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 > 第七十七章 到底什么事!
    至于方擎天方太蔚;這幾天下大雪,老太尉身體又有不適,今天大朝,仍舊在家里養著,皇帝陛下從頭到尾都沒打算去請他來。

    老太尉時日無多,若由這等事再去觸動其心境的話,未必能夠受得了這個刺激。

    老爺子的獨門心法天心玲瓏乃是照見人心的神異功法,然而此法卻最忌心神劇烈波動,老太尉之前因為楊波濤一案,再啟天心玲瓏,當時看似并無異狀,實則仍舊多了相當的負荷,壽元再損,此際若是再受刺激,只怕就真的不好!

    畢竟,傅報國乃是老太尉碩果僅存的得意弟子,被視為衣缽傳人的那個人。

    老太尉的其他弟子,都已盡數戰死沙場,馬革裹尸。若是貿貿然聽到傅報國即將面對東玄傾舉國之力,一代軍神寒山河的全力進攻,真急出個好歹出來,玉唐不免更加的雪上加霜。

    “此戰如何?”皇帝陛下問道。離開了大殿群臣,只有兩三個人的時候,皇帝陛下也不再裝那等躊躇滿志盡在掌握的姿態了。

    這種憂慮,現于面上。

    “此戰不容樂觀。”冷刀吟深深吸氣,吐出一道白色長龍。

    天太冷了,縱然是在皇宮里,但大殿實在太空曠。

    “是啊,朕也知道此戰不容樂觀,可是東玄為何會選擇在這個時候來犯,他并無絕對的利益可言啊!”皇帝陛下也是眉頭緊皺。

    “就只是因為集體攻訐寒山河,刺激得那老東西發了瘋,致令當前境況?!”

    皇帝陛下很是有些抱怨:“朕實在想不通東玄國主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若是當真看寒山河不順眼了,直接抄家滅族就是,偏要放這老東西出來帶兵……現在可是寒冬臘月,滿目盡是冰天雪地,哪有這時候出兵的?”

    “陛下所言極是,現在我們與東玄相比正整占了天時。寒冬季節,易守不易攻,這是我方純然的優勢。”

    冷刀吟皺著眉頭沉吟:“但這個優勢并不明顯,東防線那邊不過剛剛建立的新關隘,未必能夠承受大軍晝夜不停的連續猛攻。這將是悠關此役最終勝敗的糾結所在。”

    “還有一個問題,現在東防線那邊就只得二十萬兵馬。”皇帝陛下皺著眉頭:“傅報國不過才剛過去了一個多月,磨合未夠,立足未穩,同樣是一個大問題。”

    “倒是國內糧草軍械不成問題,軍餉也不成問題。”冷刀吟沉沉嘆息:“說到底此役我方占有天時,只要主將能夠穩住不妄動,此戰,可說是破天荒了。

    冷刀吟捏著鼻子:“好了好了,我下去等就是!”

    狠狠地剜了秋劍寒一眼,惡狠狠的說道:“老王八!你丫等著你老子的!”

    這才不情不愿的走了。

    您們商量事兒就商量事兒,可是別醬紫……

    完全忽略了,他剛才那句話,貌似把他自己也罵進去了!

    老王八的老子是啥呢,不還是王八么?

    而且還是老老王八!

    冷刀吟滿心滿身滿臉不開懷的出去了,當真是溢于言表,全無掩飾。

    然而隨著冷帥的離開,皇帝陛下的神色一下子凝重了起來:“發生了什么事?你這老貨今天怎么這個架勢?!”

    秋劍寒連冷刀吟都支了出去,可見他心頭的那件事絕對是非同小可,舉足輕重的級數!甚至,這件事在秋劍寒心里,比即將來臨的東防之戰還要重要!

    那會是什么事情?!

    一想到這里,就算是這位皇帝陛下,心中也是莫名的生出一種緊張的感覺。

    他隱隱感覺到,秋劍寒憂心的那件事應該是跟自己,跟皇室有關,但具體會是什么事呢?

    “這件事情……”秋老元帥還在想,要不要現在就說呢?剛才著急將冷刀吟趕出去了的做法是不是正確,還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當真說了會產生什么樣的后果呢?

    就在某人還在胡思亂想乃至斟酌思量,琢磨措詞之際,驀然看到了皇帝陛下的此刻眼神,秋劍寒寒老元帥突然生出一份明悟,自己這會若是臨門收腳,強行變奏的話,后果就真的會很嚴重!

    眼前這位可是玉唐至尊,是斷斷不能被調戲的存在……

    自己跟他耍流氓,小事還好,這會要是還是推給開玩笑云云,那自己就真的要變笑話了!

    “事情是這樣的。”秋劍寒一橫心:“昨晚上風尊找到我家里去了,告訴我一件大事!這件事讓我徹夜未眠,不知道如何是好。”

    ……………………

    咳…

    </br>

    </br>

    </br>

    </br>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