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小說 > 全球高武 > 第779章 大兄弟,我來了!(萬更求訂閱)
    魔都地窟。

    南七域距離南十七域,走地面不遠,走御海山是真的遠,超過了10萬里!

    哪怕戰王,半道上還是認慫了,選擇了走御海山邊緣,他也撐不住了。

    12號早上,方平從魔武出發。

    一直到了地窟天黑,方平才抵達了魔都地窟所在的御海山區域。

    ……

    到了這,戰王掃視了一圈,開口道:“竹王和青狼王不在,不過我一來,這倆家伙指不定馬上要來,我們這些人,相隔幾千里,很容易感應到彼此。”

    說著,戰王掐著方平的脖頸道:“我現在送你去對面,你盡快離開,那倆家伙很快就會來,你收斂氣息……也要小心。

    現在地窟知道你的情況,你一個大活人收斂了氣息,無論變成誰,那都是方平。

    一旦被人發現你來了,相當麻煩。

    我現在可不想和這些家伙交手,上次一戰,我消耗巨大,到現在還沒完全恢復,小子,你可別坑我。”

    戰王一臉正色道:“你們這群家伙,都是惹事的主,盡量別坑我。”

    方平無奈道:“前輩,我是那種人嗎?”

    戰王嘆道:“不管是不是,我說了,你們這些人,天生的麻煩聚集體!你不找麻煩,麻煩也會來找你,所以盡量去避免。”

    方平無語,這話說的……無法反駁啊!

    沒再多說,戰王已經捏著他開始橫渡御海山。

    御海山就是兩道大壩,中間區域也很廣袤,戰王也沒飛的太高,高空有空間裂縫存在。

    戰王一飛進來,氣勢爆發,周圍的妖獸紛紛逃遁,不敢停留。

    隔著老遠,方平就聽到有人怒喝道:“戰王!你欲何為?”

    “為你老母!”

    戰王也高聲喝道:“老子去對面撒尿,管你們屁事!多管閑事!”

    “混賬!”

    虛空震顫,聲音震懾虛空。

    戰王這不著調的回答,讓發問的真王極為惱怒。

    戰王不管外面的真王,迅速傳音道:“待會先別走,在御海山腳下躲一躲!這些家伙待會肯定要掃視,你一移動,容易被發現!等我弄走了他們,你再動身!還有,這次別冒充禁區使者了,上了一次當,你指望對方上當第二次,那對方就是真傻子了!”

    “知道。”

    方平話音剛落,戰王隨手一丟,直接將他從御海山上丟了下去。

    下一刻,戰王轉身往回飛去,暴喝道:“想開戰嗎?來啊!老子早就想開戰了!上次宰了玄玉,這次宰了你們倆家伙,張濤,接應老子!”

    話落,戰王破空而出,拳影直接轟破了空間,說干就干!

    剛趕到的兩位地窟真王,都是滿臉憤怒。

    復生真王太過跋扈了!

    此時此刻,兩位真王唯一的想法就是盡快攻入復生之地!

    復生之地,大部分真王都是沉默不言,幾乎不會現身。

    可有幾位真王,那是真的氣人!

    武王,戰王,這兩位是其中的刺頭人物。

    經常會主動找點麻煩!

    現在倒好,南七域這邊,這兩位都來了。

    就在戰王喊話的同時,魔都地窟,通道開始震顫。

    守在通道外的18位九品,臉色一變再變。

    真王入境!

    有真王要走通道進來!

    “武王!你敢!”

    “借道過一過……走別的地方太遠了,放心,我不殺螻蟻。”

    通道中,張濤的笑聲傳來,聲震數千里,笑呵呵道:“放心便是,我們弱小,我們會守規矩的,可不敢和你們撕破臉,這不是找死嗎?

    就是借個道,這邊近,其他地方太遠了,我這不是想念二位了嗎?”

    “混賬!”

    虛空中,一道巨大無比的身影浮現,赤裸著上身,肌肉都快爆炸的那種。

    一頭青色的頭發格外耀目,怒喝道:“武王!別逼我們!神陸并非向你等妥協,只是不愿讓真王流血,才讓你們茍延殘喘,一而再激怒我等,真以為我等可欺?”

    “說了借道而已!”

    張濤笑了一聲,接著嘆道:“罷了,那我就不去了,二位可別和戰王一般見識,現在開戰……你們倆死定了!

    不找個三五位真王一起來,你倆最好別找事,戰王這一出手,我沒辦法坐視。”

    丟下這話,張濤回到了地面,通道不再震顫。

    通道外,18位九品強者都松了口氣。

    一時間,眾人也是慶幸。

    幸虧沒殺出去!

    這要是殺了出去,剛好遭遇真王,豈不是死定了。

    ……

    御海山。

    戰王哈哈大笑道:“你們倆家伙,有種開戰嗎?沒種就少廢話,老子又沒進去,就是在外面看看,怎么了?”

    “哼!”

    兩位真王強者都是一聲冷哼,接著精神力迅速蔓延開來。

    很快,竹王傳音南七域,聲震數千里道:“來人,來御海山探查!看看方平是否潛入南七域,如若發現,全力擊殺!”

    這些真王也不傻,戰王好端端地往外域跑,不會是把方平送進去了吧?

    這要是把方平送進去了,搞不好要鬧出大動靜。

    那家伙可以偽裝別人,很麻煩的。

    戰王心中暗罵一聲,嘴上卻是冷笑道:“白癡!不過還別說,方平真進去了!這家伙現在指不定混到哪個城池中了,你們把那些強者都查查,另外……小心王城被炸了。”

    這話一出,竹王臉色一變,迅速喝道:“一城回歸一位神將,快!所有城池,巡查生命礦脈……”

    竹王如臨大敵!

    這事不是第一次了!

    天南地窟就被炸過一座王城。

    南江地窟炸過半座!

    之前連天植城都差點被炸了,現在真要被方平潛入了王城,炸掉了巨礦,那簡直就是恥辱!

    下一刻,一些城池的強者開始迅速巡查起來。

    通道口,足足12位九品強者,開始回歸。

    這一幕,看的戰王都有些傻眼。

    效果這么好?

    早知道如此,也許現在就能進攻魔都地窟了!

    一下子,12位九品就被引走了!

    “這小子是把這些家伙炸怕了啊!”

    戰王掃了一眼面前的兩位真王,一臉譏嘲道:“就這膽子?就這膽子還敢入侵地球?”

    兩位真王不理他,一臉的陰沉。

    方平是個禍患!

    不能日日夜夜防著方平,得找機會主動滅殺了方平才行。

    以前方平在魔都地窟沒怎么惹事,那還問題不大,最麻煩的一次,也只是滅了天門城,不過那一次是槐王的私人恩怨。

    可現在,以復生武者的性格,遲早會反攻南七域。

    這么說來,方平也許還會再入南七域!

    竹王和青狼王對視一眼,沒有說話。

    心里卻是下定了決心!

    也許……這就是滅殺方平的機會!

    他在地面躲著,那還沒辦法。

    可入了南七域,那就可以想辦法擊殺了方平,哪怕真的撕毀了約定又如何?

    殺了方平,為了一個死人,復生之地真的敢開戰?

    不過戰王、武王都在這,也很麻煩。

    兩位真王心中盤算了一陣,也許近期這邊需要多來幾位真王才行。

    不過最近大家都在忙王戰之地的事,百王議會即將開啟……不過也好,一些沒怎么露面的真王這次也會出現,人都出來了,邀約一些人來此也有機會。

    ……

    御海山,山腳下。

    方平挖了個坑,把自己給埋了。

    聽到兩位真王要派人來搜查他,方平還有些擔憂。

    不過等聽到兩人吼著讓人回城,方平松了口氣,這就好。

    自己也得找機會離開了!

    不過這時候兩位真王還在,方平擔心引起變故,也沒動彈。

    等待了一陣,方平忽然聽到戰王大笑聲傳來,“別這么看著老子行不行,想較量一下?老子才殺了一位真王,現在手癢著呢!”

    “還看?你們別逼我?”

    “還看!那我不客氣了!”

    “轟隆隆……”

    一連串的爆鳴聲傳來。

    方平聽著很無語,這暴脾氣……雖然知道是給自己找機會,可這說干就干的脾氣,真的牛。

    方平也不耽擱,趁著他們交手的機會,方平收斂了氣息,身影一動,迅速消失在了原地。

    ……

    半小時后。

    方平遠離了御海山,微微松了口氣。

    此刻的方平,再次看了看自己的數據,做好萬全準備,還不知道這次要出血多少,狡那家伙,被忽悠了一次,這次沒點好處,未必能再次忽悠到了。

    財富:9億2000萬點

    氣血:116600卡(1167000卡)

    精神:7899赫(7909赫)

    破滅之力:60元(60元)

    儲物空間:10000立方米(+)

    能量屏障:1點/分鐘(+)

    氣息模擬:10點/分鐘(+)

    本源詳析:1000萬-1億點/次

    財富值掉下了10億點,方平也不在意,之前他凝練了接近3萬元的不滅物質,這都是3億點消耗了。

    再加上輔助學校那些武者修煉,他也消耗了不少。

    現在還剩下9億多,夠他用的了。

    “往西大概2000里左右,就是界域之地了……不過得經過萬蟻沙漠,盡量小心點吧。”

    方平判斷了一下前方的情況,沒再耽擱,迅速朝西方御空而去。

    前方,有幾座城池。

    不過這一次方平避開了,他不入城。

    哪怕現在那些九品不在,還沒回來,他也不準備進入。

    現在去了,除了炸礦,沒別的作用。

    可炸礦……他干嘛要炸自己的礦。

    當年沒炸天門城的礦,后來不就成了他自己的了。

    ……

    2000里外。

    界域之地,一處巨大的廢棄廣場上,狡趴伏著一動不動。

    在界域之地,很悠閑。

    不用修煉的!

    每個月,等一次界域之地爆發能量潮汐就行,平時修煉啥用都沒,沒能量,吸收不到能量,還不如混吃等死算了。

    看著周邊那些精力旺盛,一個個眼紅著要開戰的同類,狡很鄙夷。

    白癡!

    在這居然成天想著打架,不是白癡是什么?

    想辦法進內圍啊!

    里面有好東西的,能量滲透那么多,居然沒有妖族考慮過要進去的。

    狡正趴伏著,一旁,一頭長的跟羊似的羬羊獸晃悠著走了過來。

    當初的四頭金身妖獸,兩頭沒來得及跑到界域之地就被打爆了,狡和羬羊獸速度快,雖然被槐王隔空一拳差點打爆,可好歹留了條性命下來。

    那天也是機緣巧合,界域之地爆發能量潮汐,妖族都去吸收能量了,沒什么妖族在意它們。

    恰好爆發能量潮汐,也給了它們養傷的能量,加上方平送了一團不滅物質,好歹讓兩頭妖獸修補好了金身,這才免于一死。

    羬羊獸一走過來,精神力波動了一陣。

    狡翻著巨大的眼皮,懶得動彈,也不想說話。

    小老弟來了這,一心想當山大王,八品金身巔峰不算弱了,當山大王也不是不行。

    可有必要嗎?

    界域之地就這么大,在這平時連能量都看不到,當了大王又能怎么樣?

    狡現在考慮的是,如何進入內圍。

    進去了,也許九品境就沒問題了。

    它進步很快,雖然進入八品境不久,可現在也有八品巔峰的實力了。

    可距離九品,還是差了許多。

    妖族晉級九品,雖也有本源道一說,可對妖族而言,不算太難。

    起碼狡覺得對它不難!

    什么本源道不本源道的,它就是要變強,這就是它的道,道路明確,有道走道,無道開道,多簡單的事。

    狡也不搭理羬羊獸,大眼睛掃了一眼不遠處的界壁。

    這東西,很難打破。

    它進攻了幾次,差點沒被反震死。

    “總不能一直在這窩著,等著每次爆發生命潮汐……”

    狡心中想著,那是別的妖族的想法,它可不是。

    這些妖族,修煉幾百上千年沒到九品都正常。

    它可不能忍!

    每次爆發生命潮汐,的確可以讓它進步一些,可這樣下去,還要多久晉級九品?

    十年?

    百年?

    廚子給的不滅物質用完了,現在就全靠內圍饋贈的能量了。

    自己不敢出去,出去了……那就小心被宰了。

    槐王那是勢必要殺它,它現在也不敢出去。

    而且以百獸林的妖王性格,上次沒保它,這次出去了,指不定連百獸林的妖族都要追殺它。

    狡盯著界壁看了一會,又看了看周邊的那些妖族,這些妖族,都不算強大,是它來這收的一些小弟。

    八品的一個沒有!

    “吞了它們沒什么用……找幾個尊者境的吞一下?”

    狡又打起了算盤,吞噬尊者境的妖族,還是有用的,吸收消化它們的金身,吞噬它們的妖核,吞噬不滅物質,這也是一種提升的手段。

    不過很危險啊!

    這里妖族很多,而且這邊還有不少九品境的妖王在,它們這倆外來戶,能在這站穩腳跟,還多虧它交際能力強。

    現在吞噬一些妖族,一旦被發現,那就麻煩了。

    妖族無法吞噬,界壁打不開,界域之地不敢出。

    這一刻,狡很煩躁。

    身邊的羬羊獸還在喋喋不休,聽的狡想咬死它算了。

    不過想想,就這么一個兄弟了,算了,咬死了也少個幫手,再忍忍吧。

    “好懷念當初的日子……”

    狡這時候有些懷念當初在狡王林種植樹木的日子了,好歹有個盼頭。

    知道有希望奪取妖木城巨礦。

    可現在,那是一點盼頭都沒了,平時修煉連能量都沒,屁大的地方,還有好多頭九品妖王在,更是讓它不自在。

    “這些妖王怎么不內斗呢?打起來死幾個,我趁機吞了,也晉級妖王境……”

    狡想著這些,大眼中露出一抹深思之色。

    也許,該想辦法忽悠這幾頭妖王開戰了。

    這些妖族比較傻,也許比較好忽悠,忽悠它們打起來,自己趁機撈點好處?

    狡想了一陣,朝羬羊獸低吼幾句。

    去探查一下情況,別老是跟我絮叨,很煩的。

    打發走了羬羊獸,狡繼續趴伏著,開始想辦法,怎么制造機會,讓這些妖王內訌呢?

    “殺了它們的屬下,制造矛盾?”

    “可就這么大點地方……很難瞞住。”

    “屬下死了,也未必會打起來的。”

    “可惜……上次廚子給的不滅物質用完了,要不然丟出去一點,找機會讓它們為了不滅物質打起來。”

    “聽說廚子那邊戰敗了,恐怕也和我一樣,開始逃亡了……”

    狡的消息還算靈通,禁忌海對面是萬蟻沙漠。

    那頭大螞蟻雖然被殺了,可也有后裔在。

    后裔當中,也有妖和狡有交流。

    這些時日,狡有時候也會去禁忌海支流那邊,和對面的妖族交流一下情報,主要是想知道,槐王還在不在追殺它。

    可惜,這些妖族地位太低,也不知道真王的行蹤。

    不過復生武者戰敗,這一點狡還是知道的。

    聽說希望城都被剿滅了!

    看來是別指望廚子再進這邊了,狡甚至還知道一個大消息……廚子被全域通緝了!

    這是大事!

    當初真王傳令各域,要擊殺方平……它可是知道方平是誰的。

    “不知道干掉了廚子,交給槐王,能不能讓他不追殺我了?”

    “廚子可是能換很多東西的……”

    “想不到啊,當初那么弱的廚子,現在都能被全域通緝了……”

    這時候的狡,想起了之前第一次見方平的情況。

    三級武者!

    那時候,它吹口氣都能殺了對方,懶得殺而已,它向來不干虧本買賣,殺了對方沒意思,讓對方喂自己才爽。

    結果喂著喂著,對方居然有喂不完的氣血之力,那才是沒殺對方的主要原因。

    現在想想,都不知道是好是壞。

    自己逃亡界域之地,和廚子有關。

    他答應自己的生命礦,也沒拿到手,虧大了。

    還死了兩兄弟!

    “有機會再遇到廚子……再也不相信他了,一口吞了他!”

    狡心中忽然發狠,這家伙坑的自己好慘。

    除非廚子把自己的礦還我!

    不然咬死他!

    正想著,狡的大鼻子忽然動了動……有點不詳的預感。

    我是不是感應錯了?

    這時候怎么可能會聞到這種熟悉的味道?

    這可是界域之地!

    真王都不敢擅闖!

    槐王麾下有神將想來殺它……被它提前感應到了,找那些妖族告狀,說這些人要來奪地盤,差點弄死了對方的神將,這才嚇得他們不敢再來。

    廚子怎么會來這?

    再說了,復生武者戰敗了,退出南七域了,怎么可能的事!

    狡有心不理會……可味道越來越濃郁!

    這味道,它忘不了。

    香香甜甜的,吃的特美味,哪怕沒感應到具體的位置,可它有感覺……有這種美味的,好像就廚子有,它吃過很多次的。

    大鼻子再次抽動了一下,看了看身邊,那些小妖好像沒什么察覺。

    狡有些狐疑,原地旋轉了一下,大腦袋對向外圍。

    我真的聞到了!

    下一刻……狡的眼睛瞪的大如銅鐘!

    我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什么!

    廚子在這!

    ……

    不遠處,方平一臉笑容,朝大狗……不,朝狡招手,大兄弟還活著,不容易啊!

    我費勁千辛萬苦,就是來找你的。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好幾個月了,這沒看到狡,都有些懷念了。

    這可是自己認識最早妖獸,從我三品認識,對方八品……

    到現在,我八品,它也八品,真不容易。

    方平招手了一陣,接著噓了一聲,手中出現一小團金色不滅物質,接著轉身朝林子里走去,咱們私底下談,這里妖族的確很多,自己小心為妙。

    在別的界域之地,幾乎看不到九品妖獸,八品的倒是不少。

    可在這,方平稍微感應一下,九品的居然有4頭,自己得悠著點了。

    這里的妖族,實力果然更強。

    方平轉身進了林子,狡左顧右盼,眼睛依舊瞪大,下一刻,狡緩緩起身,廚子還真來了!

    這是要發財了?

    待會是直接一口咬死他,還是先等等,讓他想辦法干掉那些妖王之后再咬死他?

    好糾結!

    對了,廚子去過界域之地,他可以進這里的內圍嗎?

    要不先算計了那些妖王,干死了妖王,再進了內圍,然后再咬死廚子?

    狡想了很多,不過不管哪一種,這次都要發財了。

    晃動了一下屁股,狡再次四處看了看,見沒妖關注,晃悠著朝林子中走去。

    意外之喜!

    剛好自己也餓了,先找廚子要點吃的再說。

    “也許……該把廚子豢養起來!”

    狡忽然想到了這個問題,在這沒吃的,每個月都要等,還不如養著廚子,讓他天天給自己弄吃的。

    .。m.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