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都市小說 > 全球高武 > 正文卷 第1318章 本源蛻變
    方平手持九皇印,張狂霸道。火然????文  w?ww.ranwena`com

    硬是逼迫的妖帝棄印逃跑,震撼三界!

    這一次,方平真正站在了三界之巔。

    九皇四帝之下,便是三使八王。

    掌兵使隕落,掌印使而今因為被困多年,已經無法跟上妖帝,妖帝破八,創建妖庭,三界無上霸主之一。

    今日,這位初武便活躍的至強者,被方平當著三界諸強的面逼迫的交出了九皇印。

    一人!

    這一次,方平并未借助他人之力,起碼面對妖帝,他是完全靠一己之力擊退了對方。

    妖帝不敢和他繼續血戰下去了!

    今日不敢,翌日還敢嗎?

    無敵的人王!

    也許方平沒有做到橫掃三界,可這一刻,方平無敵。

    人族自初武以來,出現了一位最強人王。

    “人族!”

    有人呢喃,面色復雜。

    螻蟻一般的人族,真的崛起了。

    原本借助鑄神使這些人之力的人族,而今走出了第一位屬于自己的至強者。

    人王方平!

    三界,任何一方有至強者誕生,那都代表著無敵。

    九皇四帝不出,沒有任何一方會輕易和一位有至強者坐鎮的勢力敵對,至強者,這就是至強者!

    哪怕傳承至今的初武一脈,至強者也被譽為初武領袖。

    不管你是古老的初武者,還是后晉初武者。

    走到了至強這一步,你都是初武的領袖。

    ……

    方平的氣機,緩緩衰落。

    眾人眼神變幻,驚疑不定。

    很快,即將破二門的方平,眨眼間衰落到了破七境,而且這一次隱約間還沒到巔峰。

    非但如此,方平的氣息還在衰落。

    一直衰落到大概破六境,堪堪天王,這才停止。

    眾人驚疑不定!

    堪堪破六?

    燃燒了大道的方平,現在滑落到了這地步,他本源燃燒了多少,可以很快恢復嗎?

    遠處,妖帝恢復了人身,看向方平,眼神冰寒,并未出言。

    不遠處,封也是眼神微動,一言不發,卻是再次后退了幾步,以示誠意,自己無意參與。

    破六?

    開什么玩笑!

    方平的天王道呢?

    “噗……”

    一口猩紅的血液從方平口中溢出,方平迅速吞咽回去,氣血化成的衣袖,瞬間拂過嘴角,將鮮血抹去。

    方平警惕地看著四方,有些中氣不足地笑了一聲,“本王只是故意遮掩氣機,你們以為妖帝可以傷我?笑話,本王隨時可以爆發破八之力!”

    “哼!”

    一聲冷哼,方平掃視四方,一臉的森冷。

    眾人牙都疼。

    我們信嗎?

    又不是第一次認識你!

    每次你都是重傷垂死,這都不是第一次了,你怎么活到現在還沒死?

    ……

    地下。

    盛楠有些好奇,傳音道:“殿下,他是真受傷還是假受傷?”

    天極臉黑,“你去試試?”

    “那還是算了。”

    盛楠急忙拒絕,開什么玩笑,真受傷也不是自己可以匹敵的。

    盛楠馬上道:“我就是奇怪,他逼退了妖帝,此刻沒必要再裝受傷吧,哪怕真的受傷了,也應該藏著掩著……”

    “廢話,準備坑人,坑一個算一個!”

    天極翻白眼,“我們知道他什么情況,其他人未必知道,未必了解!那個道樹,那些皇者分身,雖然也知道他無恥,可對他真的了解嗎?

    都是一知半解,他燃燒大道,其他人恐怕覺得他真的重傷了。

    一個破八,一個破六,能一樣嗎?

    破八的還能引起那些人注意,甚至當成大敵,破六呢?

    一個500萬卡氣血爆發,一個超過2000萬卡氣血爆發,截然不同好不好!

    盛楠打了個冷顫,“他想坑誰?”

    “我怎么知道!”

    天極語氣不好,鬼知道他要坑誰。

    在場認識方平的,恐怕都知道他想坑人。

    可是沒一個人說什么!

    黎渚這些人此刻都已經停戰,一個個臉色變幻,卻是沒人提及方平是裝的,也沒人想在這時候出手試探一下方平。

    沒必要試探!

    百分百假的!

    瑪德,當大家都是傻子不成?

    你燃燒大道難道是第一次?

    眨眼間就恢復了,裝什么裝!

    在場眾人,要說不了解的,恐怕也就道樹,他本體還是第一次和方平接觸,至于之前觀看,也只是看一些闖關表現,方平戰力如何,道樹也不知道。

    難道是想坑殺道樹?

    眾人心中一寒!

    道樹可是破九強者,而且還是本體,擱在當年就是一位皇者。

    而今,有人居然想坑殺一位皇者?

    這些人開始腦補了!

    不得不產生這樣的聯想,因為其他人都知道方平奸滑似鬼,沒人會相信他的,他不是為了道樹還能為了誰?

    和其他人,有必要演戲嗎?

    ……

    沒必要!

    方平知道,他沒必要演戲,不過……有些習慣了。

    低調!

    做人一定要低調,千萬不能高調。

    擊退了妖帝,燃燒了大道,難道吐口血都不吐?

    那也太不給妖帝面子了!

    方平覺得,還是要給妖帝一點面子的,東西拿到了,這時候沒必要和妖帝死戰到底,不劃算。

    于是,方平吐血了。

    這一口血噴出來,咽回去,方平覺得自己足夠給妖帝面子了。

    于是,方平看向妖帝,覺得需要再給他一點面子,以示自己比他弱,無心和他死戰的意思。

    “妖帝,你很強,逼的本王燃燒大道,廢了自身,這才拿回了屬于我的九皇印……”

    妖帝覺得,方平在嘲諷自己!

    臉色,鐵青的嚇人!

    你拿走了東西,還要嘲諷自己,這是何等的沒人性!

    這不是嘲諷是什么?

    簡直欺人太甚!

    何止妖帝,就連鎮天王都覺得,差不多得了,你都占了便宜了,還要奚落人家干嗎。

    “咳咳!”

    鎮天王輕咳一聲,看向方平,笑道:“誤會解除了就算了,方平,退下吧!”

    都拿到好處了,你小子還要干嘛呢?

    方平有些無辜,我是真的覺得要給妖帝一點面子,免得他一直盯著不放,好處拿到了,再和妖帝廝殺,除非殺了他弄到一條大魚,要不然有啥用?

    算了,不和他們一般計較。

    “天狗,亂……”

    方平招呼了一聲,這幾位都是好戰分子,好像還想繼續干,方平招呼道:“我受傷了,實力不如人,我們忍忍,妥協一下,安全出去最重要!”

    “……”

    “哼!”

    妖帝這次真忍不住了,冷哼一聲,氣的夠嗆。

    妥協?

    你何時妥協過?

    方平這一方,都是三界刺頭,好戰分子,一旦開戰,都是不要命的貨色。

    越想,妖帝越是憋屈。

    這些瘋子湊到了一起,真的讓人憋的慌。

    人以群分,物以類聚。

    正常的頂級強者,開戰之前,多少要衡量一下利弊吧?

    天狗這幾位呢?

    開戰,對他們有什么好處?

    有好處嗎?

    沒有!

    可這幾個家伙,不但說戰就戰了,而且現在還有些意猶未盡,不罷休的意思。

    亂更是威脅乾王道:“最好準備好一雙大腿骨給老子,否則……遲早讓你好看!”

    他還惦記著呢。

    破八的乾王,大腿骨應該更堅硬了,可以用來打造神器了。

    乾王臉色鐵青!

    鐵青的同時,心中也是有些悸動,余光看了一眼同樣皺眉的坤王,迅速傳音道:“鴻坤,麻煩了!方平破八,拿到了九皇印,不會破二門吧?”

    坤王凝眉,接著語氣森冷地傳音道:“你怕什么!近期少招惹他,他的對手目前不是我們,是鴻宇和黎渚幾人,那些皇者分身!

    這一次,他恐怕野心不小,未必能活著出去。

    提前暴露了實力,大家都有準備,反而更好,也免得被他突襲。

    真要突襲,那才是麻煩,現在挺好。”

    坤王也是有些后怕,若是大戰爆發,方平陡然爆發出破八的實力,襲殺他們,那真的有些危險。

    現在還好點。

    而且方平實力暴露,大家有了準備,也有些防范。

    乾王一想,也是,不過還是擔憂道:“你破九有希望嗎?”

    “能量之門已破,玉骨鍛造的快成功了,出去后破門便可鍛玉骨!至于靈識……”

    鴻坤微微蹙眉,“差一點!靈識之門,相對而言,對吾等這些修肉身的武者更難破,破九……哎!”

    鴻坤嘆息。

    差一點!

    精神力還是弱了一些,不夠強大。

    想破精神之門,按照他的預計,起碼還要百年。

    可百年……以前能等,現在卻是等不得。

    乾王也是蹙眉,迅速道:“這一次我收獲也不小,氣血突破極限,出去后氣血之門必破!只要有足夠的生命力,我也可破生命之門……鴻坤,助我一次如何?”

    鴻坤看著他,他知道乾王是怕了。

    怕方平對他下手!

    破一門的他,覺得不保險了。

    想破第二門!

    此地,破生命之門倒是最簡單的,只要你有足夠的生命力,他們這些頂級強者,其他的基礎都達到了標準,若不然,也不會走到這地步。

    像李寒松這種,哪怕鍛造了玉骨,也遠達不到破門的地步。

    坤王沒多猶豫,迅速道:“關卡一破,吾等不要急著去奪種子投影,你,我,艮王一起聯手搜刮關卡后的生命之力,助你鍛玉骨,破二門!

    你我都破二門,再等艮王破八,遇到破九,也可一戰!”

    乾王松了口氣,他一個人恐怕難以搜刮那么多生命之力。

    坤王愿意幫忙,這倒是機會大的多。

    心中有些感慨,坤王關鍵時刻還是撐得住的,倒是和當年的地皇有些相似。

    昔年,地皇也是廣交好友,傳道四方。

    而今,坤王也在廣納四方強者,他自己也只是破二門實力,卻是愿意助乾王破二門,氣魄還是有的。、

    ……

    他們在議論,道樹瞥了方平幾眼,微微蹙眉,也沒再說什么。

    而方平,直接落回原地。

    看了一眼鎮天王,又看了看那邊的蒼貓,探手一抓,將蒼貓從艮王面前抓了回來。

    艮王松了口氣!

    這貓,一直坐在他面前,他有壓力,壓力很大。

    煩人的貓,總算被抓走了。

    被抓回去的蒼貓,扭頭看了一眼方平,有些奇怪地看著他,抓本貓干嘛?

    “為我護道!”

    方平暗暗傳音,迅速道:“你精神力強大,為我屏蔽四方感應,我要合成九皇印!還有,不許任何人靠近我,關鍵時刻,要是動靜太大,把我吞入貓世界!”

    “好噠!”

    蒼貓答應的痛快,方平再次提醒道:“別讓我氣機暴露了!”

    他現在不入貓世界,也是防著別人知道他有這么一手,雖然這一手之前妖帝就試過一次。

    蒼貓點著大腦袋,有些期待道:“騙子,下次打大魚,一定要把大魚的大腦袋砍下來呀,不行砍尾巴也行的,這次差一點就砍下來了……”

    方平哭笑不得,點頭道:“好!這條魚再敢跟我作對,砍了他吃火鍋!不過現在……九皇印給了,再砍他腦袋也不合適,咱們好歹也是講理的人,不能不教而誅。”

    蒼貓急忙點頭,是的,我們都是講理的!

    不講理才打架!

    騙子說的太對了,蒼貓表示極其贊同。

    方平笑了起來,不再耽誤,迅速閉眼,進入了自己的本源世界。

    外界,鎮天王看了一會,微微挑眉,也沒說什么。

    自己還得防著道樹,方平這小子,疑心病還是很重的,對老古董幾乎都不太放心。

    這一點,他心里有數。

    方平有句話可是經常掛在嘴上的,老古董全部打殺了,沒幾個冤枉的,想三界太平,最好把老家伙都干掉。

    這老家伙當中……就不包括他鎮天王?

    “哎,破八了!”

    鎮天王心中也是感慨,太快了。

    這次奪取了九皇印,方平實力恐怕還有一些提升,至于提升多少,目前沒法確定。

    之前方平大道在,堪堪破八的樣子,燃燒大道,還沒到破二門的地步。

    煉化了九皇印,可能會達到破二門的境界。

    這么一想,鎮天王都是震撼。

    這小子,再這么強大下去,有些駭人了。

    “小子……再這么下去,你的大難就到了。”

    鎮天王心中也是有些緊張,方平這小子,可能破九的時候會遇到大麻煩的。

    原本他覺得這一天還早,可現在看來未必就有多少時間了。

    ……

    鎮天王擔憂方平遭遇大危機。

    方平自己也清楚這一點。

    可就如道樹說的,有了實力,你還有反抗的機會,沒有實力,那才是真正的等死。

    除了天極這種不思進取的家伙,現在活著的強者,誰不是朝夕必爭?

    這才是武者!

    本源世界中。

    看著那兩座城市中繁忙的虛影,方平觀察了一陣,有些恍神。

    這一次質變完成,這些人會更加凝實嗎?

    可能吧!

    現在的虛影,還是看不清相貌,只是一道道人形影子。

    方平懷疑,隨著本源擴大,這些虛影遲早有一天會真正凝現出人形,凝現出真正的相貌,如同秘境中的那些投影。

    沒再去想這些,這時候,手中的九皇印不斷顫動。

    方平松手,下一刻,九皇印轟隆一聲,破空而出。

    一方巨大無比的金色大印,這一刻取代了太陽,映射四方,金色光芒撒遍了本源世界!

    “九皇印,鎮三界!”

    九皇印中,這時候傳出了人聲,好像是昔年有人留下。

    方平聽了一句,有些恍惚。

    他見過那些皇者和極道的投影,除了地皇,其他的人,聲音幾乎都聽過。

    這不是他們的聲音!

    這是……天帝的聲音?

    方平想到了之前在大殿中看到的幻境記憶,這好像是天帝的聲音。

    “轟隆!”

    一聲巨響傳來,巨大的金色大印,直接蓋了下來!

    鎮三界!

    九皇印,當年就是用來鎮三界的。

    這和華國傳說中的九鼎類似。

    與此同時,方平手中的長刀,忽然分解。

    這一次,分解成了之前的圣人令和天王印。

    這些圣人令和天王印,迅速朝四方飛射而去。

    轟隆隆!

    這些天王印和圣人令,此刻在迅速擴充本源世界,九皇印居中,其他的印令環繞,排成了一圈。

    這個光圈,不斷在擴大。

    將本源世界四周的黑暗驅逐!

    一道道金色光芒落下,落在了本源世界中,大地更加凝實了,天地更加真實了。

    虛空中,有風刮來。

    有云朵凝練。

    “本源之風!”

    風起。

    有人聲再次從九皇印中傳來,方平有些恍惚,好像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有人昔年在本源宇宙中捕捉那些風,足以摧毀本源星辰的罡風。

    “本源之水!”

    雨水降臨,世界中再次形成了大量的湖泊,溪流。

    四個胖娃娃興奮無比,全都從下方的湖泊中沖出,還扛著一滴巨大的本源水,迎接那些雨水。

    “本源之土!”

    轟隆隆!

    大地再次凝實,山川呈現,金色的光芒映射到哪,哪就冒出了一座山頭。

    方平越看越是凝重。

    這是……

    他看到了幾條感覺有些熟悉的山脈。

    地球?

    方平有些恍惚,是嗎?

    自己是不是產生了什么聯想,所以誤以為是地球了?

    可這些山脈,他感覺有些眼熟,哪怕縮小了億萬倍。

    可之前,方平為了融合城市,沒少研究這些山川地脈。

    這算什么?

    九皇印要在自己的本源世界中演化出一個地球來?

    是自己的意志在主導,還是本來就是如此?

    轟隆!

    又是一陣轟鳴響起,這一刻,本源世界四周的黑暗忽然被排開,本源世界擴大了!

    轟隆隆!

    巨大的轟鳴聲,接連不斷。

    而方平,感覺到了一些變化。

    精神越來越恍惚,他感覺到了肉身在變化,感覺到了骨骼也在變化,一切都在變化。

    腦海中,一顆斷了棒子的棒棒糖,此刻在緩緩擴張。

    金色光芒刺眼,映射整個本源世界。

    轟!

    響聲再起,這不是本源世界,而是方平的肉身在轟鳴。

    本源世界,開始蛻變了。

    ……

    轟!

    蒼貓被這響聲弄的嚇了一跳,急忙布下一層層精神力屏障。

    然而,這不夠。

    方平金身之上,爆發出璀璨的耀芒。

    刺眼無比!

    四周,正準備召喚的強者,再次看來,一個個臉色變幻不定。

    方平,在煉化九皇印了!

    道樹也是皺眉看著方平,九皇印只是兵器,或者說權柄的象征,為何方平拿到了,會有這樣的變化?

    強者們彼此對視一眼,你看我,我看你,各自都沉默了。

    不知道他們想些什么。

    鎮天王也不說什么,就那么定定地站在方平10米開外,看著天空,好像在看蒼穹。

    鑄神使幾人,也是你看我,我看你,然后走到了方平四周,都沒說話。

    方平,好像在蛻變。

    可他肉身已經強大的可怕,玉骨鍛造成功,現在的方平,還能再次蛻變嗎?

    他們不懂!

    因為哪怕他們,也不曾經歷這些。

    一般情況下,到了這地步,方平其實無路可走了。

    除了本源繼續往前走。

    嗤嗤……

    眾人沒聽到聲音,蒼貓卻是聽到了,側頭一看,瞪大了眼睛,有些呆萌地看著方平。

    方平身上好像在冒火!

    火焰,在烤方平的血肉。

    方平剛恢復的肉身,并不是太強,可這火焰,好像在不斷燃燒那些雜質能量,接著火焰開始補充能量,填補消耗。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漸漸地,方平好像被燒成了一個透明人。

    這一刻的方平,血肉,骨骼,頭發,都成了水晶色。

    精神力屏障擋住了眾人的視線,蒼貓看的更多一些,它還看到了方平顱骨中,有顆水晶球在迅速旋轉。

    腦核!

    腦核中,包裹著方平的本源世界。

    此刻,腦核也在迅速旋轉,蒼貓盯著看了一會,爪子撓頭,它看到了一個小小的黑洞,好像看到了方平在其中。

    這樣的變化,一直在持續。

    方平如同火人,也在一直燃燒,鍛造,百煉成鋼。

    灰色的原力,開始消散,眨眼間,化為氣血和精神力。

    很快,又開始化為原力,繼續鍛造方平全身。

    轟鳴聲不斷。

    震的蒼貓都在抖動個不停,漸漸地,方平身上有一股香味傳來,蒼貓鼻子聳動了一下,那邊,天狗也抽了抽鼻子,朝這邊看來。

    蒼貓咽了咽口水,好想吃,好好吃的樣子。

    不能吃!

    騙子不是大魚,騙子的肉不好吃。

    蒼貓咽下了口水,繼續看方平,時間,也一點點過去了。

    而道樹這些人,此刻哪還有心思召喚皇者。

    哪怕覺得時間耽誤了,這些人此刻都紛紛看向這邊,哪怕蒼貓遮擋,他們也感受到了一些不同。

    方平,恐怕更強了!

    這一刻,這些人都是臉色異樣。

    變強,這么簡單的嗎?

    方平,到底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

    而本源世界中,方平看著本源世界擴張,天地變化,九皇印和其他印章化為一個光球,漸漸不再散發光芒,也是臉色微動。

    蛻變完成了!

    力量!

    他感受到了力量,無窮的力量,那種感覺,和當初突破到了絕巔境,有些相似。

    他完成了一次巨大的蛻變!

    “我更強大了!”

    方平呢喃一聲,之前的他,基礎氣血轉換成原力,已經堪比尋常武者的1480萬卡氣血。

    這一次呢?

    方平默默感受著,默默體會著這種變化。

    肉身,骨骼,精神力……

    都在變化!

    都在蛻變!

    原力,開始消散,化為氣血和精神力。

    方平也不在意,這一刻的他,感覺自己對力量的掌控越來越強了,實力的提升,非但沒有讓他出現力量失控,反而愈加適合自己。

    方平輕輕吐氣,他已經差不多感受到了自己現在的力量了。

    強大!

    很強大!

    蛻變,迅速完成。

    很快,這一次蛻變,沒有太大的痛苦,好像順理成章一般。

    財富:2000億點

    氣血:1500萬卡(1500萬)

    精神:99999赫(99999赫)

    原力:0原

    玉骨:99%(附氣血質變)

    本源世界:1099米

    戰法:斬神刀法(+15%)

    力量掌控:99%

    極限爆發:22275000卡/22500000卡

    氣血,精神力,都還原了。

    不是原力,單獨靠氣血之力,方平加上戰法增幅,居然直接突破了2000萬卡!

    換言之,此刻的他,初武破八了!

    方平看了一眼,再看看那越來越真實的本源世界,眼神變幻一陣。

    強大!

    這一刻的他,還沒轉換原力。

    不過……精神力好像遇到了瓶頸,停留在了99999赫,沒能達到10萬赫。

    按照方平之前的計算,10萬赫,會有一次精神力質變。

    直接達到20萬赫,堪比那些破精神力之門的強者,也堪比2000萬卡氣血。

    “轉換成原力嗎?”

    方平盤算了一下,很快有了決定,要轉換成原力。

    1500萬卡氣血,強的可怕,在這之前,方平的氣血是740萬卡,精神力74000赫,這一次,兩項數據都有大幅度的提升!

    1500萬卡氣血和接近10萬赫精神力,足以轉換成1250原力。

    這么多原力,那可是2500萬卡的氣血之力爆發。

    “大道……還有用嗎?”

    這一刻,方平有些懷疑了。

    哪怕天王大道,這時候有用嗎?

    2500萬卡的氣血之力,加上戰法增幅,那都超過2800萬卡的爆發了。

    再加上兵器,肉身強大,方平覺得,不靠大道,他都是真正的破二門強者。

    “大道……不會被徹底壓斷吧?”

    方平不太確定,不過還是決定試一試,之前的天王大道,自己被壓縮的只有800米,這一次,必然要短不少,可哪怕留個100米也是好的,那都有10%的增幅了。

    方平輕輕吐氣,迅速開干。

    這一次,他覺得自己真的走到了盡頭了。

    所有能提升實力的東西,他都拿到了,所有需要蛻變的地方,他都蛻變了。

    沒有大道,這時候的自己也是貨真價實的破二門強者。

    哪怕大道真的無用了,方平也不覺得可惜。

    一個是外力,一個是自己實力真的達到了這地步,其實也沒什么可惜的。

    就是……未來的路,不太好走了。

    “再裝上大道試試,不行的話,想辦法擒殺一位破七試試!”

    方平惦記上了艮王,沒辦法,破七越來越少了,真要遇到了麻煩,不殺艮王殺誰,這位自己先留著再說。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