正常。

    雖然武者很少會在意強者能活多久,可七品強者,活個兩三百年,那是稀松平常。

    八品境,那就更牛了,八品金身強者,能量一直充裕,活個千年也許都不難。

    具體能活多久,方平他們也懶得去想,自己這些人活到幾千年后再來驗證一下也不遲。

    李寒松等幾人后退了幾步,沿著臺階,一路朝殿門走去。

    “嗡……”

    當李寒松開始推門的時候,巨大的青銅古門,傳來微弱的震蕩聲,門戶卻是沒有開啟。

    方平觀察了一下,開口道:“應該是要令牌,洞天中管的倒是挺嚴的。”

    話落,方平也不再躲避,上了臺階,爆發氣血,令牌發出微弱的光芒。

    “嗡……”

    仿佛是因為過去太久的原因,殿門顫動了一陣,許久,殿門微微顫動起來,兩扇門戶開始緩緩洞開。

    當殿門打開的那一刻,門戶縫隙中爆發出一股腐朽的氣息。

    方平和李寒松都是倒退數步,沒急著進入,站在大門兩側等待了起來。

    “有人嗎?”

    方平喊了一聲,又高聲道:“我們是人類武者,地球武者!人類即將滅亡,后世子孫前來尋求洞天強者先輩幫助……”

    喊了幾句,方平開口道:“走吧,先打個招呼,免得真有人,說咱們不請自來。”

    話落,依舊是李寒松打頭,方平幾人警惕萬分,跟著一起踏入了宮殿。

    ……

    “敗了嗎?”

    “不!不會的!”

    “宗主呢?九位真神長老呢?”

    “諸位師兄弟,隨我殺出一條血路,宗主會回來的!”

    “……”

    當方平眾人踏入大殿的瞬間,空曠的大殿中,一陣仿若呢喃的聲音回蕩在眾人耳邊。

    這一刻,眾人仿佛時光回溯,回到了幾千年前。

    眼前,仿佛出現了當年的一幕幕。

    玄德洞天強者盡出,前往禁區剿滅大敵,最終卻是無人回歸。

    無數強者洶涌而來,殺入洞天。

    迎賓宮中,一些洞天門人子弟,絕望而又不敢置信,在一些人的帶領下,殺出了大殿,和敵人浴血廝殺……

    耳邊,囈語聲很快消散。

    方平輕輕觸摸了一下身前的一根巨柱,沾染著一些暗淡色彩,應該是血漬。

    “當年……在這里好像也發生了大戰。”

    方平知道,剛剛那并不是他們的幻聽,而是當年宮殿內那群人不甘的怒吼聲,在宮殿內傳蕩了數千年!

    這里,也許曾經戰死過七品以上的武者。

    七品武者,精神力殘留,也許會留下一些片段。

    感慨了一聲,方平摸著巨柱,輕聲道:“金屬巨柱……堪比a級合金,不,也許更強大一些!古武者真有錢啊!”

    這么一根巨大的金屬巨柱,一眼看去,大殿中居然有數十根之多!

    巨柱之上,雕刻著精致的圖案,奢華而又內斂。

    “全部都是錢啊!”

    方平再次感慨一句!

    洞天福地,他算是感受到了什么叫闊氣!

    和他們比,現代武者……真的窮酸的不像話。

    老張那樣的絕巔,居然都窮的叮當響。

    可人家一個待客大廳而已,真要拆了,也許可以買他個幾十柄神兵了,不,也許更多。

    “可惜了,弄不走,老張大概沒進過界域之地,要不然,早就眼綠了……”

    方平一次次的感慨,也沒忘了四處觀察。

    等看到宮殿上方的大梁,方平忽然揉了揉眼睛,呆滯道:“這……九品妖植的軀干嗎?”

    古武時代的武者太瘋狂了吧!

    大殿上方,橫梁好像是九品妖植的軀干,方平覺得自己不會認錯,這簡直太牛了!

    拿九品妖植,還是樹木類妖植的軀干當橫梁,聞所未聞啊!

    這只是迎賓宮而已,天上的天宮……那又是何等的壯觀?不,何等的有錢!

    方平還在震撼中,不遠處,王金洋幾人已經開始巡視起來。

    大殿并非真的空蕩蕩的,兩側有一些巨大的座椅,并非現代座椅模樣,更類似于地窟的王座。

    至于骸骨,倒是沒看到。

    不知道是死亡后自我泯滅了,還是當年死去的人中有人存活,給收斂了。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