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妖皇城外!
    “沒有了。”所有皇者一起搖頭。

    “我希望大家都要打起精神來!將此戰,當做最后一戰來打;抓不住云揚,咱們都要死!要有這樣的心思!同時,大家還要牢記一點,天選者固然擁有遠超常人的運道,但不代表就殺不死他,畢竟他的真實實力仍舊在我輩之下,而這次,將是咱們的最后機會,妖族未來光明與否,盡在此役!”

    鳳皇重重說道。

    “下面,傳旨!”

    各位皇者一起躬身領命。

    “三天后,全面搜索妖皇城,搜索七天之后,漸次放開警戒;做出大部分圣君重歸故地的假象……然后,所有妖都必須要在限定時間里,全數秘密回歸!”

    “一個月之后,吾將開啟封天大陣!將目標所在地的星辰大地,乃至一切妖氣玄氣靈氣,一起徹封!”

    鳳皇一錘定音。

    “封天大陣?”

    “這……”

    妖皇在上面,代替諸皇皺眉問道:“這封天大陣一出,整個妖皇城的所有妖族,至少要維持三千年不能變身,不復人形狀態啊……這份代價,會不會太沉重了呢?”

    “而且封天大陣一出,已經融入進去的妖氣,可就再也回不來了,所有參與的圣君級別強者,修為都會滑落一段啊。這是未傷敵先傷己的極端之招,是不是代價太大了?”

    “就只是為了一個人類在妖皇城不能變身,而做出這樣的事情……”

    縱使是明了的鳳皇的顧忌,但諸皇仍舊一陣陣的牙疼。

    鳳皇提出的辦法無疑完備,只要那個人類在城內,或者在開啟封天大陣之后進入城內,那么,對方就會立即顯露本身模樣。

    不管是有多么牛逼的千變萬化之術,在封天大陣之中,也沒有任何辦法可以遮蔽。

    所有形于外的力量都會被固封在體內,除了戰斗可以動用之外,其他的手段一概不行!

    這時,有皇者咧嘴出聲道:“封天大陣一出,相信不出半個時辰就能將那個人類抓獲……可就為了這半個時辰,要付出整個妖皇城至少三千年的沉重代價,這個……嘖嘖……”

    鳳皇目光如電:“即刻執行!”

    妖皇大印,轟然落下!

    鳳皇手持妖皇大印,兩眼電射大殿中諸皇,一字字道:“我還是那句話,在誰那邊出了簍子……自己掂量!”

    這句話,殺氣重重!

    所有皇者都出去安排了。

    狐皇在一邊,皺眉問道:“鳳兄,真的要封天妖皇城?”

    鳳皇目光深沉,道:“狐兄,我要的,只是先將封天大陣的力量集中起來……至于要封哪一座城,卻還是要看情況的……現在看來,妖皇城最有可能,但是……卻也不能否認有別的可能。”

    “只要封天大陣所需要的力量齊備了……到時候,這個人類確定在哪里,就封哪里!我現在只是希望……這個人類不要在一萬里之外的地界活動……”

    狐皇點點頭。

    他能明白。

    封天大陣,全部有圣君組成,對圣君強者來說,萬里之遙,不過是一個呼吸。但若是超出了這個范圍,必然會有很多一品圣君不能及時趕到。

    而若是那樣的話,封天大陣,也就成了一個笑話:力量不足,如何封天?

    “我也是感覺云揚此子膽大包天,一定會在妖皇城附近活動!甚至,會進入妖皇城。”

    鳳皇緩緩頷首,目光中,神色變幻莫測。

    ……

    云揚對這一切,一無所知。

    現在的他,已經來到了距離妖皇城三千里的地界。

    而距離妖皇城越近,來來往往的妖族也就越多越密集;到了這片地界,每一天在路上的妖族,已經如同趕集一般的稠密。

    “不得不說,妖族這邊的人口,可是要比玄黃界人類那邊多得太多了……”

    云揚心中嘆了口氣,他此際正自騰身于高空之中,化作一縷微風,觀看著前方妖皇城的氣象。

    就只觀視片刻,卻隱隱約約地感覺有些不大舒服。

    這種不舒服,給了云揚一種莫名的警覺!

    “這應該是妖族有了對付我的某種辦法?”

    “或者說,妖皇城內,已經設有針對我的陷阱了?”

    但仔細感覺之下,卻又沒什么發現。

    “我先到妖皇城外那邊看看情況。去到在兩百里左右的位置就停下來;這風向,有些心中打鼓,小心行事,方為上策……”

    云揚再次檢查了一番自己當前的狀態,再三思量斟酌之下,變成了一只臭鼬妖。

    這貨在妖族之中,絕對屬于下九流的族群了,尤其是云揚變化的這頭臭鼬妖族尤其邋遢,幾乎是臟兮兮到了極點,渾身上下的體毛寫滿了凌亂,這一撮哪一撮的,盡是狼藉,看樣子,最少也得是三五年沒有洗澡了。

    渾身縈繞著濃郁臭味,從哪里走,別的妖族都是一臉厭惡的捂著鼻子趕緊的退避三舍,唯恐被這臭鼬臭到了……

    “這個身份不錯。”

    云揚心里評價一番,隨即就帶著一身比起其他臭鼬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還帶著別的說不出道不明的臭味,向著妖皇城直線而去。

    現在反正是出不去。

    哪怕前面就是刀山,也要去看看。

    對于死愛漂亮的云揚而言,當前這個狀態絕對是是可忍孰可忍的恐怖形象,對于這次妖皇城之行,云揚可是落足本,拼了!

    “都已經來到這里了,若是不去看看,始終不甘心啊!”

    云揚在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時間里,急疾趕到了妖皇城下。

    而真正看到這座雄偉的妖皇城,那高大得足足有上百丈高下的城墻,還有那大得前所未見的巨大城門。

    云揚莫名地生出一種感覺:這個城門,就像是一個黑洞洞的遠古巨獸嘴巴,自己只要進去了,就會被一口吞下,再也沒有出來的機會了!

    這種感覺讓他很不爽。

    之前進鵬城,鶴城,鷹城等許多的皇城可都沒有這種感覺,進去了也就進去了。

    哪怕那會被各族皇家禁衛押進去的時候,心中也是信心滿滿,自忖就算有意外也可以安然脫身。

    但是這次,真正地來到了這座妖皇城門前,云揚卻感到了莫名的心虛。

    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同時也是一種預感。

    俗稱,第六感。

    這種感官聽來玄奇,全無邏輯可言,然而無論人類獸類,都有這種感覺,僅有的區別不過在于,有些人非常敏感,有些人并不敏感,有些人有所感覺的時候,反而不以為異,只當做自己疑心生暗鬼,大驚小怪而已。

    然而對這種感覺感應強烈的人,卻無一不是人中俊杰,此世雋才。

    文官若有這等敏感,可以縱橫朝堂,屹立不敗;武將若是有這種感覺,足可以所向披靡,戰無不勝,決勝千里;甚至就算是偶爾吃敗仗,卻也不會中敵人的險惡埋伏,總有一線生機!

    而云揚對于自己的這種危機感,更是熟悉到了得心應手。

    所以他在有這種感覺之后,立即停止了腳步,強行壓抑住了自己之前的不甘心,還有一抹抹的不服氣。

    就在城門口數里地的地方,靜靜地趴了下來。

    一個渾身臟兮兮臭烘烘的臭鼬,就算突然爬伏在地,也不會有誰在意的?更多妖還以為這家伙沒了活路,在這里乞討,幾乎就沒有任何妖族多看一眼。

    畢竟這妖身上縈繞的味道太超過了,捂著嘴巴鼻子嫌棄的趕緊走遠是正經,要是沾染到晦氣,穢氣,那才是不妙呢。

    云揚在以妖皇城為終點的這一片區域,連續待了十天。

    其實從第二天開始,云揚就隱約知道了自己不妙感覺的源頭,因為他清晰的感到到無數鋪天蓋地的強橫威壓,不斷從四面八方而來;足足有數百位圣君,在不同時間段飛入了妖皇城之中!

    有了這種規模的神念威壓,還有靈魂搜索,若是云揚身在城內,真不敢保證自己一定不會出紕漏,而只要一出現紕漏,那就是身死道消,絕無僥幸!

    縱使云揚再如何的底牌多多,外掛大把,仍舊白給,絕對的實力之前,一切不過虛話!

    然而真正讓云揚大吃了一驚的,還是妖族的整體實力——。

    這規模,起碼是數百位圣君級數的陣容啊!

    雖然其中真正到了高階的并不多,大抵最強的也還是要比狐皇略遜一籌;但是……這可是圣君級數啊!

    若說圣尊修者已經是玄黃界的頂峰戰力,那圣君強者就是玄黃界巔峰戰力!

    甚至這還只是一部分,云揚猜測,現在到來的,很大機會也就只占據妖族所有圣君的半數而已!因為,還有七大血魂口那邊需要鎮守,那邊必須要留下相當規模的圣君鎮守,那是不可或缺的必然防務。

    “妖族的實力,當真雄厚得可怕啊!就是不知道人族有多少圣君強者呢,但單從數量上判斷,只怕不樂觀……”

    對于這一點,云揚心中可是一點都沒數的。

    畢竟對他來說,對于人族強者的所知,還不如許多妖族多呢……

    或者應該這么說:縱使是放眼整個玄黃界,能夠比得上現在云揚對妖族的了解的,寥寥可數!

    從第二天晚上開始,不斷地有已經進入的圣君突然飛上高空,隨即帶著滾滾風雷之聲,奔向各處。

    “來的時候,聲勢如此浩大;走的時候,還是聲勢驚天……這是要干嘛?彰顯自身威勢,刷存在感嗎?”

    云揚皺緊眉頭。

    “這不對勁啊!”

    “總不能是妖族的圣君,連區區隱匿氣息,悄然進出的能力也沒有?這絕不可能!”

    “或者有一個兩個這樣高調……但是全部都這樣做,顯然于理不合!”

    云揚翻翻白眼:“事出反常必有妖,嗯,現在滿目盡妖,連我自己都是妖……”、

    到了第三天,仍舊有許多圣君前來,而同時也不斷有圣君離開。

    不過總體來說,來的圣君遠遠比離去的要更多。

    換言之,現在妖皇城中駐留的圣君,遠遠高于第一天,距離妖皇城的云揚幾乎連大氣都不敢多喘幾口,唯恐為圣君強者發現,這段時間,實在又不少圣君強者乃是自云揚所在地的上空高速飛過,云揚的一顆心能夠放下來才是奇怪!

    到了第五天,天地乍現狂風卷動,霹靂大作。

    隨即,原本駐留在數百位圣君強者分成了四個方向,極盡張揚能是的集體離開了妖皇城。

    沿途神念搜索,所過之處,縱使是地上一只螞蟻,也要被他們掃描了過去。

    滾滾風雷,四面八方擴散,態勢明朗顯然,擺明就是在搜尋什么目標!

    云揚趴在地上,高懸著的一顆心反而放了下來,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若是我估計不錯,眼前這幾天的連番動作……全都是做給我看的吧?

    事想要讓我認為妖皇城中無人,然后進入這個城市么?

    事情到了現在,云揚用屁股想,也能想出來,在這妖皇城之中,該當是存在有極端危險的陷阱!

    “這樣子可是做得過了,對你們自己的臣民,何必這般的大費周章?”

    云揚拍拍屁股站了起來。

    既然你們玩這么一出,那就證明你們根本留不確定小爺的位置,殺局在前,小爺可是不奉陪的!

    云揚已經開始向著相反方向緩慢走去,沿途,仍自留下一連串專屬臭鼬的酸臭味,仍是中人欲嘔……

    如此大約走出了七八里路,南方再見風云大起,一個金鐵鏗鏘一般的聲音喝道:“抓獲妖狐同伙了!”

    一隊碩大的白鶴組成的飛行隊伍,從天際遙遙飛來。

    而在他們鋼鐵一般的爪子上,抓著幾個妖族。

    云揚的瞳孔登時一縮。

    那是白熊白,鶴九天……等妖,一個不少,全部都在其中。

    甚至連樹妖也在其中,被連根拔起。

    到了妖皇城不遠處的位置,此行的鶴族高手刻意的放慢了飛行速度,緩緩而過,所過之處,一滴滴鮮血,從天空墜落。

    白熊等一個個面容扭曲,渾身浴血,顯然在被捕獲之后已經頗受了相當的折磨。

    及至來到城門口位置的時候,那些鶴族強者并沒有直接進城,直接停在城門口;開始向百姓大眾歷數白熊等幾個妖族的諸多罪行。

    “……此三千余妖,伙同首惡妖狐,危害妖族,罪大惡極!妖皇陛下有旨,擬于七日之后,凌遲處死,神魂不得超生,永鎮妖魂獄!日日夜夜,受焚魂之火焚燒!直至魂飛魄散!”

    旁邊,有妖族咂舌:“這些家伙慘了……那焚魂之火可非單純焚滅元魂那么簡單,而是將妖族靈魂點滴磨滅,縱然是普通妖的靈魂都能燒上十年,臻至圣尊級數的強者,起碼得被折磨幾千年上萬年,此刑罰例外是妖族的最高刑罰,非叛族者莫用……”

    云揚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再看向天空,心底感受莫名。

    終于,還是沒有能逃脫么?

    …………

    <白熊被抓,你們希望云揚怎么做?>
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