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玄幻小說 > 田園小醫妃 > 卷一 493 阿楚重回他身邊?
    都是因為白術那個爛人!若非還顧及著他的性命,花蟬衣哪里舍得瞞顧承厭?

    花蟬衣在心底默默嘆了口氣,顧承厭吃完飯準備離開時,花蟬衣上前扯住了他袖腳:“等我在學堂內學完最后這一年,咱們兩個就成親好不好,暫時先委屈你了!

    花蟬衣不擅長這么撒嬌,昔日覺得女子這般就差倒貼了,可是如今顧承厭的種種不尋常卻令她心下有些不安和愧疚。

    顧承厭見她別別扭扭的哄著自己,心底冷意更甚,成親?倒像是自己求著她嫁過來似的……

    “這些事日后在提也不遲!

    顧承厭沉著臉說完這句,抽出了被花蟬衣攥住的袖腳,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花蟬衣:“……”

    這是真生氣了?男人動了真火該怎么哄?花蟬衣有些迷茫的想著。

    顧承厭走后,花蟬衣顯得有些心不在焉,因此白日隨著師傅給病人施針治病時,還出了點小差錯。

    病人家的潑婦嚇壞了,大罵庸醫,尖銳的指甲在花蟬衣白皙的臉上劃了道口子。

    花蟬衣并未出太大差錯,這家倒是拿她和師傅免費給人治病當成下人使喚了,倒也沒伺候這家人臭毛病,和路郎中直接離開了。

    “蟬衣啊,你今日這是怎么了?想什么呢?”

    “昨夜未休息好,一時走神了!被ㄏs衣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著,心說幸好今日沒出大事,不然自己恐怕不止臉被劃一道這么簡單了。

    花蟬衣不希望自己忙正事兒時還想那些有的沒的,今日卻實在沒控制住。

    路郎中道:“你如今醫術已經很高了,實在不必如此拼命!

    花蟬衣無從解釋,只是笑道:“我知道了!

    師徒二人回到學堂后,花蟬衣臉上破相被不少人看見了,趙新月聽說后,還特意去決明閣“看望”了花蟬衣。

    趙家被李桂芬害的不輕,趙新月潛移默化的又在心里記了花蟬衣一筆,畢竟是李桂芬那個賤人生出來的!她不能找趙陵游的麻煩,難道還不能找花蟬衣這么個賤人的麻煩么?不然她心頭這股惡氣該從何打消?

    趙新月帶著趙太醫的一個徒孫一同“探望”時,忍不住嘖嘖道:“蟬衣,你說你這是何苦呢?給那些賤民免費看病,還費力不討好,要我說,等你今年在學堂畢業后,讓我爹收你去太醫院打個下手,也不用這么辛苦的巴結那些草民了!

    花蟬衣看都沒多看趙新月一眼:“趙小姐的美意民女愧不敢當,沒什么事兒的話請回吧,我還要溫書!

    “話別這么說,怎么說你和我家也有些不解之緣,我這不是特意前來關心下你么?”

    “趙小姐有這功夫,不如去給我娘多稍些紙錢,祈求她晚間別纏上你們趙府!

    花蟬衣此言一出,趙新月后背冒起了一層密密麻麻的雞皮疙瘩。

    趙新月見花蟬衣嚇自己,還想說什么,一旁的路郎中看不下去了,直接親自請她離開。

    趙新月出了決明閣后,她的徒弟不滿道:“師傅,這花蟬衣未免太拿自己當個東西了,您給她臉面她都不知道好好接著,真有意思!”

    “你知道什么,她這是以為,自己背靠路郎中,便是有靠山了,日后能出人頭地,說白了,拎不清自己幾斤幾兩重罷了!”

    趙新月如今提起花蟬衣來,語氣中的厭惡幾乎斂不住,一個下賤出身的村姑,花蟬衣這兩年也該嘚瑟夠了!早晚讓她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重!

    大概是趙新月的怨念太深,花蟬衣近日的日子過的確實不大順暢。

    主要還是因為顧承厭,四日后,顧承厭果然沒來,想起他之前反常的態度,花蟬衣整日心神不寧。

    這還不算完,近日給人看病,坊市間傳出了些關于關于顧承厭的事,而且還是和女人有關的。

    花蟬衣頭一次聽見時,是在一個號稱十里八街有大嘴巴之稱的婦人口中聽見的,花蟬衣再給她診脈,婦人無聊的同自己的姐妹嚼碎嘴:“唉你聽說了沒,顧將軍拒絕了陛下將四公主嫁給他的提議!

    “害,這我早知道了!

    婦人笑了聲:“那你知不知道,將軍拒絕這金枝玉葉的公主,是為了一個女子?”

    花蟬衣給婦人診脈的手一頓,一旁另一位婦人聞言好奇道:“什么樣的女子,比那四公主更金貴么?”

    女子?莫不是為著她吧?花蟬衣有些自戀的想著……

    “好像,是顧將軍的青梅竹馬,叫什么阿楚的。這阿楚姑娘昔年在顧將軍最落魄時,貼身照顧著他,后來不知為何,嫁給了旁人為妾,近日聽聞不知怎的,被夫家休了,又找到了顧將軍……”

    “?”一旁的婦人聞言頗為詫異:“你說的若是真的,將軍莫不是喜歡上了個旁人玩兒剩下的破鞋?”

    “是早就喜歡上了,不過當初被陰差陽錯的被棒打鴛鴦了!眿D人糾正道,見花蟬衣還維持著診脈的姿勢一動不動,不解道:“蟬衣姑娘,這脈診完了沒?”

    花蟬衣回過神來:“診完了,我這就去開方子!

    花蟬衣開藥方時握筆的手都是抖的,阿楚……花蟬衣還是有些印象的,昔日和顧承厭一起時偶然見過一面,當時花蟬衣變看得出,顧承厭是打從心底喜歡那女子的,二人當時眉目傳情那個勁兒,顯然是一對兒被拆散的苦命鴛鴦。

    只是當時花蟬衣還絲毫不以為意,和顧承厭在一起后,花蟬衣想起來那姑娘過,倒也沒太當回事兒,可是顧承厭最近表現突然這般反常,想起這些,花蟬衣還是不可避免的有些不安了起來。

    晚間花蟬衣一個人回到空落落的家中后,沒忍住出去打探了一下消息,結果發現這事兒是真的,阿楚果然同她夫君和離了,是和離,不是休妻……

    一個妾能和夫君和離,也算是前所未聞,更別提這個妾和離后,能被顧將軍安置在將軍府東街的一處別院內,還派去了丫鬟仆人前去好生伺候著,如此便更令人深究了。
500彩票网