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森羅來訪,前因后果陰魂殿!
    以云揚今時今日的修為實力,更有白衣雪等人為援,憑云揚所了解到的森羅庭實力,進而推算與之其名的另外兩大殺手組織戰力水準,雖然棘手,但仍舊沒有太被云揚掛心,就算當真硬干,己方也未必會落下風,尤其自己跟森羅庭交誼非淺,有很大機會可以將之爭取過來。

    但現在,隨著四季樓勢力的介入,三大殺手組織變得不那么太重要了。

    “之后要密切注意幾個皇子的動靜,另外,要緊盯著那幾位大佬府邸和別院,任何細微動靜都不要放過……”云揚下達命令。

    “是。”

    水無音的心里對此也很清楚。

    這么多的,你可別隨便打我們哥幾個的注意了,我們十兄弟雖然無人殞命,卻也是個個重創;目前還具備完整戰力的,就只剩下了我與另外兩個兄弟而已。”

    一殿秦廣王悵悵嘆息:“……曾經煊赫天下,號稱天下第一殺手組織的森羅庭,在此役之后已經被打廢了,綜合戰力十不余一……”

    云揚咳嗽一聲,詫異道:“這是個什么說法,你剛才明明說四季樓死了那么多人,你們森羅庭最中堅的十王,個個健在。就這牌面分明是你們占了上風啊……不用跟我哭窮,之前咱們不熟,這才生出了不利用白不利用,利用一把就走的想法,現在斷斷不會如此了,否則我自己都會瞧不起我自己!”

    一殿秦廣王苦笑一聲:“真是不是跟你哭窮……我們十兄弟之所以能夠全數存活下來,個中是……付出了巨大代價的……我們的師父……在滅絕谷一戰之中,為了我們能夠活下來,獨自一人對上四季樓的秋風夏雷冬雪……豁出了所有潛力,與對方拼了一個兩敗俱傷,對方負傷而退,而我師父……卻是從那天開始昏迷不醒……一直到現在……”

    “現在的森羅庭,當真就只剩下我們兄弟十個殘兵敗將,帶著四個金牌殺手……現在的實力,哪里還堪一戰……更有甚者,放眼這個江湖,已經再無我等的容身之處了!”

    一殿秦廣王嘆了口氣,個中不無后悔之意。

    當初接下四季樓這單買賣,固然是為了報恩,了卻過往因緣,但另一層原因也非是沒有自是過高,沒有將四季樓看得多么牛逼。

    畢竟,森羅庭雄踞天下第一殺手寶座已經太久太久;反觀四季樓雖然有天下第一之譽,卻也是太久太久之前的事了,干了也就是干了,最終誰怕誰,誰干得過誰,尤未可知!

    但事到臨頭,親身體會之余,才真正了解到四季樓竟是這般的可怕!

    若非親眼目睹,如何能夠相信,如何能夠想象,森羅庭所屬的那些身經百戰的金牌殺手,不僅打起來幾乎沒有還手之力,尤其是那引以為傲賴以生存的隱形匿跡手段,在對方眼中,竟也是形同虛設!

    一場一場的血戰,發生在千萬里江湖之間。

    在世人看不到的地方,一殿秦廣王等人幾乎每時每刻都要身處于廝殺氛圍之中!

    “幸虧當初老師第一時間,就帶著我們離開了森羅庭總部,去了陰魂殿。”一殿秦廣王嘆口氣。

    這陰魂殿,便是當初九尊中人相助森羅庭十殿閻君之地……

    秦廣王等人也正是因為那件事,欠了九尊兄弟天大的人情。

    然后為了還這個人情,森羅庭損失殆盡。

    嚴格意義說上來,秦廣王等人心底未嘗沒有不悔,若是知道自家會為還一個恩情而付出這么龐大的代價,當初寧愿選擇其他的方式給予補償,又或者干脆將云揚云尊的身份和盤托出,換取自身的完好,所謂良心喪于困地,從來就只是說說而已!

    只是現在,森羅庭傷亡殆盡,與四季樓已經陷于不死不休的境地,反而要保守住云尊的秘密,只要九尊云尊尚在,四季樓永遠芒刺在背,不得安寢!

    亦是這份不死不休的心意,令到再臨陰魂殿的秦廣王等人,以必死之心進入內中修煉,令兄弟幾人的修為,得到了脫胎換骨一般的成長,盡都真正意義上的一步登天,邁入了另一個境界。

    成從陰魂殿。

    因起陰魂殿。

    森羅庭敗由陰魂殿。

    若是有崛起……也是因為這座陰魂殿!

    這是一筆何等糊涂羅圈賬呢!

    云揚此際隱隱明白了秦廣王此次前來的來意:“所以你們這一次過來……?”

    一殿秦廣王沉聲道:“我們這一次到來,主因是我們察覺到,四季樓將當前最重要的戰略部署悉數轉移到了天唐城;大家有共同的敵人四季樓,合該聯手對敵,克敵制勝;這天唐城乃是你的地盤,最起碼也該能給我們提供一些可靠的藏身之處,還有一層,就是我等師父的傷……”

    他嘆了口氣:“事到如今,四季樓對我們的殺意絲毫未減,甚至更勝從前;不剿滅四季樓,我們遲早要完……所以,四季樓乃是我們當前首當其沖的……大事。”

    一殿秦廣王眼中鬼火蹭蹭的冒出來,看著云揚,一字字的說道:“我們合作!云……大人!”

    云大人。

    云揚意味深長的笑了笑,道:“一殿秦廣王陛下,你這云……大人,說得很是耐人尋味啊。”

    一殿秦廣王冷然道:“世事有因有果,因為生死之事欠下的因果,注定要用生死來了結,若你不是……那我們當初豈會因為了你的委托對上四季樓的,森羅庭雖然罕有毀約背信之舉,但有些風險,我等只會在第一時間回避。”

    云揚皺皺眉,一揚眉:“哦?”

    事實上,云揚對森羅庭于己的態度也是大惑不解,當初的那筆買賣自己可是玩了極大的心機,然而對方不但履約,甚至事后也沒就這件事對自己追究,甚至明明付出了這么龐大的代價,仍舊沒有找自己討個說法,此際聽來,個中竟是別有玄機淵源的!

    一殿秦廣王嘆口氣:“當初的事情……”

    他言語間的口氣很有些有氣無力,同樣的一個原因,我得給那邊解釋一遍,現在,我還要給這邊也解釋一遍……

    真的好無奈啊!

    “原來如此,原來竟是如此?!”云揚也沒有想到,自己兄弟們當日偶然救出來的幾個人,居然就是森羅庭十王;

    心底亦與此同時驀然升起來濃濃的感動。

    看著面前一殿秦廣王那陰森森的臉色,云揚心中有些感慨。

    九尊聚義時間嚴格來說并不是很長,但卻仍是不知道幫助了多少人,對不知多少人有恩情;但在九尊出事之后,絕大多數人所做的都僅限于懷念,感恩,膜拜,最多最多也就是致力于謾罵那些謀害了九尊的壞人。

    而說到真正挺身而出,為九尊真正去做一些事情的,真的將為九尊報仇放在心里而且去付諸行動的……或許一萬個人里面能有一個?!

    云揚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在江湖上兇名昭著的殺手組織,居然將當年的恩情一直記到了現在,更為了那份恩情,幾乎付出了己方勢力全部為之覆滅的代價。

    自己……在此之前,甚至都不知道這件事的始末緣由。

    這份情誼,更顯得彌足珍貴!

    “多謝了!”云揚站起身,深深地向著一殿秦廣王行了一禮。

    一殿秦廣王從來都是一派陰森,基本每時每刻都刻意端著自己的鬼王架子;然而此際突然面對云揚的這一禮,卻讓他頓時有些手忙腳亂的感覺,一下子跳了起來,雙手連搖:“不用如此,我們兄弟所謂,也就只求一個心里安穩。”

    云揚輕聲道:“但求心里安穩,只欲問心無愧……這句話,許多人都在說,但是真正將這句話落到行動上的,縱非絕無僅有,始終是寥寥無幾。”

    “森羅十王,收錢賣命的江湖殺手,骨子里竟有這般的仁義心意,豈不讓人唏噓!”云揚鄭重的說道:“云揚在此僅八位哥哥,向各位致謝了!”

    一殿秦廣王慘白色的臉,瞬時間微微發紅。

    本來對他來說,所謂的夸獎,恭維,溜須,早已經聽得太多太多,合該免疫了才是;然而現在卻與往昔大大的不同。

    現在可是來自九尊之云尊的稱贊道謝,而且是全然的真心真意,發自肺腑,卻是難得至極的!

    …………

    lt;思路很紊亂。>

    </br>

    </br>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