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舉手之勞
    方墨非嘴角抽了抽。

    若是只得云揚在里面,說不定他還會擔心云揚吃虧,畢竟對方乃是皇子。

    但……現在,方墨非唯一感覺到的就只有滑稽。

    徑自轉頭稟報道:“老爺,公子,外面有四皇子的人求見。”

    那錦衣大漢聽他說“求見”這兩個字,臉色登時就是一寒。

    求見?

    他么的,你們以為你們是什么東西了?

    云揚翻翻白眼,下了馬車,道:“問問是什么事情?”

    那錦衣大漢滿眼盡是疑惑地看著眼前這俊秀的小年輕,狐疑道:“小子,你能做的了主么?還是叫里面那老頭出來吧。”

    云揚本想出來發一通火,直接將這幾個家伙搞得灰頭土臉的回去,但聽這大漢一句話之后,頓時眼珠一轉,扭頭道:“凌老,看來此事您才是由頭,所以還得您出馬才是啊。”

    說罷便一轉身,徑自鉆回去了馬車。

    里面。

    凌霄醉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鉆進來的云揚,苦笑不得的點了點云揚額頭,罵道:“你這小子簡直是壞得能流膿了!”

    云揚一攤手:“您老差不多得了,能不能講點理,人家擺明就是找你,我瞎摻和什么?跟我有一文錢的關系嗎?”

    凌霄醉哼了一聲。

    下一刻,云揚只見眼前一閃,凌霄醉已經從車廂里消失,旋即外面傳來凌霄醉淡漠的聲音:“你們家主子要找我做什么?”

    那錦衣大漢的聲音:“老丈,這幾天,你一直在百丈湖釣魚,晝夜不停,這一點,咱們都看在眼里了。而今天下午,你早早收桿,想必是有所收獲吧?據說,你搞到了一些顏色很鮮亮的魚?”

    他矜持的笑了笑:“四皇子殿下讓我來問問你老,將那魚勻給我們一些,怎么樣?”

    凌霄醉聞言之下,登時也有些懵了。

    釣到魚的,是云揚那小子吧?你們就這么來找我要,怎么感覺這么怪異?

    最關鍵的是,誰說我們有收獲了,那些魚明明全都放了好么?!

    你們若是真的一直注意著我們,豈能會看不清楚?

    “勻給你們一些?”隨即凌霄醉就被這句話吸引了心神:“不勻。”

    “老家伙!”錦衣中年人跨前一步,面目陰森:“你最好想清楚,這話是四皇子殿下讓問的。”

    啪!

    沒人看到凌霄醉動手,那大漢早已經滿口鮮血的飛了出去。

    跟隨大漢一起到來的,乃是四皇子府的高手,看到這老頭居然敢動手,頓時一聲怒喝,五條人影,同時飛身而來。

    然后,啪啪啪……一連串聲音響起,五個人同時倒飛出去。

    先后飛出去的六個人,并排躺在地上,人人都好似渾身癱瘓一般,一根手指頭都無法動彈。滿臉驚恐地看著面前負手而立,衣袂飄飄的老頭,人人腦海中都是一片漿糊。

    這老頭……是什么妖孽?

    怎地連看都沒有看清,就倒下了。

    尤其是領頭的那位高手,更加是震駭莫名。

    自己可是已臻七重山的高手,乃是四皇子府上第一高手。

    對上此老……仍是毫無還手之力!

    不,又豈止是毫無還手之力,根本連那老者如何出手的都沒看清楚,全無知覺!

    這老頭,是誰?

    怎地恐怖至斯?!

    凌霄醉拍拍手,一揮衣袖,一股狂風過去,登時將這六個人從路中間卷到一邊,旋即回身上車。

    “走。”

    馬車轆轆開過。

    地面上,六個人仍舊齊刷刷并排躺著,一動不動。

    良久良久之后,才在眾人異樣的目光里,一個個恢復了點力氣,從地上爬起來,面面相覷,人人都是面如土色。

    “這件事,回去稟報四皇子吧。”

    錦衣大漢呲牙咧嘴的扶著自己的后腰,一邊臉高高腫起。眼中一絲冷芒閃過:“咱們的人跟上去沒有?”

    “跟上去了。”

    “嗯,查清楚那老頭到底是哪一家的,馬車去了哪里。”錦衣大漢面容陰狠:“只要他還在這天唐城里,哪怕他武力驚天,又能如何?”

    為首的那位武士高手嘴唇動了動,感覺著臉上火辣辣的,又停住了嘴。

    他本想說,有些高端的江湖人物,真不是區區一個皇子能夠招惹得起;更別說你只是四皇子的舅舅……

    ……

    “老頭,你不厚道啊。”云揚大是不滿的看著凌霄醉。

    “怎么?”凌霄醉翻著眼皮反問道。

    “你干嘛不除惡務盡?”云揚怒道:“直接全殺掉就好,然后亮出你的名號,揚長而去,誰敢亂動?為你人間神話,此世傳說再添一篇傳奇,你現在的做法卻是招惹了一個大麻煩,然后自己拍拍屁股走了,把后患全都留給我……哪有你這樣辦事兒的?”

    凌霄醉翻著白眼:“你說什么?讓我出去殺了他們,還要丟下我的名字,那個傳奇再添什么的咱們兩說,反正從此以后,你肯定是可以扛著我的大旗,在這天唐城里想干啥就干啥對不對呢?這才是你最想要的結果吧?”

    云揚理直氣壯的說道:“作為朋友,難道這不是你應該做的事情嗎?”

    這句話,讓外面的方墨非直接一陣汗顏。

    厚臉皮能夠厚到這種地步,也真是沒誰了。

    但是,公子說得好有道理,這樣的靠山,我也想要啊!

    足足走了半個時辰,馬車終于回到了云府。

    暗中跟著的四皇子府人也悄悄折返,回去匯報了。

    而凌霄醉與方墨非對此都沒有什么動作;匯報就匯報唄,能有啥大不了的?

    “今晚上擺酒設宴,招待人間神話。”云揚殷勤的將凌霄醉請下來,道:“咱們不醉不歸。”

    凌霄醉有些奇異的眼神看著云揚的臉,灑然一笑,邁步進門。

    與這小子在一起,當真是有些感覺奇妙呢。以我的身份,不管走到哪里,哪怕是各大幫派的掌門、主事者,甚至是一國君王,或者說是江湖名門大派的執掌者,無不是恭恭敬敬,客氣有禮。

    然而眼前這小子的修為就只如螻蟻一般,身份地位背景與自己相比也是天上地下,但偏偏這么的一個家伙,在自己面前卻始終不卑不亢,揮灑自如。

    最關鍵,也是最重要的是,這貨絕對不是裝的,直指本心,不存虛妄!

    這也是奇了……

    看這小子行事井井有條,步步為營,心思慎密,智慧超卓的樣子,也不象那種心大到了沒心沒肺的人……

    此外,這家伙還從來都不掩飾自己的真實想法:我留下你,就是想要利用你。利用你的武力,利用你的名聲,利用你的一切,來為我整好處!

    但,這一切全都做得坦坦蕩蕩,光明正大!

    這個狀況不禁讓凌霄醉對于云揚產生了強烈的好奇。

    你小子到底是有什么自信,去到可以與我平起平坐分庭抗禮的地步?

    月上中天。

    花架下,兩人對酌。

    一個從容瀟灑,一個悠閑灑脫。

    談話內容,也是天馬行空。

    這讓在一邊侍候、旁聽的老梅和方墨非都是一陣陣的打哆嗦。

    公子啊,您這說話可真是……

    您對面的可是天下第一的傳奇啊!妥妥的人間神話啊!

    神話傳說在前,您……您這也太隨意了吧?

    “其實在見到你老之前,我對您有許多的猜測;不過見到你之后,發現真人與傳言不大一樣。”云揚隨口道。

    “有什么不一樣?”凌霄醉喝了一口酒,笑瞇瞇的問道,眼中全是好奇。

    “傳說中的你嫉惡如仇,高不可攀,還高處不勝寒云云,尤其是你的天下第一更是膾炙人口,還有你……”云揚扳著手指頭、如數家珍。

    凌霄醉大搖其頭:“傳說終究是傳說,肯定有夸張和臆想的成分,直接說你見了我本人之后有啥具體感覺?”

    老梅與方墨非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

    這可是關鍵時刻。

    公子您可要好好回答啊。

    “見到你之后……”云揚道:“大抵就只感覺……你率直,率真,而且,有些童稚之氣,隨心所欲,沒有顧忌,卻又能恪守一些東西……總而言之,見到之后,感覺凌霄醉這三個字,也不是那么的神秘,至少很難跟傳說神話什么的聯系起來。”

    老梅與方墨非登時出了一身汗。

    率直可以,但,率真、童稚……這些你能用來形容凌霄醉?

    活得不耐煩了吧?

    人家怎么就跟傳說神話聯系不起來呢,人家是舉世公認的天下第一高手啊,那不就是人間神話嗎?!

    “哈哈……”凌霄醉暢快地大笑了起來,意態悠然快意。

    云揚沉吟道:“若是我猜得沒有錯,那么……凌老主修的功法,應該是相關于心性方面的吧?……”

    凌霄醉沉吟了一下,突然搖頭失笑,道:“想說便說,嗯,正是赤子天心功法,后來雖然有些演變,配合了身體體質,修煉水魂天冰,不過總體來說,還是那一路數。”

    云揚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果然如此。”

    赤子天心,永遠保持一顆童心,隨心所欲,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無拘無束,一顆心永遠活潑潑的……

    對于這種人,玩弄心計,全都不過是極為可笑更可能導致很可悲的后果。

    你跟我玩,就好好玩,玩弄心計的話,我拔腳就走,想走就走。

    嚴重一些,我想殺就殺,想屠就屠。

    所以,真的很容易導致很可悲的情況出現!

    </br>

    </br>

    </br>

    </br>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