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小說 > 全球高武 > 正文卷 第1272章 死要面子
    “方平!”

    這時候,鴻宇不再和鑄神使交手,倒退數步,喝道:“你所言當真?”

    “少來!”

    方平冷笑道:“你不是巡察使嗎?你會不知道?神皇麾下的道樹,三界第一樹,欲要證道皇者的妖植就在此地,你會不清楚?”

    “你們這些人,就喜歡耍弄這些陰謀詭計,以為可以算計眾生,當真可笑!”

    “道樹不是破八巔峰就是已經破九,卻是沒有證道皇者。”

    “這一次羿這些人故意拋出秘境,就是引誘我們前來,想最終讓我們和道樹匯合,一起破關,助道樹證道皇者……當真以為我不清楚?”

    方平好像什么都知道,實際上也只是通過一些只言片語做一些判斷。

    不過他習慣了,隨便忽悠一下,愛信不信。

    大體上,方平覺得自己猜測不會差太多,頂多有些細節上的差距罷了。

    不過對方平而言,只要能說個大概,他自己就能腦補一場大戲,也不需要全部知道。

    這時候,黎渚和鴻宇紛紛看向羿。

    羿天王臉色變幻,低沉道:“人王,你縱然口吐金蓮,也無人會信,三界誰不知人王能說會道……”

    “廢物東西!”

    方平一聲冷喝,看向黎渚,喝道:“你讓開,本王斬殺了此人,道樹不降臨,我傳你南皇歸元術,敢不敢賭一次!”

    黎渚臉色陰晴不定。

    方平嗤笑,“鴻宇知道,你卻是未必知道!當然,也不好說!黎渚,你區區破七巔峰,難道也想在這一次分一杯羹不成?”

    區區破七巔峰!

    黎渚心累,平靜道:“你呢?”

    “我?”

    方平淡笑道:“你可以試試,逼急了我,我方平能不能爆發破九之力!”

    黎渚看著他,也不說話。

    那邊,鴻宇眼神冷厲道:“方平,你在恫嚇我們?”

    “嚇你們?”

    方平哈哈笑道:“你還沒這個資格,我的對手是神皇,是斗,都天帝這些人!不是你們這群廢物東西,你老子地皇活著還有資格成為我對手……至于你……你連鴻坤都不如,我需要嚇唬你這廢物東西?”

    方平極其跋扈,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已經破九了。

    這時候,羿天王再次冷聲道:“人王,這世間根本就無道樹之說……“

    “滾犢子!”

    方平開口便罵:“要是有,你師父神皇直接暴斃,你也馬上暴斃,大道崩潰,本源炸裂……我可告訴你,別瞎應承!”

    “知道這地方是哪嗎?”

    “這是萬道種開辟的世界,萬道之種,也是三界規則化身,你敢在這胡言亂語,信不信直接應承到本源大道上,讓你馬上暴斃?”

    方平冷笑道:“跟我來這套,我知道的比你這廢物不要多?來,你當著萬道種的面,發誓說世間沒道樹,本王就承認之前一切都是胡言亂語!”

    四方皆寂。

    鴻宇幾人臉色變幻,鑄神使都有些詫異地看著方平,天臂更是激動道:“這地方真的是種子開辟的世界?”

    若是一開始,他們覺得方平的話未必能當真。

    可現在,他們有些信了。

    方平知道的很多!

    有些事,除了他們這些老古董,外界根本無人知曉。

    而方平,都是一口道破。

    此刻,那些初武天王中,都有一些人茫然。

    天植和盛宏也是面帶茫然之色,顯然知道的也不多。

    可方平呢?

    年輕的方平,知道的秘密好像比他們都要多,一時間,連羿天王都不敢再胡言亂語,胡亂接話。

    他對此地,其實真的了解不多。

    可方平說的信誓旦旦,他倒是隱約間知道一些種子的事。

    若是方平所言為真……羿天王不敢相信,一旦觸碰了三界規則,自己是否真的會暴斃。

    若是如此,那死的也太冤枉了。

    方平冷笑連連,環顧四方,嘲諷道:“就神皇麾下這些人也配和我耍弄陰謀詭計,活了幾萬年又如何,還不是廢物一個,與人斗其樂無窮,你們這些人,一個個高高在上,哪來的底氣和我耍弄陰謀!”

    “……”

    眾人嘴角抽搐,一位21歲的小年輕,鄙視一群活了幾萬年的老古董。

    可他們偏偏沒話說!

    別說,在場的,知道的絕密比方平多的,恐怕真沒有幾個。

    方平見到一位皇者就要問問秘密,多番問下來,對當年的事,知道的恐怕比在場眾人都要多。

    半真半假的,還真唬住了這些人。

    這時候,眾人視線都落在了羿天王身上。

    羿天王臉色愈加陰沉起來,果然,人王難纏,這一點比傳聞中更要難纏。

    剛來沒多久,就把目標從蔣昊身上,轉移到了他身上。

    道樹!

    羿天王也沒想到,隱藏的這么深的道樹,居然暴露了!

    這件事,哪怕他,也是之前才知道的。

    就他一人知道!

    其他人,包括尹飛、柳山這幾位,雖然知道一些,可不知道確切的事。

    藥神島這邊,也是如此,只知道他們有準備,卻是不知道底氣為何?

    現在,卻是被方平泄露的一干二凈!

    比他羿天王知道的還要多!

    起碼羿天王不知道道樹具體是什么實力,方平倒是一口道出,不是破八巔峰就是破九。

    這家伙,到底從哪知道的這些?

    背后難道還站著強者?

    否則,方平也沒底氣對付道樹吧?

    羿天王不語,這下子算是坐實了方平的話。

    黎渚臉色愈加陰暗不定,他知道的其實不多,當然,他有過判斷,羿天王這些人引誘他們來,恐怕有些布置。

    現在只能說,方平知曉了這些布置,不算出乎預料。

    可是,方平居然知道這么多,還是讓他們有些震撼。

    這家伙好像沒有不知道的!

    方平冷笑道:“真以為我不殺天植,是因為殺不了他?不過是想等著匯聚到了最后一關,一起聯手,和當日屠皇一樣,屠了道樹而已!

    現在倒好,居然敢對我的人下手,那就別怪我坑死你們!

    道樹真要對你們下手,我看你們誰能擋住!

    至于我……沒你們也一樣行事!

    把我的善良當軟弱……天植,盛宏,你們兩位小心點,別給我單獨遇到的機會,一直跟著鴻宇他們好了,否則……哼!”

    一聲冷哼,讓兩位天王都是心中一顫,有些臉色發白。

    方平之前若是展現這樣的實力,兩位破六的天王,恐怕還真不是太對手。

    加上這地方關卡不破,無法離開,那真有可能被殺當場。

    他們哪知道方平居然強大的離譜!

    現在,盛宏也是后悔不迭,他只是破六境,知道的真不多。

    現在,偏偏招惹了方平,麻煩大了。

    沒看鴻宇這些破八,對方平也極為忌憚嗎?

    破七的羿天王,面對方平,那也是絲毫優勢沒有,被方平三言兩語懟的啞口無言。

    ……

    這時候,鴻宇再次開口,沉聲道:“方平,本王并不知曉這一切……既然你已知道,那繼續廝殺下去,只會便宜了其他人,休戰吧!”

    “就這么輕松休戰?”

    方平淡淡道:“你以為我好欺負?蔣昊被你們所傷,不付出點代價可不行!”

    黎渚幽幽道:“方平,你可還沒占據優勢呢!”

    “是嗎?”

    方平笑道:“黎渚,別跟我陰陽怪氣的,武王收拾不了你,不代表我不行!你再敢跟我陰陽怪氣的,這一關,我保證你活不到最后!不信……你試試看!”

    “人王口氣比破九的都要大。”

    黎渚笑了一聲,他還真不信。

    方平每次都是這套,明明不占據優勢,偏偏弄的好像其他人弱勢一般,謀奪好處。

    一次兩次的,每次都讓方平占盡了好處。

    這一次,雖然方平的話讓他有些震動,可方平說讓他活不到下一關,他還真不信。

    “你居然不信?”

    方平笑道:“那我就讓你相信一下!”

    “蒼貓,召喚規則!”

    蒼貓愣了一下,啥啊?

    你說啥啊?

    本貓不懂啊!

    “精神力爆發,強行轟擊壁壘,讓規則呈現……”

    蒼貓知道了!

    方平這是讓它學霸天帝,強行破壞這一關,之后便會有規則降臨。

    可是……好危險啊!

    蒼貓都快哭了,它可是看到過的,那么強的霸天帝,都被規則給抹殺了。

    你這是要坑貓啊!

    “快點,沒事,只要規則呈現,馬上收手,沒關系的!”

    方平之前也看了,只要在關鍵時刻收手,危險不大的。

    蒼貓盡管覺得委屈,不過想了想,還是聽騙子一次吧。

    騙子現在騎虎難下了!

    裝十三裝的黎渚不信,這么就認慫了,那太丟人了。

    騙子丟臉,它也丟貓臉的。

    下一刻,蒼貓破空而起,精神力全力爆發,還怕不夠,原力也一起爆發。

    轟隆一聲!

    轟擊虛空!

    此刻,虛空有些動蕩,蒼貓精神力可不弱,不過依舊沒能破開蒼穹。

    方平一看,這不行啊!

    也是迅速破空,一拳轟出!

    他加上蒼貓,一起轟擊虛空,虛空微微有些龜裂,下一秒,一股強大的氣機溢散而來,一張遮天巨手呈現在虛空中。

    鴻宇臉色一變!

    不過下一刻,鴻宇還是忍不住怒罵道:“停下來!你自己找死別拉上我們!”

    他也是看明白了!

    什么后手,底氣,召喚的……

    方平這混蛋,壓根就沒有這些!

    他就是故意破壞此地規則,召喚規則出手,如此一來,大家都是被攻擊目標。

    黎渚也是嘴角抽搐,他受夠方平這混蛋了!

    還真以為方平有底牌……可他么的,這算底牌嗎?

    這是要拉著他們一起找死!

    此地的規則,的確很強大,起碼讓破八的鴻宇都感受到了危機。

    若是持續下去,真要無差別覆蓋,也許破八都有隕落之危。

    ……

    方平也覺得有些丟人,可輸人不輸陣,方平哼道:“你們以為此地規則會攻擊我?笑話,本王真血在身,規則不侵,你們都死了,本王也死不了!”

    方平氣血爆發,別說……這時候大手還真有些動蕩,好像在判別什么。

    下一刻,讓黎渚這些人皺眉的事發生了。

    方平上空,那只巨手,居然微微裂開了一條縫隙!

    顯然,是要錯開方平!

    方平自己都驚呆了,他么的,我就這么一說,你還真不對我下手了?

    當然,哪怕驚呆了,方平也強行保持了鎮定!

    是我召喚的,沒錯,這規則是我召喚的,是我家養的,當然不對我下手!

    沒毛病!

    他強裝鎮定,黎渚和鴻宇那是真的無法鎮定了。

    這……真的?

    方平真的可以召喚此地規則對他們出手?

    這也太不公平了吧!

    幾人心里憋屈,鑄神使都有些不淡定了,急忙道:“方平,快下來!”

    他有感覺,方平護不住他們。

    他們也是被攻擊的目標!

    鑄神使很是無奈,別啊,再這么下去,在場的人都有危險,當然,目前看來,方平危險倒是不大。

    方平惡狠狠道:“前輩別擔心,就算前輩和他們同歸于盡了,我還活著呢!用前輩換他們,值了!黎渚這王八犢子刺激我,來啊,干啊,誰怕誰啊!”

    “……”

    鑄神使差點罵娘,老子才不換,要換你自己換去!

    黎渚也是無語,這瘋子!

    自己就不該和他多話!

    他說什么,自己都應該當沒聽見才對!

    現在好了,這瘋子到底是不是真被刺激了,他也不確定。

    黎渚心里也是憋屈,遇到方平,就沒好事!

    這時候,鴻宇再次道:“方平,就算你可以躲避規則,可吾等真要被攻擊……無論如何也會帶上你一起,你真的可以避開一位破八?”

    方平挑眉,“你要和我同歸于盡?你覺得我不敢?老子死了,人族還有鎮天王和武王呢,你死了,你家還有誰?你大哥?”

    “你大哥遲早也是個死,真以為可以匹敵鎮天王?”

    “何況,我還未必會死,你倒是死定了,要跟我斗狠嗎?”

    “那試試看!”

    方平繼續轟擊虛空,虛空中,大手愈加凝練,隱約間有降臨的趨勢!

    眾人皆是無言!

    人王耍嘴皮子是一絕,可要說他光會耍嘴皮子,那真的小看人王了。

    方平該狠的時候,比誰都狠!

    鴻宇皺眉,沉聲道:“拼命,真到了關鍵時刻,吾等也不怕!可值得嗎?現在只是一件小事,非要和我們同歸于盡你才滿意?”

    怕死,那也不至于那么怕。

    真到了該拼命的時候,他們也敢。

    可是……真的不值得啊!

    就為了一個蔣昊,這不是還沒死嗎?

    就要拉上這么多天王陪葬,還有多位破八,值得嗎?

    鴻宇真的服了方平了!

    也在心中暗罵黎渚,知道這混蛋不是個好東西,又年輕氣盛的,非要落他臉皮干嘛!

    現在好了,大家都騎虎難下。

    方平一副要臉不要命的姿態,真的讓人頭疼。

    他就記著剛剛黎渚的鄙視,黎渚說他殺不了自己,現在方平非要證明可以殺他……

    鴻宇真的服了!

    屁大點事,鬧成這樣,不服不行。

    鴻宇眼看著方平不罷休,看向鑄神使,沉聲道:“鑄神使,你們就讓他如此胡鬧?”

    鑄神使也是無語,你們非要刺激他,現在倒是找我了?

    他們這些破八,很少會拼命的。

    可遇到了方平……有時候意外是真的多,你不想拼命,可能會因為一件小事,導致破八隕落。

    之前掌兵使和源華這兩位破八,隕落的原因其實就沒那么復雜。

    一場針對帝級的戰役,最終導致兩位破八隕落,都是意外。

    而這,和方平關系極大。

    遇到方平這不按規則來的家伙,有時候你不得不退讓。

    鑄神使也是無奈,輕咳一聲道:“這樣吧,你們賠償一件圣兵給蔣昊,此事便作罷!”

    大家都好下臺。

    方平現在就是死要面子,你不給面子,搞不好他真要和你們拼命,你們自己考慮一下值得不值得。

    鴻宇和黎渚那叫一個憋屈!

    此刻,黎渚臉色陰沉無比,忽然哼道:“落神槍本座放棄掌控,方平,不要太過分了!”

    他的半神槍雖然被方平奪走了,可他還是可以掌控的,方平想煉化,沒那么簡單。

    此刻,他也知道很難奪回。

    干脆放棄算了,讓方平這混蛋占一點上風,事情算過去了,還真能為了這點破事,讓一大堆強者陪葬不成?

    面子,大家都要。

    可方平更要,他死要面子,再繼續下去,又刺激的他發狂,真沒必要。

    黎渚這些人都城府極深,哪甘心就為了這點小事,把自己的命給搭上。

    方平撇嘴,“算了,本王給你們個面子,這槍本就是我的,何必用得著你來送!下次遇到我,老實一點,惹我的,都死的差不多了,你們自己悠著點!”

    說話間,方平落空,不再轟擊虛空,虛空中的大手也漸漸散去。

    就在鴻宇幾人松了口氣的同時,一直在后方躲避的天敗,忽然悶哼一聲,轟隆一聲,金身炸裂開!

    下一刻,一枚圣人令飆射而出,方平隨手接到手中,嘀咕道:“差點忘了還有一枚圣人令沒收走!”

    “……”

    鴻宇氣的夠嗆,不過天敗不是他一方的人,而是神教的人,他也沒再說什么。

    天敗此刻還沒死,不過受傷極重,圣人令直接擊穿了他的本源世界跑到了方平那邊。

    此刻的天敗,也是一臉悲哀。

    你說你要啊!

    我敢不給嗎?

    你非要直接擊破我本源世界,差點弄死了我,何必呢!

    他真不敢不給!

    方平逼迫的破八都在妥協,他哪敢說不給。

    結果方平壓根不說,直接就拿,差點把他給殺了。

    方平沒理他,四處看了看,吐氣道:“艮王居然不在,這家伙運氣真好,要是和鴻坤遇到了,天王印給了鴻坤,不好搶!希望那家伙還沒遇到鴻坤,下次遇到他,直接干掉他算了。”

    “……”

    圣人令已經收集齊全,天王印也只差一枚,方平現在還真挺希望遇到艮王的。

    可惜,連破七關,這都第八關了,他都沒遇到艮王。

    艮王也許現在就在他破掉的關卡內,方平也很無奈,還真未必能遇到。

    戰斗,隨著方平霸道的要拼命而告終。

    李寒松也被解放了出來,此刻也是渾身顫抖,方平這家伙真霸道,再僵持下去,他這身玉骨都快保不住了。

    而此時,蔣昊也是臉色復雜地看著方平。

    昔日,他還想爭一爭人王的位置。

    進入此地之后,他提升速度很快,現在快圣人境了,真正的圣人境,而非之前借力魔帝的圣人境。

    這速度算是極快了。

    可現在一對比……

    他在兩位破八的護持下,都差點被干掉了。

    最終,還是靠著方平解圍了。

    之前對鑄神使都相當霸道的鴻宇和黎渚,現在面對方平,反而有些束手束腳,這就是人王!

    方平可不管他們怎么想,四處看了看道:“這一關哪位皇者坐鎮?怎么沒看到投影?難道被你們干掉了?你們行啊,無師自通,倒是和我學會了,破關就是殺皇者,這秘密都被你們知道了!”

    “……”

    眾人愈加心累。

    誰干掉皇者了?

    別瞎說好不好!

    聽這家伙的語氣,他干掉了不少?

    鑄神使懶得接話茬,而是開口道:“這一關是地皇的關卡,我們來了有段時間了,之前地皇一直沒出現,然后蔣昊這小子出現了……”

    后面的話不用說了,蔣昊不是從外面出現的,而是在這一關內部忽然出現的。

    加上地皇一直沒現身,不用說,蔣昊可能發現了破關的機密。

    于是,這才爆發了戰斗。

    說罷,鑄神使傳音道:“你破了幾關了?”

    “你呢?”

    “破了四關,這是第五關。”

    鑄神使還是有些得意的,自己破關速度很快的,這都第五關了。

    方平哦了一聲,回道:“我才破了七關,這是第八關,一般般。”

    鑄神使無言,瑪德,這小子打了激素了,破關這么快!

    這時候,其他人的視線都集中在方平這邊,蔣昊是這一關破關關鍵,他們想破關,那就得知道這一關到底有什么才行。

    方平卻是不急,回頭道:“黎渚,鴻宇,要不要聯手干掉羿這幾位?免得他們暗中干點什么,或者給道樹通風報信?”

    “……”

    遠處,一群初武天王嘆息,又來了,殺第三方,這才是人王最喜歡干的事!

    他們得悠著點了,一群人,紛紛朝天臂聚集。

    還是跟著天臂安全點!

    ps:今天就兩更了,七夕快樂!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