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狼盜參戰!
    那支隊伍的移動速度亦是極快,單純移動速度甚至還要凌駕于玉唐鐵騎、東玄黑騎之上,及至那隊伍沖得近了,傅報國看清楚對方的形象,卻更加的驚訝起來。

    只見這群人,一個個連盔甲都沒有,全部就只身著皮袍,堪稱奇形怪狀,甚至有些人直接就是衣衫襤褸,衣不蔽體;然而就是這么一支隊伍,卻以出人意料的姿態,大吼大叫著,強勢加入了戰局之中!

    而且,目標居然是東玄黑騎!

    “這特么怎么回事?”傅大帥真心有些想不明白了。

    當世最頂尖的兩支騎兵強勢對轟,居然有一千馬賊一般的家伙強入戰?

    這些家伙哪來這么大的膽子?

    那舉動分明就是在找死啊!?

    “來人是狼盜!”旁邊一個副將也是一臉詫異:“狼盜向來不問是非,不問身份來歷,見誰就搶,從無例外,更是敵我兩國皆欲除之的對象……怎么這一次,竟是幫助咱們作戰?而且就這么直通通沖進黑騎軍陣,這……這根本就是在找死啊!?”

    “狼盜?他們是狼盜?”傅報國張大了嘴。

    一時間,居然不知道說什么好。

    對于這支僅流傳于傳說中的流寇馬賊,傅報國有所耳聞,但在傅報國看來,不過是疥癬之患,不值得真正出動大軍圍剿,也就聽之任之,索性那么一點人,就算再造孽債也搞不出太大的風浪!

    等戰事結束,隨便派支軍隊,也就剿了。

    可是現如今,他們的舉動,就算是相助玉唐鐵騎,但也……但也太奇葩了一些吧?到底咋回事呢?誰來幫我捋一捋?

    “縱使是出身玉唐,有報國之心可以理解,但是……這也太沖動,太沒計較,太傻了吧?”

    傅報國喃喃道:“這狼盜的首領,莫非只是一個莽夫?”

    傅報國的猜測盡是一點都沒有猜錯,何大錘還真就是一個莽夫!

    大字不識一個,平生干得最多的事就是好勇斗狠;往昔還會對狼盜軍師言聽計從;然而這一次,他更相信了自己的眼睛所見,確信己方戰力足堪鎖定戰局,這才強勢入戰!

    如果一定要說古怪,反而是那位狼盜軍師,這位全程都沒有阻止他的送死之舉,反而是跟著他一起沖進了軍陣!

    亦是因為如此,何大錘才篤定自己所做的這個決定真的是英明無比,睿智無比!

    然而此刻,普一入戰的何大錘,不過數十息就后悔了,簡直就是悔不當初,悔得腸子都青了!

    原來,在遠方看,與親身加入戰場,是完全不同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自己每一個兄弟的修為,確實都要高于任何一名黑騎和鐵騎。

    甚至單體的移動速度,也是狼盜占優,連馬匹的爆發力,狼盜也不落下風!

    以上這些,全部都沒有錯,何大錘還真沒看錯,也沒判斷錯!

    唯一判斷有誤其實就只有——他們在進入了戰陣之后,赫然發現,自己以為的全都是自己以為的,全都不足為憑,修為更勝一籌云云……頂多就只能算個屁!

    一對一,狼盜面對黑騎鐵騎,堪稱無敵,無爭議!

    三對三,狼盜仍舊可以完勝,黑騎鐵騎碰碰運氣,聯手針對一人,或者可以取下一人性命。

    十對十的話,戰事仍舊是狼盜占優,很大機會是狼盜損半,騎兵盡滅!

    不過到了百人對戰之時,敗得一定是狼盜,唯一生機就是利用他們比兩騎兵更迅速一籌的移動速度逃逸,或有生機。

    及至如何大錘之前所想的千人對戰,確實會出現大勝,甚至全勝的情況,不錯完勝的是兩騎兵之一,千人狼盜難逃全數覆滅之噩!

    至于眼前這般……大規模軍陣正面交鋒,狼盜完全沒有抗衡余地,就只有被屠戮的份!

    是的,就只有被屠戮的份!

    何大錘想象中的自己一出手就能形成戰陣失衡,從而建功立業根本就沒有出現!唯一看到的僅限于……自己入戰的八百兄弟,僅止于沖進戰陣的一瞬間,不到十息時間,就沒了三分之一!

    他不可置信的眨眨眼睛,再去看時,發現幸存的藍島已經只剩下了不到兩百人了!

    這……這也太快了!

    己方竟然連出招的余地都沒有,入戰瞬間,四面八方盡都是敵人的兵器來襲,還有一蓬蓬箭雨暴雨一般的潑灑而來。

    狼盜紛紛落馬,而但凡掉落下馬的,全數在第一時間就被踩成了肉泥!

    黑騎居然幾乎沒有任何折損!

    何大錘只感覺自己如同被重重的打了一大錘,一時間頭暈目眩!

    這時,一個書生打扮的狼盜,以單薄身軀騎在馬上,揮舞著長劍朝這邊沖過來,旁邊還有三個人護衛著他一起往自己身邊沖。

    那是狼盜軍師與其他三位頭領,乃是狼盜之中除了何大錘之外,修為最高的幾人,亦是因此,這幾人才能茍延殘喘至今。

    只是等到他們沖到何大錘身邊的時候,已經就只剩下最后兩人了,其中一個的左肩膀也已經被整個削掉,眼看著多半是活不成了。

    “大哥,快走……”那軍師長劍揮舞,劍光霍霍,竟現異常威勢,周遭黑騎一時竟不能制,唯其臉上卻自浮現出不正常的潮紅,顯然是施展了某種催動生命潛力的秘法,縱然逞威一時,絕難持久,及至生命元氣耗竭之時,便是其命終一刻!

    “大哥快入關!”

    軍師嘶聲大喝:“有了今日之事,狼盜消亡覆滅,大哥日后封妻萌子可期,只是他朝莫要忘了給兄弟們上柱香!”

    何大錘聞言如被雷擊,瞪圓了眼睛:“你……你怎么知道?”

    他的心臟在顫抖起來。

    自己心底的謀劃……

    那軍師慘然一笑:“大哥的想法……兄弟們都知道……但是,兩國存亡大戰已起,狼盜早晚要覆滅的……就算不被殺光,也會全部餓死……若是能以大家的性命,為大哥換取一條金光大道……大家樂意!”

    何大錘身子又是一陣搖晃,差點摔落馬下,瘋狂叫道:“你們明知道是這樣,還要來送死……”一言未盡,整個人竟自茫茫然再也說不出話來。

    與此同時,一蓬箭雨嘩然落下,落點正是何大錘所在位置。

    而何大錘此際現在心神失守,滿心茫然,竟不加以招架抵御,眼見就要被扎成刺猬箭豬。

    失神的何大錘驟覺眼前一黑,卻是那斷了一條膀子的頭領整個人大字型飛撲過來,舍身為他擋住了來襲箭雨,整個人登時扎得如同一頭刺猬一般,眼神兀自看著何大錘:“大哥……快走啊……兄弟們搏命沖陣……就為了大哥一個前程……反正都要死……莫要辜負了兄弟們的心意……”

    聲音至此戛然而止,那頭領的身子乍然一抖,掉落馬下,唯有眼睛仍舊焦急的盯著何大錘,卻自漸漸失去神采。

    然而無數的騎兵轟隆隆而來,將他焦急的眼神直接淹沒,何大錘拼命廝殺,拼命反撲,竭盡所能的戰斗,只想要再看兄弟一眼,然而撐過這隊騎兵的沖殺過后,所能看到的就只有一團爛肉……

    無數的刀劍長矛箭矢,仍舊毫不停息地向著何大錘身上招呼過來。

    黑騎這會可是恨死了這伙馬賊!

    何大錘當日的盤算可謂一子錯滿盤皆落索,然而有一點卻沒有錯,那就是他們的入戰,終究是影響到了大局,馬賊雖然全軍覆沒,卻如何大錘的臆想一般,發揮出一根稻草的效能,成功攪亂了黑騎沖陣陣型,鐵騎趁著這個機會,這點疏漏,大肆屠戮,已經擁有了極大的優勢,更即將將優勢轉為勝勢,大獲全勝!

    而這個局勢,無論鐵騎軍還是黑騎軍都心內有數,已成定局,無可逆轉,只是時間早晚的事情!

    所以黑騎軍自然恨極這些亂入的馬賊,一定要己軍全軍覆滅之前,殺死全部的馬賊,否則,如何瞑目?!

    尤其是眼前這個馬賊頭領,他不死,眾人絕不干休!

    馬賊軍師兀自拼命的揮劍,持續催動所余無幾的生命力,護持著何大錘往外沖,何大錘兩柄大錘一邊揮舞,一邊流淚。

    我是這么打算的……但是,我沒想到大家會死的這么慘,全都隕落在這一役之中……

    我以為,最少最少也能有八成的兄弟跟著我一道入關,一道轉賊為兵……

    現在,竟然就只剩下了兩個人!?

    一聲嘶吼之余,那軍師的眼中露出絕望的神色,一柄黑色的長矛,狠狠地扎進了軍師的肚子,又從背脊處生生地捅穿了出來。

    軍師一手猛地抓住長矛,一劍將那黑矛兵士的腦袋砍了下來,隨即猛地一劍插入了何大錘胯下戰馬的屁股,嘶聲道:“快走啊~~~”

    “要記住,以后不要自作主張,萬事聽指揮……”軍師最后一句話沒有說完,一把刀砍到了他的右手,隨即,又有三把長矛不差前后地捅進了他的身體。

    呼的一聲,急疾一刀掠過,馬賊軍師最后一句話尚未說完,腦袋已然滴溜溜的飛了起來。

    </br>

    </br>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