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小說 > 全球高武 > 正文卷 第1317章 方平的狂!
    “交出九皇印!”

    “方平!”

    妖帝氣血沖霄,臉色冰寒。

    當著三界強者的面,方平這位破七武者,逼迫一位破二門的強者交出至寶,他真以為三界姓方了?

    有人冷笑道:“方平,三界……還不是你的!”

    方平看都不看乾王。

    此話,乾王說的。

    蝦米一個,他不想此刻浪費精力。

    方平拖刀踏前一步,氣機鎖定妖帝,低沉道:“交出九皇印,妖帝,交還是不交!”

    妖帝大怒!

    此刻,鑄神使看了方平一陣,心中嘆息一聲,無奈,也是踏前一步,緩緩道:“鯤鵬,九皇印你拿來無用,何必阻了方平的道!”

    “你要為他出頭?”

    妖帝臉色冰寒。

    鑄神使沉默,沉默便是默認了。

    乾王掃了一眼鴻坤,鴻坤微不可見地點點頭,乾王踏前一步,笑道:“鑄神使,此刻內訌,不合適吧?道樹道兄還在,大家都在為了破關而出力,你們不出力便罷了,還要搗亂……”

    道樹也是心里有些慍怒,此刻的他,急切地想破關。

    方平一而再地搗亂!

    之前還殺了羿,更是讓他惱火,再加上破天玉在方平手中,這時候,道樹也是陰冷道:“諸位,還是聯手破關為好,私怨,之后再談!”

    方平瞇著眼,眼中寒光閃爍。

    “我要是不答應呢?”

    道樹平靜道:“鯤鵬道兄既愿意聯手破關,那吾等不會坐視道兄被人欺上門!”

    “你要開戰?”

    “方道友自己決定。”

    那邊,黎渚也是微微踏前一步,笑了笑,看向方平,有些狐疑,有些玩味。

    方平,此刻忽然要奪九皇印,他有把握此刻破八嗎?

    還是別的原因?

    身后,亂和石破都是微微皺眉,這時候奪九皇印,方平能及時消化嗎?

    要不然,現在就把妖帝給得罪死了。

    而就在這時候,蒼貓一下子竄到了天狗腦袋上,爪子揪著狗耳朵,喊道:“大狗,打他們!”

    天狗哼了一聲,它懶得管方平的事。

    不過……蒼貓既然說了,它也早就看妖帝不順眼了,這時候哪還有廢話,冷冷道:“方平,廢話什么,要搶就搶,不搶廢什么話!”

    方平看了一眼道樹,此地,他最忌憚的當然是道樹。

    自己這一方聯手,也未必是道樹的對手。

    方平深吸一口氣。

    現在還只有一位破九,到后期,可能有幾位破九阻攔自己,不給自己奪取九皇印。

    方平沒再說什么,捏碎了一塊玉佩,緩緩道:“道樹,鎮天王在等你,我和妖帝的事,你最好別插手!”

    道樹皺眉。

    方平不再理他。

    這次沒忽悠人。

    鎮天王的確給了方平一塊玉佩,關鍵時刻捏碎就行,他知道方平遭遇危機,會提前趕來的。

    就在此刻,一聲低喝傳來!

    轟隆!

    一聲巨響傳出,下一刻,鎮天王有些狼狽地從后方的巨大門戶中鉆入,罵罵咧咧道:“干起來了?我看人皇還在四處閑逛,怎么就干起來了?”

    “……”

    四方皆寂。

    這家伙,真在!

    他一來,方平心中有底了。

    “干爹,攔住道樹!”

    就這么一句話,方平破空而出,原力爆發,渾身氣血燃燒,瞬間爆發出破七最巔峰的實力。

    “斷道之戰,誰插手,不死不休!”

    方平暴喝一聲,手中長刀爆發出璀璨的光芒,妖帝也是冷哼一聲,手持獸皇杖,一杖擊來!

    那邊,道樹皺眉,看著鎮天王。

    而鎮天王,此刻還有些茫然,接著惱怒道:“都沒來,老子第一個來的,還怎么壓軸!混蛋玩意!”

    他好氣!

    還沒開始呢,自己被方平弄來了,多沒面子!

    道樹盯著他,鎮天王見狀哼道:“看什么看!破九怎么了?老夫也是破八巔峰,纏住你片刻沒問題,你被老子纏住了,有的是人想殺你,你以為其他人想看神皇一門二皇?”

    道樹凝眉,沒有說話。

    他的目的不是現在廝殺,不是殺方平,是破關。

    可是……真讓人惱火啊!

    方平這混蛋,居然在這逼迫鯤鵬,奪取九皇印,換成誰也不會給他吧?

    正想著,一聲巨響響徹天地。

    ……

    轟!

    方平倒飛,妖帝微微后退幾步,有些震撼。

    破七巔峰的方平,肉身強大的可怕。

    妖帝很強!

    破二門實力,極限3000萬卡以上。

    而方平,哪怕肉身強大,哪怕有兵器增幅,氣血燃燒,撐死了2000萬卡,可雙方瞬間交手百招,方平只是倒飛,并未受創。

    天狗剛想助戰,方平暴喝道:“讓開,天狗,殺了乾王!”

    此話一出,眾人一愣。

    天狗也有些呆滯,不是聯手殺妖帝嗎?

    “去!”

    方平再喝一聲,天狗有些惱火,卻是沒再廢話,怒吼一聲,瞬間朝乾王殺去!

    鴻坤一看這情況,皺眉不已,卻是沒有出手。

    “鑄神使,殺黎渚,好大的膽子,我的事你也敢插手!”

    鑄神使瞇眼一笑,瞬間破空。

    心中卻是擔憂!

    方平瘋了吧?

    你一個破七,去戰破二門的妖帝?

    可方平這么說,他選擇了相信。

    下一刻,鑄神使殺向黎渚。

    他和天狗都比這兩人強,這兩人豈會是他們對手,剛破八而已,而且還沒破門。

    鴻坤和鴻宇都有些坐不住了。

    石破和亂對視一眼,兩人有些無奈。

    入坑了!

    罷了,干就是了!

    “二位,這倆交給我們,地皇家的倆傻兒子交給你們!”

    亂大吼一聲,扛劍而出,瞬間殺向乾王,吼道:“大腿給老子留下!”

    此話一出,乾王臉色漲紅,氣的夠嗆。

    然而,他的確不敵天狗。

    這時候,亂再插手,他豈能匹敵二人。

    鴻坤也是郁悶,怎么就真的斗起來了?

    可已經被人殺上門了,他能如何?

    他都沒說話,天狗瞬間放棄了乾王,咆哮道:“鴻坤,你困本帝三千年之仇,今日找你算算!”

    早就想打鴻坤了,機會來了!

    “嗷!”

    一聲劇烈的咆哮聲響起。

    “吞天!”

    天地黑暗了下來,此刻,整個天地間就一張狗嘴。

    天狗一口吞下,與此同時,一根鐵鏈朝坤王鎖去。

    那邊,鑄神使也是瞬間丟下了黎渚,朝鴻宇殺去!

    四大破八強者,一眨眼就和對方四位破八廝殺了起來。

    八位破八,幾乎是瞬間廝殺到了一起,能量爆發,氣血縱橫,那些不到天王境的武者,紛紛變色,好在道樹還要他們召喚強者,低哼一聲,精神力覆蓋四方,將這些人保護了起來。

    在場還沒參戰,也沒被人鎖定的破八,此刻只有封。

    鎮天王和道樹氣機糾纏,顯然是管不到他了。

    封瞇著眼,看著方平。

    方平正在被妖帝壓著打,若不是仗著肉身強者,此刻早就被妖帝打爆了肉身了。

    3000萬卡對2000萬卡,差距還是很大的。

    一位破八,足以改變局勢。

    至于破七的艮王,原本是想參戰的,可一看,好像也沒人給他去戰,他還沒動,一只貓就蹲在了他面前十米不到的地方,奇怪地看著他。

    好像在等他出手!

    艮王見狀,也懶得再去參戰了。

    都是破八的強者戰斗,他剛破七,現在去參戰,也許會死的很慘。

    再說了……他還真未必打的過這只貓。

    他不去參戰,破六的天植更不會了。

    在場戰斗起來的,最弱的方平都是破七巔峰,隱約間要破八的存在,他去了不是找死嗎?

    ……

    “冥神,怎么辦?”

    雙方說戰斗就戰斗起來了,足足十多位強者參戰。

    出人預料!

    而且幾乎都有破八戰力,哪怕方平,配合手中的長刀和強大的肉身,都隱約間達到了破八,若是在界點之外,方平也是有希望打破八重天界限的。

    這么多強者,原本好端端的在破關,哪料到一眨眼,戰起來了。

    冥神皺著眉頭,瞥了一眼那邊的蒼貓,心中嘆息一聲。

    除了方平和妖帝殺紅了眼,其他人現在并未真的用盡了全力。

    自己這一方參戰,若是混亂的情況下,那還可以渾水摸魚。

    可現在……現在只要對蒼貓動手,必然會引發方平這邊全力對他們出手。

    鴻坤他們恐怕樂得看戲!

    “等!”

    冥神傳音,等!

    本源一脈很強,此刻,還沒到極其混亂的地步,關卡也沒破,道樹最終恐怕會出面說和,以免耽誤了大事。

    他們出頭,那一切都會改變的。

    ……

    砰!

    “方平,憑你也配逼迫本帝!”

    妖帝聲音冰寒,破七畢竟只是破七。

    方平和黎渚乾王兩人一戰,還有希望,未必會熟。

    可和他一戰?

    差的多!

    一杖擊飛方平,方平口溢鮮血。

    而此刻的方平,方平紅了眼,“你真以為我怕了你?鯤鵬,你在找死!”

    “燃我大道!”

    轟隆!

    這一刻,方平安裝上了圣道,接著迅速燃燒。

    安裝上圣級大道的他,本就具備了破八的戰力,肉身強大,兵器增幅,再加上此刻燃燒大道,爆發出更強大的力量。

    這一刻,方平氣息急劇攀升!

    2100萬,2200萬,2300萬……

    眨眼間,接近了2500萬卡左右。

    方平如同火人,全身都是本源燃燒的火焰。

    四方戰斗的動靜瞬間弱了下來。

    所有人都是駭然!

    破八!

    還不是剛入的那種!

    雖說和方平燃燒了大道有關,可方平……真的破八了?

    妖帝也是臉色一變!

    就在這時候,方平暴喝一聲,一堵無形之墻出現,瞬間消失。

    妖帝悶哼一聲,方平卻是毫不猶豫,“爆!”

    轟隆!

    妖帝不知道情況,封卻是嘴角一抽,這家伙真的把自己的封天之法改成了炸天之法了、

    該死的!

    妖帝微微一滯,而此刻,方平那是毫不猶豫,持刀瞬間斬殺而來。

    “破天!”

    “長生!”

    “魔武!”

    “眾生!”

    “蒼生!”

    一連五喝,五刀合一,氣血不溢,氣機卻是撼天動地。

    李長生的劍!

    方平如同瘋魔,持刀劈下!

    轟隆!

    妖帝被方平自爆封門之墻,本源微微一顫,受到了一些影響,動作稍微慢了一點。

    就這一慢,方平五刀合一,已經斬下!

    “哼!”

    一聲冷哼,帶著無窮的煞氣,震動四方。

    妖帝也是一杖迅速擊去!

    然而方平根本沒有理會,以傷換傷,一命換一命!

    就看你妖帝修煉到了這地步,愿不愿意為了九皇印和我死戰到底!

    噗嗤!

    刀落!

    一條手臂被斬斷,轟隆一聲炸開,妖帝的。

    砰!

    獸皇杖一杖擊出,方平胸口血肉炸裂,晶瑩剔透的心臟瞬間爆裂開,獸皇杖直接穿透了方平。

    方平獰笑一聲,他肉身強悍,不比妖帝弱絲毫,豈會在乎這個!

    “老子還能持續半小時,半小時拼死你!”

    “斬神刀!”

    轟!

    長刀轉向,方平任由獸皇杖在自己胸口插著,吞噬自己的血液,再次一刀劈出,長刀泛現血色。

    他就是個瘋子!

    妖帝手臂瞬間長出,也是憋屈,憤怒!

    九皇印值得自己拿命換嗎?

    方平未必可以耗死他,可方平現在燃燒大道,戰力雖然還是不如他,可哪怕他殺了方平,自己必然會重傷。

    擊殺一個差不多快同階的家伙,哪有那么簡單。

    破八那么好殺,當日源華就不會和掌兵使同歸于盡了。

    “斷我方平之道,今日讓你命斷此地!”

    方平猙獰狂笑,揮刀再斬!

    砰!

    妖帝拔出獸皇杖,瞬間和長刀碰撞,轟鳴聲震天。

    雙方那是開戰就是血戰!

    一眨眼,方平再次任由妖帝一杖擊穿自己的喉嚨,自己卻是一刀劈的妖帝頭上血肉爆炸,只剩下骨頭。

    眾人都看呆了!

    兩位不算有大仇的家伙,都是三界的頂級強者,說起來真沒什么過不去的仇恨。

    可現在,那是直接上去就是血戰到底!

    不是妖帝要血戰,是方平那家伙太瘋狂了,逼迫的妖帝不得不戰。

    妖帝不盡全力,可能真會被方平斬殺當場!

    這家伙此刻燃燒大道,強的可怕。

    ……

    “瑪德,這到底什么實力!”

    天極這些人都快瘋了。

    破八?

    接近二門的地步?

    方平這家伙,什么時候學會隱藏實力了。

    眾人議論紛紛,那邊,道樹皺眉,低沉道:“鎮,他燃燒大道,大道徹底燃燒之下,必死無疑……”

    鎮天王摳鼻子!

    摳了一下,好像才聽到,詫異道:“啥?”

    “……”

    道樹氣急,“現在關卡未破,我們什么都沒拿到,現在廝殺……”

    “跟我有啥關系?”

    鎮天王無語道:“他要殺人,我又攔不住!別看喊我干爹,我要是攔他,喊他干爹都沒用!讓他殺好了,殺不了鯤鵬,他自己完蛋,死了一個不就消停了。”

    “……”

    你說的是人話嗎?

    道樹都要吐血了。

    這不是你義子嗎?

    你居然說這種話,你是人嗎?

    什么叫死了一個就消停了?

    ……

    轟!

    砰!

    其他八位參戰的破八強者,此刻都是邊戰邊看那邊,戰斗的心思都弱了許多,只是彼此牽制。

    此刻,紛紛看著方平和妖帝。

    亂都忍不住打了個冷顫,看向乾王,嘀咕道:“他么的,你還招惹他,瘋了吧?這瘋子什么時候這實力了,你小心哪天被他弄死!”

    “……”

    乾王黑著臉,心中也是顫動。

    這魔頭怎么強到了這地步?

    哪怕不燃燒大道,恐怕都達到破八的地步了。

    這么說,和他實力相當。

    可方平,鍛了玉骨,肉身也快玉身境界了,兵器比他強,力量掌控度好像都比他稍微高點……

    一比,乾王心中微微一顫。

    真要交手,他恐怕不是這魔頭對手。

    這還是正常情況下!

    現在的情況,方平燃燒大道,更強大了!

    而且方平真的是悍不畏死,妖帝卻是不想和他拼命,一時間反而有些被方平壓制的趨勢。

    這……算什么?

    黎渚,鴻宇,鴻坤……沒有一人不忌憚的。

    艮王和天植,更是后退一大截,不能參戰!

    之前還想去圍殺方平,現在一看,艮王臉都發白。

    幸好天王印給了方平!

    否則,之前可能會被方平斬殺當場。

    難怪之前方平如此囂張,原來是因為他自己真的破八了。

    該死的!

    方平這陰險的家伙,那么囂張,若不是忌憚他往日戰績,當時他不會交給方平的,那自己死定了。

    ……

    眾人心中震撼,殊不知,鎮天王都是暗暗咬牙。

    瑪德,怎么弄的?

    破八了!

    這么下去,自己還能鎮得住這小子嗎?

    真可怕!

    他都覺得可怕,那邊,封也是臉色掙扎。

    方平太可怕了,要出手助妖帝斬殺他嗎?

    他也是接近破二門的強者,單獨交手也不怕方平,何況還是和妖帝聯手,方平大道燃燒殆盡,必死無疑!

    “燃燒大道……”

    “他……燃燒幾次了?”

    封心中在考慮這個問題,好像不是第一次了。

    方平燃燒大道,真的不是第一次了。

    “石破的本源境在他手中,他可以替換大道,昔日,他破了自己的皇道,從那之后,就經常燃燒大道……”

    “當***迫的皇者低頭,他要了三條圣道。”

    “之前,袁剛被殺……”

    封臉色發白,他不敢想了!

    方平,這時候燃燒的大道,是圣道還是天王道?

    袁剛的大道,有沒有被他剝離?

    方平無緣無故的殺袁剛,兩人雖說有仇,可在場的比袁剛和他仇恨深的人多了。

    “袁剛剛破天王境,豈是方平對手,方平可以突入本源,他……學會了我的封天之法,封堵袁剛大道,袁剛恐怕都來不及自爆大道!”

    “袁剛的大道,在他手中!”

    “他現在燃燒的……是之前的圣道?”

    “燃燒圣道,他接近破二門,燃燒天王大道……他又是什么實力?”

    “他……還在隱藏實力!”

    這一刻,封的強大精神力迅速運轉,在關聯一切線索。

    方平一直氣機不顯,大道不顯,他之前也沒看出什么異樣。

    此刻,方平在廝殺,在血戰,封眼神微動,迅速一縷精神力探出,他要感應一下,到底是圣道還是天王道。

    兩人交戰,何其強大,此刻廝殺的虛空都在坍塌。

    也就是這,在外面,半個華夏都被瞬間打塌了。

    封的精神力很微弱,兩人都沒察覺,察覺了也不在意,一接近便是瞬間粉碎的下場。

    封卻是不在意,一次次的窺探,一次次的粉碎。

    眨眼間,粉碎了數百次,封陡然臉色一變!

    圣道的氣息!

    是圣道的氣息!

    不是天王道!

    那方平還有一條天王道存在,圣道和天王道給方平帶來的區別大嗎?

    封不知道有多大區別,可用腦子想想都知道,天王道肯定比圣道更強。

    “他還隱藏了實力!”

    封心中冰寒,方平想算計誰?

    他對付妖帝居然都沒全力以赴,甚至故意燃燒大道,難道想裝重傷坑人?

    “接近破二門的他,已經極其駭人,誰能想到,他還隱藏了一些東西……”

    封眼神變幻一陣。

    之前還佇立在戰場中央的他,此刻,緩緩退去。

    不參戰!

    他怕方平就是為了坑殺一位破八,自己很危險。

    他甚至害怕,方平和妖帝故意做局,就是要坑殺他。

    因為有過這事!

    當日,天魁就是如此死的。

    他不敢去了,人心太復雜,妖帝和方平看似殺的凄慘,誰知道下一刻會不會聯手對付他!

    封,一步步退去。

    看到他走了,妖帝悶哼一聲,有些惱火。

    之前眾人其實有過協議!

    關鍵時刻,方平的人族最強,要聯手的。

    封居然撤了!

    混蛋!

    剛有些走神,對面,方平雙眼血紅,興奮的無以復加,封走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

    “殺!”

    方平如同吃了興奮劑,左手捏住了獸皇杖,任由獸皇杖爆發,打的他玉骨都在開裂,卻是一刀橫劈妖帝脖頸。

    砰!

    妖帝腦袋都差點掉了下來。

    “該死!”

    下一刻,一聲穿透天地的鷹唳聲響起。

    不是鷹!

    是大鵬!

    妖帝展露真身了。

    到了妖帝這境界,哪怕人身,也足以爆發全部實力,可化為本體,那代表也到了極限,要血拼到底了。

    “方平,你真以為三界你無人可制?”

    遮天的大鵬鳥,聲音冰寒。

    而方平,則是冷笑一聲,“起碼不會是你,給臉不要臉,說了九皇印我必奪,你非要斷我大道,今日不死不休!”

    斷道之仇,比殺人父母都要狠。

    此話一出,化為大鵬的妖帝都是無奈,之前沒想到方平這么強,知道的話……也許就不是這樣了!

    后悔嗎?

    有點吧。

    妖帝心中也是悲涼,被方平殺到本體呈現,這代表方平真正和他們這些三界至強者站在了一個階段,不化本體,有隕落之危。

    “殺!”

    鏗鏘的廝殺聲穿透通道,方平無懼,今日不奪九皇印,還等什么時候!

    噗嗤!

    鋒利的爪子,瞬間抓住了方平的腦袋,方平卻是再次仰頭,滿臉血液,猙獰大笑!

    妖帝眼神微變,下一刻,一縷本源氣朝他爪子中蔓延。

    “炸!”

    轟隆!

    “燒!”

    四面八方,陡然升起一股火焰,熊熊烈火,燃燒了虛空。

    方平快要玉身的血肉,眨眼間被焚燒殆盡。

    而妖帝,身上傳來了烤肉香味。

    妖帝低吼一聲,利爪用力,獸皇杖忽然化為一條巨龍,朝方平吞殺而去。

    方平手中長刀,也是眨眼間化為巨龍,兩條巨龍浴血廝殺,獸皇杖隱約間竟然不敵,也看的眾人呆滯,方平的長刀,居然比妖族至寶都強大!

    “大!”

    方平一聲暴喝,只剩下玉骨的骷髏,瞬間迎風而漲,千米,萬米,眨眼間比大鵬都大。

    “老子不會變嗎?”

    “哈哈哈!”

    方平一拳轟向妖帝的腦袋,雙方再次慘烈廝殺起來。

    轟隆隆!

    片刻后,天地間只有一具骷髏人和一只骷髏鳥骨骼碰撞,激烈廝殺。

    再這么戰下去,眾人知道,必有一人要死,另外一位也要重傷。

    這時候,道樹皺眉,低沉道:“方平,鯤鵬,休戰吧!鯤鵬,九皇印既然是蒼貓所留,還給蒼貓便是……”

    道樹知道,妖帝此刻是沒有臺階下了。

    好歹也是三界至強,結果被方平逼迫到了這地步,他豈能甘心?

    可再打下去,真要出現死傷了。

    這樣的強者死了,接下來還要血戰。

    再死幾位破八,這關卡別破了。

    妖帝沉默,顯然,他知道道樹的意思。

    哪怕心中不甘,可他真的愿意為了九皇印和方平繼續血戰嗎?

    戰到現在,他已經損失慘重了。

    肉身,妖族的肉身可是很強大的。

    而他的血肉,被方平撕裂了大半,剩下的干脆直接用本源火給燒了。

    這瘋子,現在還要和他近戰,骨骼都斷裂了不少了。

    雙方都是玉骨!

    方平的玉骨,居然比他的還要強一些,

    這么下去,哪怕方平本源燃燒撐不住了,戰死在這,他一身實力起碼廢了八成,破六都有可能殺他。

    戰到了這地步,妖帝已經想著要借個臺階下一下算了。

    然而……方平真的瘋了!

    這時候,忽然厲聲笑道:“什么還給蒼貓,老子要的東西,現在給老子,用得著你來還,丟了的東西,今日我要拿回來!”

    “你……”

    “血刀訣!”

    一聲厲吼,無數力量融入方平的長刀中,長刀瞬間血紅,原力爆發,灰色的原力溢散一些,直接將獸皇杖化形的長龍點燃了!

    方平玉骨顏色開始暗淡,妖帝忍不住了,瘋子!

    都準備還給你了,這瘋子居然在動用同歸于盡的大招!

    他么的,妖帝真的要爆粗口了!

    “給你!”

    下一刻,一枚大印朝方平飆射而出,妖帝破空就逃。

    這一刀方平斬出,方平玉骨都要碎完,可他……哪怕擋住了,也要廢了一身骨骼,他瘋了才和方平拼這個!

    “哼,廢物!”

    方平手骨一把抓住九皇印,冷笑一聲,血肉瞬間恢復,環顧四方,好不霸道!

    然而這一刻,哪怕鴻坤和鴻宇,也是避其鋒芒,臉色沉重,沒有和方平對視。

    這瘋子……破八了!

    九皇印到手,他會更強嗎?

    眾人心中戰栗,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ps:驚聞噩耗,起點一位老前輩白金過世,哀悼!不到40歲,生命無常,且行且珍惜吧!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