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其他小說 > 重生家中寶 > 第四卷 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天敵
    田野聽到老大夫這話,緩和一下氣氛:“那您可小心點開方子,別砸了招牌。”

    老大夫看著田野有點眼發黑,就給了一個鼻音:“哼。”

    田野真的有點弄不明白,自己怎么招惹這位老大夫了。怎么就被怨懟的這么明顯呢。摸摸鼻子,認了。大夫嗎,誰沒事得罪他玩呀。怨懟一下就怨懟一下吧。

    人家給朱小四先開了一溜的好吃的,然后才開了幾幅藥,不過遞給李紅旗了:“別看活蹦亂跳的,還是底子虛。說白了,打小營養沒上去。不然我們小姑娘長得更好看。”

    田野邊上都笑了,可能人老大夫怨自己這個當嫂子的,沒把小姑子養好。底子虧了。

    不過田嘉志高興不起來,尤其是聽到這話。大家都從那個年代過來的,條件在那擺著呢,哎。惦記孩子的家長都找不到好東西給孩子補補身子,何況是他們家那樣的家長了,家里好吃的還不夠給朱大壯塞呢。

    田野也愧疚了,知道自己不著涼,到底沒照顧過人,這不是把小姑子給疏忽了嗎。

    李紅旗接過方子:“知道,您放心,以后我肯定照顧好她,等我們生了閨女,保準是更好看的。”

    朱小四聽說自己真的沒什么大毛病,才正眼去看李紅旗,有點羞澀有點不好意思。

    剛才自己好像有點想左了。有點鉆牛角尖沒考慮李紅旗的感受,這時候就有點不好意思。

    李紅旗拉著朱小四的手:“你身體沒毛病咱們更高興。”

    說完拉著朱小四就先走了一步,當然了,客氣話肯定是沒少同人大夫說的。

    不過田嘉志同田野人家就沒怎么給機會,想要同媳婦單獨處處,怕大舅哥棒打鴛鴦呀。不得不先下手為強,把媳婦給拉著跑了。

    田嘉志同田野,落后一步不放心的詢問一句:“真的沒事吧,不耽誤懷孩子。”兩人眼巴巴的看著人老大夫呢。

    不管什么年頭,孩子對于一個家庭,那都是至關重要的,那是關系到一個女人一生的幸福的。

    田嘉志能不在意嗎?那可就這么一個妹子呢。

    在田野看來,到是沒有考慮這些,家庭因素都是其次,關鍵是小四盼著有自己的孩子。

    真要是有問題,小姑子得多難受呀。朱小四想要孩子的心意多強烈呀。

    也同樣認真的盯著老大夫,十拿九穩的事情,也怕那個萬分之一不是。

    老大夫耷拉著臉色,涼涼的開口:“你們這是不信我。我還能忽悠你們。”

    田嘉志搓搓手,那是真的放心了:“這不是怕您說一半留一半嗎。”

    老大夫都翻白眼了:“我還沒說你們呢,進屋就那么擺臉色,凝重著給誰看呢,嚇到我了知不知道。你妹子那性子,有什么話我都敢同她直接說的。沒你們想的那么脆弱。那是個堅韌的孩子。有什么可留一半的。好吃的都給孩子做點。就沒什么問題了。”

    田野真心真意的,一點都沒被老大夫剛才的怨懟給影響了,態度好的不要不要的:“那可是謝謝您。”

    老大夫抽抽嘴角,沒忍住就怨懟過去了:“讓你們村的那個老太婆,少在外面敗壞我的名聲,別有事沒事的招呼我庸醫,我就知足了。”

    田野還真是答應不了這個。也算是知道,人老大夫為什么對自己這個態度了。原來因由在這里呢。無妄之災呀。

    老大夫可見惱了不是一天了,說起牛大娘,語氣都重了:“你知道她多沒譜嗎,人病人拉著我看病說病情呢,那老太婆過來就招呼‘蒙古大夫,庸醫’,你說病人怎么看我呀。可真是沒見過這么,這么什么講不通道理的人。”

    人老大夫文化人,說不出來什么難聽的話。

    田野單手捂臉,真的愧對人老大夫呀:“您看您,急的,人牛大娘肯定是怕您累到,上班看病就算了,路上碰上熟人還要看病,多辛苦呀。您看,牛大娘這么一說,您可不就省事了嗎。”

    老大夫氣的差點搓人,有這么說話的嗎,他的名聲就不要了,他這個年歲了,有今天容易嗎,愛惜羽毛著呢。對著田野田嘉志就一頓的數落。可是比數落牛大娘嚴厲多了。

    田嘉志同田野從人老大夫家里出來的時候特別的狼狽。完全是替牛大娘背鍋的。

    話說牛大娘怎么就弄得人家老大夫天怒人怨的。聽說前陣子人老大夫還幫著大娘看攤子呢。

    田嘉志無奈的看向田野,田野狼狽的搖搖頭:“管不了呀。”兩口子看看門口,趕緊走人了。

    老大夫那邊還嘆口氣呢,人家東西也不是白吃的,看看病看完了,藥錢還沒給呢。

    前頭兩個小夫妻聽說沒病,高興地忘記了,這個可以理解,后面兩個夫妻呢,他們怎么也忘記了。

    話說自己同后面的兩人也要不上錢呀。

    不過老大夫這邊也沒幽怨多久,李紅旗沒有半個小時就回來了,送錢那是其次。主要還是過來同人老大夫了解一下,怎么給媳婦養病的。

    還有平時怎么注意保養。問的那個仔細呀。人老大夫光喝茶就喝了兩壺。

    李紅旗走的時候,還帶了人老大夫的好多好東西呢。

    老大夫沒少吃朱小四給送來的好東西,心里也有點愧疚,你說怎么就沒早點給孩子調理一下呢。

    這不是,給的都是好東西,等李紅旗走了才發現,比剛才的藥錢,搭的還多呢。

    碰上這幾個人,他老人家虧大發了。

    不過看著朱小四這個婆家算是沒看走眼,這個姑爺還成,知道心疼媳婦。

    就是耽誤了自己大半天的時間。

    倆孩子不知道家里發生的事情,回到家對著田嘉志一通的顯擺在三叔家里的事情,長寶更是嘰嘰喳喳的嘴巴就沒有消停過,田嘉志看著一對小兒女,眼睛都要笑瞇起來了。什么煩惱都沒有了。

    田野:“哎呦,看看這兩孩子的樣,還以為他們在外面的時候多想你呢。跟你說別讓他們偏了。兩人玩的瘋著呢,根本就不想回來呢。”

    長寶:“爸我媽亂說的,我可惦記你了。真的。就是沒放在嘴上說。”

    長順都跟著說道:“男人的想念是放在心里的,嘴里說出來太膚淺了。”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