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四季總舵
    云揚咧咧嘴:“之前可是你有事沒事就喊著要恢復本來容貌,現在突然不喊了,我還不能有所疑問?”

    計靈犀哼了一聲,仰起頭,背著手,一跳一跳的往前走,很是歡欣快樂,嘴上卻是傲嬌道:“我其實是在為你擔心,怕本小姐的真面目一下子迷死了你,可怎么辦。”

    云揚撇撇嘴,淡然道:“本公子閱人無數,就算是絕世紅顏,傾國佳人,本公子也見過不少。就憑你個黃毛丫頭,也敢夸言迷死我……真是可笑。”

    計靈犀背著手跳著前進:“不管你怎么說,反正……就是不讓你看,有本事你直接上手啊!”

    云揚扶額嘆息,半晌無言。

    上手?怎么上手?一上手,我就躺下了……

    兩人初見面,計靈犀就是易容的,不光是易容而且還帶著面罩。到后來住到云家,也是帶著面罩的;一直到第一次離開天唐城去尋計凌風,仍舊如此。

    第二次好不容易回來,卻又適逢被雷動天追殺,為了躲避雷動天的色心,不得已將自己化妝成了丑女無鹽。

    即便后來去到了云揚的家里,易容仍舊沒有卸去,直接被云揚涂了那藥,將容顏徹底遮住。

    前端時間危機解除,計靈犀不禁想提前解除偽裝,一直致力于尋找解藥,偏偏始終遍尋不獲,時至今日,眼看著那藥的時限即將過去了;計靈犀反而不著急了,甚至還準備了新的易容藥物,顯然是準備在云揚的藥膏藥效過去之后,自己再涂一層,全然不打算以真面目示人了……

    任云揚再如何的多智如妖,年少高才,卻仍舊無法理解這是一種什么心理。

    不是說……女為悅己者容么?這丫頭怎地總是跟別人想的不一樣呢……

    “靈犀啊,實話跟你說,那種解藥其實我隨手就能配出來。”云揚嘿嘿笑道:“靈犀,你看,我對你可是與一般絕對不一樣。我都不知道你長啥樣兒就喜歡你了,我這絕對不算是以貌取人吧?”

    計靈犀哼一聲,一臉的不置可否。

    “我這不是為美色所迷,你知道的吧?”

    “哼!”

    “你且洗了去偽裝,讓我看看我媳婦兒長啥樣。”云揚道:“之后去到了玄黃界,最開始的時候必然是要分開的。可別以后見了面,我居然都不認識你……這不是鬧了笑話么?”

    計靈犀仰著下巴道:“歪打正著,我還真就是這么打算的,到時候,我恢復本來面目,來勾引你,你要是敢動了心,就是渣男!”

    云揚苦起了臉:“那我要是沒動心呢?”

    “那當然就算你對我不滿意!你看不上我這樣的!于我無意,我還留戀什么?”計靈犀理所當然的說道。

    云揚小心翼翼的道:“那你是希望我看不上你,還是希望我做個渣男?”

    計靈犀白眼一個個的翻過來:“從心而行就好,無論你是看不上我,還是做了渣男,我都接受現實,我可從來都不是認命的人!”

    云揚痛苦的仰天高叫:“計凌風!你特么的滾出來管管你妹妹!這還讓人活嗎?想要逼死我嗎?”

    計靈犀咯咯嬌笑:“你叫他出來也沒用!他從小都不敢管我,現在更加管不了我,有本事你自己親手動手管教我啊!”

    云揚悲慘的嘆息,滿臉盡是衰相。

    云揚兀自不肯放棄,好一番的好說歹說軟磨硬泡,可計靈犀只是不同意,你有千條妙計我有一定之規,某人最后也只好無奈放棄。

    “好了好了,等洞房花燭夜,我自然會讓你看到了。”

    計靈犀紅著臉的補充道。

    云揚閉著眼睛,喃喃道:“到那時候……不僅臉看到了,別處也都能看到了……”

    然而這一句話卻直接引起了計靈犀惱羞成怒間關萬里的恐怖追殺。

    嗯,現在云揚是徹底干不過計靈犀,不但修為不及,連理都是虧的,若非計靈犀尚有分寸,不曾當真下死手,謀殺親夫……嗯,謀殺準親夫的罪名是跑不了的!

    ……

    “這里,就是四季樓總舵么?”計靈犀看著絕巔之上的一片房舍,很有幾分不可思議的感覺。

    作為天下第一大勢力組織的駐地,這點規模未免太簡陋了。

    完全就是普普通通的茅草屋,打眼看去,所有的正方偏房廚房,所有一切都與普通百姓家里沒有什么兩樣。

    頂多就是彼此相間隔的距離稍微大了一些,所在地乃是常人罕至的高崖之上罷了。

    及至切身抵達四季樓總舵所在地,游目四顧之下,確認此地大約每隔五十丈左右,便有一座宅子;宅子里有院子,有花草,有廳堂,有臥室,甚至還有廚房,茅廁,應有盡有,很有一種居家過日子的氣相。

    只不過,此刻所有的房子里面都是一個人都沒有。

    空山寂寂。

    一股無形滋生的蒼涼感覺不期而至。

    一些小院子里,還有花草在寂寞的搖曳著,似乎在等待自己的主人歸來。

    “不意四季樓的人竟也一個個都是苦修士。”云揚有些喟嘆的說道:“不過話說回來,若是不能夠忍得下這般的荒涼寂寞,卻又怎么會成就那等驚天動地的修為實力身手。”

    “不管正邪,但自古至今,凡是強者,凡是高深修行者,莫不如是。”

    “想要獲得凌駕眾生的實力,便要付出與之相當的代價!”

    “所謂無敵最為寂寞,這句話反過來說也是一樣!”

    “這個世上,沒有人比你付出的多,那么,自然也就沒有人比你得到的多!”

    “很公平,真的很公平。”

    云揚平靜的看著這一片。

    “逝者已矣,恩仇終了,愿諸位一路走好。”

    ……

    云揚用了一個時辰的時間,找出來此地所布置的蔽蹤幻陣,在拔除最后一塊陣眼石的那一刻,天空中乍然顯出一陣變幻波動。

    無數的靈氣,陡然溢散之余,竟于天空中現出了一個黑漆漆的洞口。

    內里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是一個通道,通往莫名之地,高深莫測,倍顯神秘。

    “你且在這里等著。我進去看看。”云揚道。

    “你……你可千萬要小心!”計靈犀緊張的道:“說不定,這里尚有年先生設下的什么陷阱,你們這種人都習慣預留后手,也許他的最后一記殺手便設在這里……”

    云揚笑了起來:“還真被你說對了,這里還真有年先生的最后一記殺招存在。不過,我會安然接下,決計無恙。”

    計靈犀兩只眼睛瞪得圓圓的:“你早就知道,那你還要冒險?!”

    …………

    那天,關于女人不講道理的問題,我們展開家庭辯論,媳婦說了兩句名言。

    我覺得這兩句話,會讓我受益終生。

    第一句話是:可以不講理就能獲勝的時候,為什么要那么傻的去講理然后讓自己被說服呢呢?、

    第二句話是:明知道和男人講理會吃虧,為什么要講理呢?

    聽完這兩句話,我……

    你們猜,我是什么心情?

    </br>

    </br>

    </br>

    </br>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