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末日山河
    寒山河有趣地笑了起來,莞爾微笑著看著傅報國,幽幽道:“老朽與傅帥同樣明白,那樣的情況,絕對不會出現了。傅帥又何必在老朽面前布下這空城之計?不怕老夫一時意氣,當真拉玉唐東軍陪葬嗎?!”

    傅報國臉上不由的紅了紅,強撐著道:“寒帥這話從何說起?”

    寒山河嘿然道:“若是九尊尚有余力出手,那么剛才的動靜就不會僅止于次,更不會持續時間那么短暫。若是九尊還有余力出手,豈會留給寒某從容整軍的機會。傅帥,關于九尊這個盤外招,就不要再用拿出來說事了。”

    寒山河所言,亦正是傅報國最擔心的事情。

    聽聞寒山河戳破自己心事之言,傅報國的臉上稍稍變色,隨即道:“寒帥看得透徹,果然是老謀深算,目光如炬,然而依照寒帥的意思,大家就這么和平收場?縱然玉唐平白無故的被侵略,反擊成功,也沒有任何代價可言是么?如此說來,那我玉唐子民難道便是活該?更有甚者,我如何確定寒帥所言的承諾為真,這年頭,連太平國書都可以不作數,所謂承諾,真的有用處嗎?!”

    說到最后,傅報國口氣之中,已經有了濃濃的譏諷之意,矛頭更是直指當日由寒山河發起的太平國書,乃至之后撕毀此約的往事。

    寒山河亦是老臉一紅,頓了一頓才道:“承諾固然可以因立場之因無可奈何,但有些事還是作為保證。此際只要傅帥答應,放我東玄三十萬兵馬平安離去,那么寒山河原意就在這里當場自刎,以自己的性命,給玉唐一個交代,老朽的一條性命,該當可以抵得上所謂失信的承諾嗎?!”

    寒山河這番話,聲音突然放大了一些,大到足夠令東玄己方眾人聽得到的程度。

    后面,戰歌等人聞言之下頓時群情激憤:“大帥,萬萬不可!”

    “老師,萬萬不可啊!我們還沒有敗呢!”

    “我們寧可死也不可做出這樣的妥協!”

    ……

    寒山河霍然回頭,厲聲道:“我還沒死呢,全都給我閉嘴!”

    他凌厲的目光在眾人身上繞了一圈,怒道:“現在是個什么情況,難道你們不知嗎?唯有你們活下去,才能為我東玄保留一點元氣;若是徒然全部死在這里,除了逞一時的血氣之勇,又有什么更多的用處?”

    “我寒山河如今已經是古稀之年,縱使茍延殘喘,還能再多活幾年?老夫這一生殺人無數,喪命在老夫命令之下的冤魂,數以千萬計;若是今日以此身償還,未嘗不是一樁美談!”

    “以我一人之命,換取三十萬大好男兒平安回歸,我寒山河又有何惜?我意已決,此事任何人都不得再勸,再勸者,軍法從事!我寒山河不希望在臨死之前,還要再砍下自己同袍的腦袋!”

    寒山河說完,決然轉身,再不看東玄陣營一眼。

    自然見不到身后東玄兵將人人淚流滿面,哽咽得不能出聲。

    寒山河轉身重新面對傅報國,平靜地說道:“老夫便只這一個要求,也是老夫當前能夠付出的最大代價。不知道傅帥能不能成全老夫?”

    寒山河的言詞中使用的非是“能不能答應”而是“能不能成全”,雖然只是一詞之別,然而這其中的含義,卻是耐人尋味。

    傅報國剎那間便即明白了寒山河的良苦用心,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這位威震大陸數十年的一代名帥,用尸山血海鋪出來一條軍神之路的無敵統帥,終于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寒帥。”傅報國唏噓的嘆了口氣:“我明白,也理解,我……樂意成全。”

    他吸了一口氣,道:“寒帥,作為天玄軍神,您沒有敗給玉唐,您是敗給了東玄,不是擺在了戰場,而是敗在了東玄朝堂的層層掣肘之下,所以,您的失利,不涉戰場,仍舊是不敗的軍神。傅某唯一能做的,便是成全你這個最后的愿望!”

    寒山河凝目看著傅報國,輕聲道:“傅帥還是不要答應得這么痛快;這件事關系重大,你作為直接當事人,責任莫大。這個責任,你自問能擔得起嗎?”

    傅報國灑然笑道:“關于這一節傅某自然知道,不過,傅某怎么也不想看著寒帥的結局太過于慘淡。同為軍人,這是我能夠給寒帥,給予大陸軍神的最后敬意。”

    “雖然身為敵人,彼此敵對,立場回然,不過,這件事,我傅報國決意扛了!”

    傅報國的笑容,很是真摯,更兼充滿了惋惜的意味。

    寒山河凝目看著,終于悵悵嘆息:“傅報國,何其人才也。為將者,敢作敢當,乃是勇氣;臨陣決斷,乃是魄力;運籌帷幄,乃是謀略;心思通透,乃是智慧;進退有據,便是為人處世之道。傅報國,你已經可算是全才!”

    傅報國平靜道:“寒帥謬贊了。”

    寒山河輕輕嘆息,突然轉頭看著云揚,輕聲道:“云公子,以后若是有個什么……還請云公子能對寒家稍稍看顧一二。”

    云揚愣了愣,道:“寒帥此言,云揚可有些聽不懂了。”

    云揚此際當真不是不懂裝懂,寒山河始終是東玄之人,這句話,算是臨陣托孤嗎?可是,托得著嗎?托不著吧!?

    寒山河淡淡笑道:“云公子不需要聽懂,只需要記住老朽的請求便可,一切日后自有分曉。。”

    云揚皺眉,沉思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應下了。”

    寒山河呵呵笑道:“云公子天潢貴胄,貴不可言,普天之下,能夠比云公子福緣更加深厚的,絕無僅有。既然答應了,更昭顯云天高義,老朽也就再也沒有其他心事了,差堪了無遺憾。”

    他鄭重抱拳行禮:“多謝傅帥,多謝云公子,大義成全。”

    話音未落,寒山河退后幾步,突然轉身,看著滿臉焦急擔心,一個個幾乎要飛奔出來的東玄兵將,寒山河大聲道:“傳我將令!”

    “諾!”

    “大軍立即撤退!沿途不得停留,直奔王都,此次戰事就此作罷,此令即時生效。”

    說完,鏘的一聲,已是拔劍在手,決然之意昭然。

    “老師!”

    戰歌見狀大吃一驚,再也顧不得軍令,拼命一般地奔上前來。

    天上云彩變幻,空中寒風呼嘯,寒山河的衣袍,在寒風中獵獵飛舞,如同要隨風而去。

    他輕輕地擺了擺手,戰歌卻如遭雷擊,生生地停住了前行的腳步,滿臉熱淚,悲切的叫道:“老師……”

    寒山河淡淡的笑了笑,輕輕吟哦道:“一生轉戰天地間,一令如山白骨寒;常年沙場饑吞雪,十載難回我故園;了卻君王天下事,壯志一統好河山……”

    他念到這里,突然凄楚的笑了笑,喃喃道:“……兔死狗烹猶可忍,鳥盡弓藏仍無憾;只嘆壯志未酬時,君心臣心俱已寒;揮兵千里出荒漠,披甲百萬戰猶酣;魑魅魍魎一網盡,山河從此可見天;七尺之身難回顧,古稀老朽淚無言;今日一命酬天下,便讓馬革裹尸還;少年從軍今日愿,終究難逃這一關。”

    寒山河仰天長嘆,厲聲道:“陛下啊……”

    一言未盡,竟是再也沒有說下去,劍光陡然一閃,血光即時崩現。

    鮮血好似噴泉一般從脖頸中流出,盡染山河。

    寒山河一手持劍,身子佇立天地間,兩軍對壘前,巋然不動。

    一動不動了。

    一代軍神,就此此世,魂走九泉。

    “老師啊……”

    戰歌揚天慘呼,突然猛地跪倒在地,失魂落魄一般,只是涕淚橫流。

    “大帥!”

    東玄軍陣中,發出震天的呼喊,無數的軍中男兒,淚落如雨。

    云揚與傅報國看著寒山河近在咫尺的身子,盡都忍不住心中嘆息。

    呼吸已經斷絕,生命已經遠離了的那一具軀體,然而寒山河卻仍舊挺立不倒。

    臉色仍自淡然,眼睛仍舊悠悠地目視前方,似乎在捻須微笑。

    他右手長劍寒光淋漓,血色斑斑。

    但給人的感覺,依然是那運籌帷幄的一代軍神,正在帥帳里發號施令!

    …………

    </br>

    </br>

    </br>

    </br>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